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八一章各取所需

第六八一章各取所需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17 21:22  字數:3557

趙剛漾著灼熱的吻落在張楠敏感的耳垂上,她耳畔縈繞著這世上他溫柔有磁性的聲音:「在想什麼?」

「天上的雲……」

「雲?好,我派人摘下來給你!」

張楠淡淡地笑了,這便是他!狂妄地令人……心慌!

「這裡真美!」迎著舒服的陽光,張楠盡量讓自己忽略身後男人的存在。

「喜歡嗎?」趙剛低笑著問,吻上了她優美的頸項。

「嗯。」張楠點點頭,目光望向窗外,露出一抹凄涼的笑:「如果能死在這裡會更美!」

「你說什麼?」趙剛的臉色一變,瞳眸里頃刻間泛著一股可怕危險的漩渦。

前一刻還溫柔的摟著她腰身的手,此刻卻狠狠扣住她的脖子,剛才還溫情的畫面馬上變得嗜血而暴力……

張楠的表情依然是平靜,儘管呼吸有些困難,但她卻沒有求饒,只是那麼直直的看著他。

終於,趙剛受不了她那無辜又悲涼的眼神,鬆開手,眼神陰鬱。

他猛地扯住她的手臂,將她拉近自己:「你又在發什麼脾氣?我記得我剛才還算溫柔,你也沒有掙扎,你不是早已經習慣了嗎,以前我們在一起,你都不在乎,現在不過多一次。」

他語氣冷酷,表情更是帶著理所當然,彷彿那樣折騰她根本就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。

張楠的心微微作痛,嘴唇顫抖了一下,卻說不出話來。

他口口聲聲說還愛她,忘不了她,難道只是有口無心的敷衍嗎?聽這語氣,似乎只把他當做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宣洩工具。

反正他們已經有過許多次肌膚之親了。再多一次又有什麼關係呢?

她側過頭,眸光深沉的看著他,聲音沙啞的提醒:「別忘了。你不止我一個情/人。」

「吃醋了?」趙剛盯著她那憤怒的臉容,勾起嘴角笑起來。

張楠冷哼一聲。語氣帶著不屑:「誰吃醋了?我說過不介意你身邊有多少女人,你給我想要的就好!」

「包括張紅梅?」趙剛眉峰一挑,神情變得高深莫測,緊緊的盯著她此時臉上的表情。

「沒錯!」張楠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趙剛只感覺心臟被狠狠揪痛了一下,眼神變得陰鷙,嘲弄的吼道:「張楠,你怎麼這樣呢,你怎麼就不介意呢?」

「我就不介意。關你什麼事!」張楠掙開他,不耐煩的回道。

其實她更想說,她根本就不願意做他的女人,無論是情/人還是什麼身份,她通通都不喜歡。她希望能離他越遠越好,可是他能放過她嗎?

顯然不可能!

所以她還是不要這樣說激怒他。

趙剛霸道的摟住她的腰,眼裡閃過一絲的晦澀,但他很快的掩飾住,語氣變得輕佻譏諷:「那真是可惜了,我本打算送你輛車的,不過。我現在改主意了,還是送給別人吧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「隨便你!」張楠無所謂的回答。胸口卻無端生出一股悶氣,突然覺得被他帶來了這裡,就是一個諷刺。

「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肯放過我?」恨意從心底滋生出來,張楠憤怒的質問。

「我說過,我喜歡你,我不會放手的!」趙剛狠狠的扣住她的身體,冷笑:「目前為止,你的身體還很迷人,而且讓我欲罷不能!」

「你……無恥!」張楠又羞又怒。忍不住怒罵。

「我無恥?這一次不是你主動找我嗎?」他低魅沙啞的聲線驟然貼近她耳邊,帶著深淵般的殘酷。

張楠臉色一白。回憶如刀割一般狠狠地撕裂著她的心。

如果不是被那個男人拋開,她沒了經濟來源。她又怎會來找他求助。

望著她慘痛的表情,他的心彷彿有種說不出的報復快感。他喜歡張楠的身體,卻討厭她之前的背叛。

他恨她的無情和滿不在乎。

他要狠狠報復她的冷血,讓她也嘗到痛苦的滋味,和自己一起在痛苦裡。

傾下身來,再次吻上她的額頭,不斷的落下灼熱的吻,痴纏而火熱。

張楠一動不動,想躲開他的吻,卻被他摟得緊緊的,無法掙脫。

「不要這樣,你嫌還不夠嗎?」她本能的想要逃開,實在無法承受他的再一次暴風驟雨式的掠奪。

趙剛抱起她的身子,將她放回到大chuang上,越發像纏人的蔓藤一樣纏著她。

「只有這樣不斷的吻著你,我才能真切的感覺到你在我身邊。不夠的,永遠都不夠。」

張楠無奈,掙了下,掙不開,只能當他不存在。

「隨便你,我真的很累了,要睡覺,你別煩我。」

說完不管他的臉色好看還是難看,就快速的閉上了眼睛。

趙剛盯著她的臉,看了很久,誰也不知道他想什麼,然後他的腦袋就離開了她的頸窩,靠在旁邊,一直凝望著她。

張楠本想好好休息一下,她已經精疲力竭了。

可偏偏旁邊的趙剛還不放過他,他那道灼熱的目光刺在她身上,讓她感覺如針芒在背,根本無法入睡。

她翻來覆去了幾下,想要忽略,卻根本無法避免,猛的睜開眼睛,冒火的瞪著他:「你還想怎樣?還沒夠嗎?那就來吧,反正多一次少一次都一樣。」

趙剛心中被狠狠地刺了一下,薄涼的笑:「你確定你的身體還承受的住?是誰哭著向我求饒的?」

「我求饒了,你就會放過我嗎?」張楠忍不住諷刺,眼裡瀰漫著恨意:「對你來說,女人就是發泄的對象,你永遠不會去想,自己做過的事多麼過分,你喜歡就隨意去掠奪,卻不知道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