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七九章腹黑男

第六七九章腹黑男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15 10:22  字數:3729

病房中,戰火煙硝未盡。

「小壞蛋,你好大的膽子!竟然用枕頭砸我!」

逸雪雙手扳住她的雙肩,讓她正躺在病chuang上。

兩人正鬧得歡,病房的門卻再一次被推開。

逸雪以為還是那位醫生要進病房為如涵看診,頭也不抬地朝著病房門說道:「你先出去吧,沒看到我們倆要造人嗎?」

夫妻倆要造人?

如涵看到逸雪說這樣的話面不改色,還真是不一般的臉皮夠厚了。這個小雪花,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!

同時她也覺得剛進病房門的人很冤,還沒懂什麼情況,就被逸雪攆出去。

她歪著腦袋帶著歉意地朝著病房門的方向望去。

「逸楠,你怎麼來了……」

辰逸楠?

逸雪緩緩轉身,唇角勾出一抹笑意:「逸楠,你怎麼來了?

辰逸楠站在病房門口,一身純白色的最新款傑尼亞西裝,肩寬收腰,將他高大健碩的身材稱的更加有型。

他的頭髮微卷,染成了栗色,在陽光中泛著柔和的光澤,額頭前的劉海向一邊梳去,露出了光潔飽滿的額頭。眉毛秀氣,雙眼帶著柔和的黑亮。他的打扮和以前完全不同,倒是有幾分逸雪的風格。

「哥,我是聽管家說涵涵住院,所以就趕來看看她!」

如涵一抖雙肩,掙脫了逸雪壓在她肩上的大手,想要起身,卻被逸雪攬住了腰身,他扶著她靠在chuang頭坐下。

「涵涵。你怎麼樣了,好沒好點?」辰逸楠朝著如涵走來,給她的感覺很溫暖。

「好多了,不用擔心我!聽說你出國了,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

她笑起來眼眸清亮。如湖水蕩漾一般迷人,看的逸楠竟有些失神。

「剛到,這不聽到你住院了,就來看看你!」

逸楠坐在了病chuang旁的凳子上,從他拎來的果籃子里挑出一顆紅蘋果,拿起水果刀。削著果皮。

「涵涵,你看你多幸福,逸楠可是第一次削蘋果給人吃呢!」逸楠的特別舉動讓逸雪很吃驚,不禁感嘆道。

「是嗎,那我太幸福了。我一定要把整個蘋果都吃下。」

聽他們這麼說,逸楠有些不好意思,看來,他該好好反省一下了,他對家人的關心太少了。

說笑了一會兒,逸楠有事離開了,逸雪看了看時間,八點十五。

「你一定餓肚子了吧?在這裡等著。我給你去買早餐!」

「好!」如涵點了點頭,逸雪離開了病房,沒過多久拎回了兩袋子食物。

他將這些食物放在chuang頭的桌子上。

「小吃貨。看看這些你愛不愛吃?」

「來,乖乖老婆,我喂你吃!」

「這還差不多!」

如涵內心溫軟了,享受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。

而後的幾天里,她也沒少折騰逸雪。

讓他給她喂飯、背著她到花園裡散步、心情不好了聽他講冷笑話,這生活別提有多愜意了。

可是幸福終究是短暫的。十天已過,她左腳的傷口已經癒合。可以正常走路了。

逸雪為她辦完了出院手續,兩個人準備去辰家大宅。看看辰老太太。

逸雪去車庫把車開了出來,停在了如涵的身邊。

逸雪選了一首舒緩的音樂,循環播放著,如涵聽著,心裡很舒服。

逸雪不時用餘光看著如涵,在一個拐彎處,突然冒出一輛小轎車,逸雪忙踩了急剎車,如涵身子一歪竟然撲到了他的身上,一張小臉正好埋在了他的雙腿間。

「涵涵,你這是幹什麼,是在引誘我嗎?」逸雪驚魂未定,卻不忘打趣如涵。

他停穩了車,把她拉了起來。還好有驚無險,沒有什麼事兒。

逸雪調整了一下情緒,重新發動了車,一路上辰家大宅駛去。下了車,她挽著他的手臂,他時不時chong溺的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長髮,羨煞旁人。

逸雪和如涵二人相攜來到了大廳,剛推開門,就看見前面站著黑壓壓的人,擋住了視線。

管家稟報:「老太太、老爺、太太,少爺和沈小姐來了!」

圍在門口的傭人,很識趣的站到了一邊,讓出了一條空道。

逸雪畢恭畢敬的喚道:「奶奶、爸、媽!」

如涵也跟著逸雪喚道:「奶奶,叔叔、阿姨!」

坐在沙發上的辰老太太,與守在她身旁的兒媳婦相視一笑,朝著站在門邊的如涵招了招手,高興得眼淚都要流出了眼眶。

「好孩子,快過來!讓奶奶看看……」

「奶奶」她急切的走過去,可就在奔去沙發的路上,她的高跟鞋突然向左側一傾。

「啊!」

就在她即將摔倒的瞬間,忽然間手臂上多了一個力道,下一刻她跌入逸雪結實溫暖的懷中。

「小壞蛋,瞧你走路也不當心點!」

逸雪安慰著她,纖長的手指在她柔軟的長髮上撫了撫。

如涵在他的懷中輕吸一口氣,聞得見他身上淡淡的薄荷芬香,幸好他及時扶住她,不然,就要出醜了。

「涵涵,你嚇壞了吧?」

坐在沙發上的辰老太太著急地問著,她這才從逸雪的懷中彈開。

「奶奶,我沒事!」

她朝著老太太走去,在一身白色淑女長裙的女子前,停下了腳步。

「琳達,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。」

如涵向她溫柔一笑,眼底卻是一片清冷。

這個琳達從小嬌生慣養,見不慣如涵被辰老太太疼愛,被逸雪寵愛,總是三番兩次想給她難堪。不過,看在逸雪的面子上,她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