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八零章充滿硝煙的餐桌

第六八零章充滿硝煙的餐桌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16 23:01  字數:4651

琳達被如涵這句話噎的臉紅,如煮熟的豬肝。

逸雪母親一向不喜歡傲慢無理的琳達,只是憋笑著,沒打算為她打圓場說句好話。

辰老太太和辰夕都暗自感嘆,看來這個看似柔柔弱弱的小丫頭還挺厲害的!

逸雪和逸楠兄弟倆則偷偷點了個贊,他們可不想如涵被人欺負,看她能保護自己,他們都很開心。

餐桌上變得靜默無聲,每個人都在慢條斯理享用著美餐,但心中都各懷心事。

看到一桌子的美食,如涵小吃貨本色盡顯,那顧得和琳達計較,沒過一會兒就忘記了之前的不快。她左手拿著刀,右手拿著叉子,準備切開盤中的牛排。

可她切了半天,都沒有切下來一塊完整的肉塊,是她餓的沒力氣了,還是她天生不會切牛排,對使用刀叉過敏?

坐在她對面的琳達褐色的雙眸染著淡淡的嘲諷,對著身邊的逸楠,撒嬌著說:

「哥,這塊牛排好像很硬實,你幫我切好不好?」

「好!」逸楠答應著,拿過她的盤子。

正在如涵看著他二人的時候,逸雪將她裝有牛排的盤子端到自己面前,動作優雅把牛排切成了幾塊。

「你呀,已經習慣吃我切的牛排了吧,自己都不會切。」

逸雪把切好的牛排放到她跟前,一臉的寵溺。

「寶貝,牛排切好了!」

眼前的盤子里是切好的七塊牛排,她歪著頭看向了逸雪,心裡甜絲絲的。

逸雪揚起俊美到人神共憤的臉,伸出手指。指了指臉頰:「你是不是應該感激我一下呢?」

逸雪眼梢微挑,用餘光瞥了琳達一眼。如涵馬上就懂了,原來,他是用這種方式氣琳達。

如涵又感動又好笑,這個小雪花,有時間竟像個小孩子。

不就是親下面頰嗎?她就當親下嬰兒的小臉,有何不可?

如涵在心底輕嘆一口氣。側過身剛要親吻下逸雪的面頰。他忽然轉過了臉,微涼的雙唇貼上了她的唇,她的腰間一熱。被他用力一攬,整個人被他鎖在了懷中。

她想掙扎,可是他的另一隻大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,不讓她躲過這個霸道的吻。

餐桌上的每個人表情各異。辰老太太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,且思想開明。對孫子的行為不以為意,倒是辰夕,老古板慣了,看兒子這樣。臉馬上沉了下來。

「辰逸雪,這是餐廳,不是你的卧室!」

聽他這麼說。如涵頓時羞紅了臉,拼力掙脫。

逸楠左手握著的餐刀跌落在餐桌的盤子上。發出了叮的一聲翠鳴。

「不好意思,影響大家用餐了!」

他的聲音硬朗好聽,可在這樣靜謐詭異的氣氛中,顯得很突兀,讓所有人的視線從正在接吻的逸雪和如涵身上移開,都凝向了他。

逸雪鬆開了如涵,如涵有些狼狽的坐回椅子上,整理下衣服和凌亂的頭髮。

如涵感激地看了一眼逸楠,她明白,他是用這種方式救場。

她用筷子夾了塊清蒸鱸魚肉,放在逸雪的盤子中,她就不信了,吃還堵不住他的嘴。

「這魚肉很鮮嫩,你嘗一嘗!」

逸雪溫柔的笑道:「你也多吃一塊……好像女孩子都喜歡吃魚!」

他也夾了一塊魚肉給,放在她的盤子中。

琳達賭氣一般站起身來,用筷子夾了一塊辣子雞塊,放進逸雪的盤子中,溫情似水說:「哥,這個很好吃,你多吃一點!」

「謝謝,不過,我吃不了辣的。」

逸雪瞪著盤子中的辣子雞塊犯愁。

看來還是如涵了解他,知道他的喜好。

琳達忍著怒氣,惡作劇般夾起一隻生蚝,放在如涵盤子里,她是不愛吃生蚝的,而且她聽說很多女孩兒都受不了生蚝的腥味。

「如涵姐,吃生蚝對人體很有營養的!」

「琳達,她吃不了這個的,她不喜歡生蚝的腥味。」未等如涵說什麼,逸雪忙上前解圍。

「哥,你們是怎麼回事,給你夾菜嫌辣,給她夾菜嫌腥。白費我一片好心了。」琳達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,眸色暗沉,滿臉怒意。

如涵不想再惹事端,成為餐桌上的焦點,深深吸一口氣,拿起了生蚝,閉著眼睛,將灑有料汁的生蚝肉吃進口中。

那股子腥味進到了胃裡,讓她感覺胃中翻滾,她還是忍不住從座位上站起,捂著嘴不讓自己失態吐出,朝著一樓的洗手間跑去。

逸雪和逸楠同時站起身。

「涵涵!」

「雪兒,你快去看看,看來涵涵真是吃不得腥的東西。」

逸雪答應著,正要走過去,被琳達攔住了。

「哥,還是我去吧,算是將功補過。」琳達裝作愧疚的樣子,矇騙了逸雪。他點了點頭,坐了下來。

辰家大宅里,很是講究,不但每個房間中有獨立的洗手間,而且分男女兩側,像高級餐廳里的洗手間一樣,裝飾的很奢華。

琳達了走進了右手側的女洗手間,看到如涵正在洗手,臉色有些蒼白,想也是剛才胃裡難受,將吃過的生蚝已經吐出來了。

「沈如涵,你是不是懷孕了?」

她明知道如涵為什麼吐,卻非要這樣說,無非是想給她難堪。

如涵心裡明凈的很,只不過不想再和她一般計較。

她回給她淡淡一笑:「我沒有懷孕,只不過剛才吃了生蚝,胃不舒服!」

琳達還是老樣子,在外人的面前總是一副甜美可愛的天使模樣,可是當她獨自面對如涵的時候,就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。

「如涵,別以為我不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