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九零章背叛的證據

第六九零章背叛的證據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26 23:45  字數:3610

「哦,你確定要喝?」崔志浩轉過身,臉上波瀾不驚,好似早已料到了這樣的結果。

「嗯。」她上前一步,接過酒杯。

「如果,酒中下了葯,你也敢喝?」

「有什麼不敢!」如涵一臉決絕的表情。

既然,事情已經擺在了眼前,總得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。

如涵垂眸,望著酒杯里腥紅的液體,心微微的一顫。

他該不會真的在酒中動了手腳吧?

可是,話以出口,讓她在他的面前低頭改口,還不如喝下這杯酒來的痛快。

即便,酒中有葯,以她百米衝刺冠軍的速度,離開這裡,應該不是問題!

如涵舉起酒杯,剛要一飲而盡。

「有魄力!」崔志浩盯著她瞬息萬變的小臉,勾了勾唇角。他舉起酒杯,輕輕碰了一下她手中的酒杯,清脆的聲音,砸在她的心上,讓她莫名的慌亂。

有那麼幾秒的閃神,身邊的男人渾身散發出的強勢的氣息,讓人沉論。

而她只想快點的離開,免得有什麼事兒發生。

畢竟,他尊貴如君王,她只想遠遠的繞行。

不假思索,她仰頭,一飲而盡。

杯中的液體,遠沒有她想像的辛辣刺喉,一股幽幽的果香,夾帶著淡淡的酸澀,滑入喉中,濃郁的香氣直抵肺腑。

如涵一咬下唇,將手中的空酒杯舉到了崔志浩的眼前。「多謝崔總賞的這杯酒。」

崔志浩保持著剛才端酒的姿勢,而手中的酒絲毫的未動,他唇角勾著一絲的玩味。意猶未盡的望著她。

見他沒反應,如涵的心一沉。

不會是酒有問題吧?

如涵把酒杯放在他的手中。驚恐未定的臉上強擠出一抹輕鬆的笑意,轉身欲走。

可是,這一切,都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。

「過一會兒再走也不遲!我讓司機送你。」他望著她的背影,薄唇微啟,輕描淡寫的語氣,頓時,讓她如墜冰窟。

如涵脊背一挺。僵住了。

估計,剛剛那杯酒喝的太猛了,此刻,她的身體竟有點站立不穩,晃了晃。

她沒敢轉身,纖細的手指扶額,怎麼頭也跟著一陣的眩暈,她還不至於如此的膽小吧?他的一句話就讓她好似踩在了棉花上。

「崔總,我還是回去了,你早點休息。」她有些緊張。試探著說。

「你沒有選擇的餘地,請吧。」說著,崔志浩走到門口。隨手,將她用過的酒杯丟在了一旁。

轉身,一股淡淡的草木香的氣息拂過她的身旁,額前的一縷碎發也隨著起伏了一下。

崔志浩踱步走到吧台旁,將手中的酒杯一放,轉身,望著如涵。

她真是太過於天真了,要是僅憑一杯酒就可以打發了他,那他。又何必帶她回家!

「涵涵,你還是很在意趙剛。是嗎?」崔志浩只是,輕輕的挑了挑眉。雙手抱臂,上前一步。他的目光讓她有些不舒服。

如涵翕動的唇,閃著潤澤的光,最終,還是沒說什麼。

這時。

如涵總算明白了一件事,他很在意她對趙剛的態度。

「放心,我沒別的意思,我只是想確認一下,你是不是還在意他。」說完,他轉身朝著樓梯走去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如涵並沒說謊,她心裡亂的很,根本理不清。

「跟我來,我給你看一樣東西,和他有關的。」崔志浩拿起一件衣服,披在身上,向樓上走。走了幾個台階,回頭示意如涵跟著他。

如涵朝門口瞥了一眼,鏤空的鐵藝雕花門緊閉著,逃是逃不掉了。

轉身,望著站在樓梯拐角處俯視著她的男人,她深吸了一口氣,挪著細碎的腳步,朝著樓梯走去。

每上一個台階,都令她緊張,紅木的樓梯扶手,潤滑細膩,卻冰涼入骨,令她忍不住打了個寒噤。

此時,面前的男人偉岸挺拔的身姿聳立著,像極了一座山。

可是,她已別無選擇,微揚著的小臉,有些許的茫然,一步一步的迎著他。她跟他進了一間房間里。

咔嚓,一聲清脆的關門聲。

她茫然四顧。

這裡竟然是卧室!

看清了四周的一切,如涵更加緊張,她轉身抓住了門柄。

「等一下。」他的聲音好似魔咒,她單薄的身體晃了一下,釘在原地。

如涵狠狠的緊咬牙關,狂跳的心,好似快要從劇烈起伏的胸腔蹦出來了。

怎麼辦?怎麼辦?怎麼辦?

崔志浩神情自若,「想不想看看關於趙剛的照片?」如涵的脖頸間升起一團溫熱的氣息,他站在她的身後。

如涵錯愕的回頭,慌亂的眸光與男人慵懶的眸光相撞,隨即,閃開。

他怎麼會有趙剛的照片,什麼照片?

不等如涵回答,崔志浩俯身打開了柜子的抽屜,拿出一個信封,遞給她。

「都在裡面,自己看!」

如涵接了過來,用顫抖的手打開信封,信封里是幾張照片,沒等看,如涵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她猜想崔志浩一定是跟蹤趙剛,拍到了什麼。

果然,照片上是趙剛跟一個女人親密相擁的場景,那女人不是別人,正是馮雪。

如涵沒想到,崔志浩竟然派人調查趙剛,還拍下了這些證據。

「涵涵,對他死心吧。」崔志浩話音落下,長臂扯住身上的浴袍一揮,身上的浴袍猶如一隻白色的蝴蝶,在空中翻轉了一個優美的弧度,飄落在房間奢華質地柔軟的地毯上。

如涵頭沉沉的,一陣眩暈。險些失控,身體向後一仰,緊貼在了門上。他緊張的縮成了一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