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八四章她的夢

第六八四章她的夢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20 21:57  字數:3543

逸雪將她抱去餐廳,兩人坐在各自的位置上。

如涵抬眸掃了眼餐桌,五菜一湯,三葷兩素,湯是銀耳紅棗炖牛肉。

如涵不動聲色地拿起一旁的空碗,為自己盛了一碗湯,嘗了一口,湯的味道鮮美,她不禁食慾大增。

旁邊的逸雪突然撒起嬌來:「涵涵,給我也盛一碗。」

如涵瞪了他一眼,心想他明明有手,不會自己盛啊?

雖然心裡有怨氣,但想起逸雪剛才的做的事兒,她可不想再招惹他。只好咬咬牙,捧起另一隻空碗盛了一碗湯,遞過去。

逸雪面無表情地接過湯碗,心裡卻喜滋滋的。沒想到這小丫頭越來越乖巧了。

他喝完小碗里的湯,這才重新握起筷子開始吃飯。

兩人用完午餐後,傭人撤了桌上的碗碟,又送上果盤。

這時候,剛才嘗到甜頭的男人,開始得寸進尺。

「我要吃葡萄。」他指了指面前果盤裡洗的晶瑩透亮的無核葡萄。

「你吃啊,我又沒跟你搶。」如涵用水果叉,叉起一塊甜瓜塞進嘴裡,挪開目光看著窗外花園裡的雅緻景色。

「你喂我。」逸雪單手支著下巴,倚在餐桌邊,懶懶地張開嘴巴。

「大懶蟲。」如涵翻了個白眼,不去理他。剛才給他盛了碗湯,這會兒竟然還要喂他吃水果!

「涵涵!」他沉聲喊她的名字,裝作不高興的樣子。

如涵回眸瞪了他一眼,逸雪霸氣挑眉。用威脅的眼神使勁瞪了回去。

一來一回之間,如涵咬牙落敗了。

這個小雪花越來越壞了!

逸雪一臉興緻盎然地湊過頭去:「快一點,我要吃葡萄。」

如涵放下自己手中的水果叉,重新拿了一枚新的,往果盤裡狠狠地叉起一顆略帶青色的葡萄,一把遞到他嘴邊:「給你!」

逸雪笑眯眯地一口吞下,也沒在意她根本沒有幫他剝皮這件事。

看著她敢怒不敢言的憋屈表情。他內心的惡趣味感頓時爆棚。他似乎對她的這個表情有點看上癮了。

一口吞下甜中帶酸的葡萄,逸雪眉宇微微一蹙,抿了抿嘴角道:「有點酸。」而後。再次張開嘴巴,「算了,不吃葡萄了,我要吃楊桃。」

如涵咬了咬牙關。伸手更加用力地叉了一塊楊桃,這回沒有像之前一樣喂到他嘴邊。而是直接塞進他口裡:「你的楊桃,慢慢嚼!」

見他被突然塞進嘴裡的一大塊楊桃噎了一下,如涵這才心裡稍稍平衡一些,抿著唇角偷偷笑。

「咳咳。咳咳咳……」逸雪被楊桃嗆到,咳嗽了好幾聲才緩過來。他把楊桃吞下去,這才抬眸皺著眉頭說。「你這小丫頭怎麼這麼粗魯?想謀殺親夫啊?」

如涵將頭轉向窗外,當做沒聽見。她實在沒心情和他玩笑。

剛被水果嗆到的逸雪,起身拿了一杯水,喝了一口,走到客廳的沙發前坐下。

如涵也走了過去:「逸雪哥,我想回去了,你派人送我回去。」

「現在?」逸雪看了眼窗外早已黑下去的天色。

「嗯。」如涵點點頭,她不想再待在這裡了。

「你還是留下吧,明天我送你回去。」她這個樣子,逸雪怎放心她一個人在家。

如涵沒再說什麼,知道跟他爭辯也沒用,便上樓回房休息了。

洗完澡,如涵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,直到感覺睏倦了,才關了電視躺了下來。

她閉上眼,迷迷糊糊地剛要入睡,卻聽見房門被人打開的聲音,接著是浴室的門被推開了。

一定是逸雪!

他也回房休息了!

如涵沒有理會他,她實在太困了,閉著眼睛,很快進入了夢鄉。

如涵夢見了她跟趙剛第一次接吻的場景,先是害羞的試探,漸漸的沉醉其中,兩人都投入到這個吻里。

她的身體越來越燙,夢裡面滿是靡-艷之色。

如涵翻了個身,發現自己置身一個極溫暖的懷抱里,她的手還在逸雪結實的胸膛上摸摸索索的,極度沒有安全感的表現。

逸雪哪裡受得了如此刺激,已經不老實地將她身上那件睡衣脫掉,現在在他懷中的是像美人魚一般滑溜溜的女人。

如涵的身材和肌膚美不勝收。

他忍不住將美人魚一般的她壓到了chuang上,手在牛奶般絲滑的肌膚上游移,吻住了她的唇。

這一吻,再次無法自拔。

逸雪順著她的脖頸一路向下吻去,凡是被他吻過的地方都留下了嫣紅的痕迹。

在他的挑撥之下,睡夢中的如涵湧起了一種特別的感覺,她本能地扭動著身子,只以為還在夢裡。

她怎麼會做這樣的夢?

一定是逸雪那傢伙一直刻意這樣勾-引她,挑-逗她,所以她才會……

呃,這樣的吻是不是太熱情了一些,他從來不會這樣吻她?在夢裡她覺得呼吸越來越艱難,這樣的感覺讓她羞愧難當。

不不不,她才不是那種女人。

這只是夢,夢有時候和人的本性相反的。

一定是這樣。

「唔……」如涵低-嚀一聲,微微睜開眼睛,迷亂慵懶的眼神望著身上的男子。

她看清了他,不是趙剛,而是逸雪!

天,她居然夢見了自己跟趙剛親熱?

如涵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,這樣的感覺是這麼真實,真實得她一下子就醒過來了。

這個到底是什麼夢,為什麼醒來了,她竟然被逸雪吻住了!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發生了什麼事?難道還在夢裡?

她想也不想,咬住了逸雪結實的肩膀,很快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