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八九章一起喝杯酒吧

第六八九章一起喝杯酒吧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26 09:00  字數:3450

男人垂眸,附耳,「我現在就告訴你,賭輸了,今晚,你給本大爺侍寢!」

「你無恥!」張楠咬唇,怒視著他,抬腳,踢向他的頭部,這次,他沒有躲閃。而是,手臂一松,懷裡的女人,一隻腿舉在空中,而另一隻腿,彎曲著,整個身體的重量全支撐在他的手臂上。

張楠的身體突然的失去依附,直直的跌倒在地上,而他的雙手並未鬆開,只是虛托著,他趁機俯身,在眾人的驚呼聲中,他一下在覆在了她的身上。

這其中的微妙,被一旁的趙剛看在了眼中。

「滾開。」張楠一閉眼,而她的頭剛好的砸在他的雙手上。

「噝……」他倒吸一口冷氣,低頭,他的唇幾乎的貼在了她的唇上。

「不自量力的女人。」他盯著身下羞憤難當的女人,心情一陣大好。

「你,卑鄙。」她揚手,給了他一個耳光,啪!一聲,驚得趙剛一顫。

「看來給你的教訓還是不夠,是不是?」男人徹底的怒了,他覆上她微啟的唇,狠狠的撕.咬著,全身的力氣,全都集中在了嘴上。

霸道而狠鷙的懲罰著。

趙剛看不下去了,他怎能容忍這男人欺負他心愛的女人,他上前一步,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衣服,將他提起。

男人起身的瞬間,張楠倏地坐起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,將他按在了地上,「你不是不要我了嗎。幹嘛還來騷擾了,為什麼?」

一直跟在男人身後的人急忙上前,一把將張楠拉起。「別衝動,別衝動。有話好好說。」張楠強忍的淚水簌簌而下,因氣憤,身體抖如篩糠。

「我不是不要你,只是不能娶你,你要明白,我有我的苦衷,我是不可能離婚娶你的。」男人站起身,拍了拍衣服。冷眼注視著面前淚流滿面的女人,暗沉的眸光里閃過一絲的異樣。

張楠狼狽的蹲下,雙臂抱膝,埋頭啜泣,「你不能娶我,幹嘛來招惹我,這樣很好玩嗎?」

「你好好想想吧,如果你不介意我不能娶你,我永遠不會離開你。每月一萬的零花錢,一分也不會少。」說完。不等張楠回答,男人向門口走去。

走到門口時,男人看了身後的跟班一眼。「你是不是故意的,這就是你給我介紹的跆拳道館?」

「誤會,誤會,我聽說這家新開的跆拳道館很好,我怎麼知道張楠會在這裡。」

「……」男人頓住,殺過來一記冷眼,嚇的跟班一哆嗦,立馬閉嘴。

趙剛扶著張楠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「楠楠。他就是你之前的男朋友吧?」

「嗯。」張楠揉了揉紅腫的眼睛,點了點頭。

「你很愛他?」趙剛輕笑著。

張楠目光空洞地看著前方。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。

「楠楠,我勸你還是離開他吧。他說的很直白,他不能娶你,難道你要一輩子做他的情人嗎?」

「哦。」她吸了吸鼻子,心裡酸酸的。

「楠楠,只要你願意,我隨時可以娶你。」

聽了趙剛的話,張楠眼圈一紅,止不住的淚水,像斷了線的珠子,打濕了胸前的衣服。

「別難過了。」趙剛掏出紙巾,遞給她。

「你能娶我?你拿什麼娶我?你能每月給我一萬塊零花錢,你能給我買愛馬仕包,你能給我買房買車嗎?」張楠接過紙巾,擦了擦臉上的淚痕,一口氣問了這幾個問題。雙臂趴在桌上,下半身軟癱在了椅子上。

是呀,她的要求他滿足不了,自從和劉春艷離婚後,他一直住在公司出錢租的出租房裡,房子,他買不起。他之前所有的積蓄都給了前妻和兒子。

趙剛也不知道是怎麼從跆拳道館走出的,此刻,他就像一個四處遊盪的幽魂,初春的晚上,涼意襲人,打了兩個寒噤,他雙臂抱胸,緊縮著身體。

站在十字路口,茫然的望著刺眼的街燈,他不知道要何去何從。

他的身體靠在燈桿上,夜風越刮越冷,蝕骨的冷!站麻了雙腿,無助的身體一路下滑,他蹲在路旁,望著眼前,疾馳而過的車輛……

海邊,崔志浩的車穿過一片密林,停在了海邊的一座別墅前。

崔志浩下了車,幫如涵打開車門,扶著她下了車。

一陣海風拂過,吹亂了額前的碎發,如涵伸手拂去的同時,側身望向眼前的建築物。

仔細的一看,她的心咯噔一下。

這裡是崔志浩的家!

吃完了飯,明明說要送她回家的,為什麼在她睡著的時候,把車開到了這裡。如涵愣在車旁,狐疑的望向另一側,崔志浩已經走進了別墅的大門,只留下一抹倨傲的背影。

如涵翕動的唇沒發出一個音符,所有的疑問都卡在了喉嚨。

轉念一想,大不了去他家裡坐一會兒就走,有什麼怕的。

總之,下車後的幾秒中內,她腦速飛轉,給自己編造了一大堆的說服自己的理由。

「沈小姐,請!」就在她思緒飛轉時,崔志浩的管家走到她的一側,一句話,打斷了她的神遊。

「……」

今天,橫豎是躲不過去了,此刻,如涵感覺自己就是一根弦上的箭,不得不發,而,心卻跌宕起伏。

跟在管家的身後,如涵走進裝飾奢華的大廳。

「沈小姐,稍等。」管家說完,朝著樓梯口望了一眼,轉身,識趣的退了出去。

空蕩蕩的大廳里,寂靜無聲,角落裡一個落地的鐘錶,咔咔咔的聲音,一下一下,砸在她惶恐不安的心上。

坐在白色的真皮沙發上,她緊繃的神經快要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