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九一章迅速逃離

第六九一章迅速逃離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28 04:35  字數:3520

如涵環視四周,她一下子懵了,目光最後落在對面的浴室,裡面傳出細微的流水聲,一抹高大模糊的身影,透過浴室門隱約可見。

如涵的雙手抱住突突直跳的額頭,努力的回想著前一晚事情,她被崔志浩帶到這裡,然後,她……喝下了一杯酒,然後崔志浩給她看了趙剛和馮雪親熱的照片,腦海中隱約模糊的畫面里,讓她膽戰心驚,她不敢再向下想。

如涵的頭,好似一下子膨脹了好幾倍,昨晚模糊的的畫面,在她渾渾噩噩的腦海中,無限度的放大、清晰,清晰的讓她幾乎崩潰。

她怎麼會這樣睡在他的chuang上,還穿著睡衣,她該不會被他……

惱羞之極,她一把扯下身上的薄被,慌亂地跳下chuang,一個飛撲,抓起衣服,胡亂的套在身上。

她只有一個念頭,在這個男人還未出現在她的面前時,她必須快速的離開。

否則,她不敢保證,下一秒,她會失控的撲上去,將他撕碎了吞下肚去。

如涵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,顫抖的手握住門柄,謹慎的按下,雖然把聲音降到了最低度,細微的聲響還是驚的她渾身一顫,警惕的回眸,還好,沒驚動裡面的人。

緊張的咬唇,提氣,收腹,從門縫裡擠出,悄沒聲息的掩上房門,長吁了一口氣,然後,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下樓梯,奪門而逃。

下一秒浴室的門開了,崔志浩下身裹著白色的浴巾走出,濃密黑髮上殘留的幾滴水珠,滴在在脖子上,而後。又順著他強壯的身體上留下幾道痕迹。

崔志浩徑直的走到吧台旁,愜意的倒了一杯酒,啜了一口。他掃了一眼chuang上。空無一物,他唇角微微的上翹。原來,這個女人最擅長的就是,逃跑,而且,速度驚人。

崔志浩慵懶的踱到窗前,微眯的眼眸,恰好,那抹纖細的身影。從鏤空雕刻的鐵藝門旁一閃而出,崔志浩沖著如涵倉惶逃離的背影舉起了酒杯,仰頭,一飲而盡。

空氣中,還瀰漫著如涵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兒,他不經意的轉身,看著白色的chuang單,回想著前一晚的美好,他深沉的眸子,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漣漪。

他走回吧台處。按下座機,「老張,你去看看沈小姐。送她回去。」

「是。」電話那頭的管家不敢怠慢,迅速的驅車追了出去。

片刻,管家回話,「先生,我看到她在公路旁,上了一輛去市區的車,走了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崔志浩眉峰一挑,勾了勾唇角,抬頭。看了一下時間,十幾分鐘就跑了出去。還上了車,這速度還真是快。昨晚上那麼虛弱。休息了一晚,她居然有如此旺盛的體能。

看來,他,真是小覷她了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如涵一路狂奔,耗盡了全身的最後的一絲力氣,蹲在公路旁,大口的粗喘。

萬幸有輛車經過,司機看著軟癱如泥的她,二話沒說,把她扶上車。

望著後視鏡里,驚魂未定的小臉,司機擔憂的問道,「你遇到麻煩啦?」

「嗯,遇到了一匹腹黑的狼!」她氣鼓鼓的說。

「啊!狼,沒聽說最近哪家動物園跑出一隻狼來。」

「我遇到的這隻比動物園裡的可厲害……」如涵一邊喘著粗氣,一邊在心裡罵著崔志浩。

如涵筋疲力盡的回到公寓。一頭扎進了浴室里,站在花灑下,洗了很久,心情懊惱而沉重。

不就是一次醉酒嗎?怎麼就演變出了這麼駭人聽聞的結果,竟然,讓她睡在了崔志浩的chuang上,很可能還被崔志浩那個了,這樣的代價也未免太大了吧!

孰可忍孰不可忍,不可忍,不可忍……不得不忍!!!

沖完了澡,站在浴室里的鏡子前,望著鏡子里近乎完美的身體,她憤恨的一咬唇,抓起身邊的杯子,狠狠地砸在了地上。

如涵哽咽著蹲下身子,雙手抱膝,頓時,淚雨婆娑。

哭夠了,回到卧室里,她將自己狠狠的摔在chuang上,抓起枕頭,砸在臉上,雙臂交疊,用力的壓下,她真想把自己憋死算了。

就在,她粗喘之際,桌上的手機拚命的叫囂起來。

如涵拍掉臉上的枕頭,翻身坐起,眼前,漆黑一片,好容易摸到了手機,也沒看來電顯示,按下接聽鍵,「涵涵……」

「涵涵,夏總剛才來找你有事,見你不在,就走了。」電話那頭傳來秘書急切的聲音,私下裡,秘書是直呼她的乳名的。

「哦,我臨時有事,才……」如涵一愣,回過神來,想起還有重要的工作要處理。

「涵涵,我看你還是趕緊過來吧,夏總臉色不太好!」秘書很為她擔心。

這個夏總,表面上和崔志浩關係不錯,背地裡卻對他很有敵意,他知道崔志浩喜歡如涵,便不時為難她,發泄心中的不滿。

如涵頹廢的一頭栽倒在chuang上,雙手抱住突突直跳的額頭。現在,什麼也不要想了,趕緊上班,工作要緊。

如涵梳洗妥當,換了衣服,頂著一對黑眼圈,直奔公司。下了計程車,她踩著高跟鞋,一進公司的大廳,就看見夏總的秘書小李揚起脖子,沖她招手。

如涵一怔,看到小李一副神神秘秘的摸樣,粲然一笑,「小美女,鬼鬼祟祟的什麼事?」

小李朝著大廳的門口張望了一眼,確信,沒人,上前附耳低語,「涵涵,夏總發火了,好像和你有關,你小心點啊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