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八二傷口上撒鹽

第六八二傷口上撒鹽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19 17:35  字數:3605

見過了如涵,又和張楠歡愉了半天,本該可以安心離開海城,去林蘭赴任。可趙剛的心總是不得安寧,特別是看到報紙上關於如涵和逸雪的報道。

臨行的前一天,他到了周刊門口守著,等到如涵出現,悄悄開車跟在她身後,直到她走到街角處,把她拉上了車。

「趙剛,你要幹什麼!」他的突然出現,讓如涵很緊張。

「沈如涵,有件事我一直不清楚,你是什麼時候搭上辰逸雪的,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嗎?」

「趙剛,你不要說話這麼難聽好不好。我的事兒不需要你管!實話告訴你吧,我們會結婚的。」如涵用力掙扎,想擺脫他的束縛。

趙剛看著她的眼光分外地諷刺:「天真!我現在發現你的想法竟然如此的天真。先不說我一定會……不遺餘力的破壞你們,就說他那樣的家庭,辰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,如果我告訴辰家的人,你曾經做過我的女人,他們會怎樣,你覺得你還能不能順利地跟辰逸雪在一起,甚至嫁給他做辰少奶奶?」

如涵身子顫抖起來,拳頭握得更緊,手指甲幾乎掐進肉里。

她知道他的這番話,不是在嚇唬她,而是說真的。

趙剛的話戳中了她的痛處,讓她本就斑駁的心隱隱作痛。憑什麼,這個男人欺騙她,奪走了她的一切,有什麼資格詆毀她!

「更何況,你就那麼自信,辰逸雪知道真相後還會接受你嗎?別忘了,你現在已經跟以前不同了,你以為自己還是當初的那個清純可人的如涵嗎?你早就不是了,你的身子已經給了我。你確定辰逸雪可以不計前嫌的接受你這個二手貨?」趙剛無視她蒼白的臉色,繼續刺激她。

「閉嘴,給我閉嘴。你這個混蛋!」

如涵捂著耳朵,被他刺激得心痛萬分。嘶聲力竭的喊著要他閉嘴。

「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現實,你即使不想面對現實,但你已經骯髒了,就由不得你選擇。」趙剛拿掉她的手,逼著她聽完他的話,一句句話都刺中她心底受傷最深處。

「閉嘴!要說骯髒,你比我骯髒一百倍,我骯髒的只是身子。而你,整個靈魂都是骯髒的!」

如涵心都碎了,鼻子一酸,悲哀的眼淚衝出眼眶,心裡覺得痛苦到極點。

最後一絲幻想被他無情的撕碎,讓她難以接受。

「從你跟我糾纏不清的那一天開始,你就已經失去幸福的權利了。」趙剛看到她流淚,心微微一顫,卻依然冷酷的開口。

「我讓你閉嘴!」如涵哭著,退後了幾步。眼淚不斷流下來,心裡覺得很絕望也很難過。

「你為什麼那麼殘忍,是你毀掉了我的人生。現在連我最後一絲幸福也破壞掉。」如涵哽咽著,淚水流滿了面頰,「我恨你,我真恨你。你已經奪走了我的一切,你為什麼還要在我的傷口上撒鹽,為什麼……」

她雙手無助的捂住臉,痛哭失聲。

眼淚從她指縫間不斷落下,就像無窮無盡的雨水,帶著絕望的悲哀。

因為趙剛所說的。正是她所介意的,她不知道告訴逸雪真相。逸雪會不會接受她。現實永遠比想像中更殘酷。

她無法讓逸雪知道,她的污點。

只是被這個惡魔當場揭穿。她覺得那麼難過,他總能用最狠毒的刀子,刺到她最深的傷。

「……」

趙剛低頭看著她失控的痛哭,那樣傷心,那樣絕望,那樣無助。

第一次覺得,原來這個女人也是那麼柔弱,柔弱得令人他有點心疼。

為什麼自己那麼殘忍,總要傷害她?

以前或許是因為不允許別人挑釁他的尊嚴,而現在呢,連他也說不清了。

大概是,他在妒忌,妒忌得要命。

如涵一直哭了很久,想要把悲傷負面的情緒發泄出來。

可是這一次,淚水怎麼都止不住。

她猛地推開車門,向外奔去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開了一下午會,逸雪頭皮發緊,身體沉重。

揉了揉太陽穴,他起身從辦公室出來,越過秘書室,直接電梯下到停車場。

今晚沒有飯局應酬,家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吸引著他,讓他的心變得歸心似箭。

駕車通過城市鬧市區,沒做任何停留,他直接回了公寓。

車子在門外停下,逸雪下車直接把鑰匙丟給傭人,大步走進門去。

「沈小姐來了嗎?」他把公文包遞給傭人後,一邊解開束縛脖頸的領帶,一邊用目光四處尋找如涵身影。

傭人回答:「沈小姐在樓上房間里。」

「她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聽說如涵在,逸雪心情大好。

傭人又補充道:「沈小姐很早就來了,回來後就一直待在樓上,我們也不敢去打擾。」

「好,知道了。」逸雪揮了揮手,直接朝二樓走去。

推開房門,裡面沒有開燈,黑漆漆的。

他怕是她仍在睡覺,便沒有開燈,摸黑輕手輕腳地走進去。

走到大chuang邊,他仔細看了看,大chuang上空蕩蕩的,根本沒有人。

他蹙眉打開一旁的落地燈,整個房間頓時明亮起來。

逸雪在房間內到處尋找了一遍,更衣間和浴室里都沒有人,他轉身正要下樓詢問傭人,忽而眼角餘光掃見電視牆邊上的門微微敞開著。

他挑了挑眉毛,心情瞬間明朗起來。

呵呵,他的小女人原來躲在書房裡。

逸雪脫了西裝,摘了袖扣,丟在一旁矮柜上。捲起襯衣袖子,大步朝書房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