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七八章不是做夢

第六七八章不是做夢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14 11:57  字數:3472

得到了滿足後,趙剛很快從她的身上彈開,穿上了褲子,拉上了褲鏈,整理下了衣衫。

臨走前他冷冷掃了一眼如涵光潔的身體,將沙發上的薄被抖開,扔到了她的身上,推開門走了出去。

在房門重重摔上的時候,如涵深深吸一口氣,把手放在嘴邊,咬住了手指,咬的痛了、麻木了,在模糊的視線里告訴自己:

沈如涵,不要哭,一個人渣不值得你為他流淚!

墨色的夜,將她籠罩在黑暗之中,找不到點點繁星,也看不到月光,她雙手抱住膝蓋,窩在沙發里,剛剛發生的一切就好像一場噩夢,讓她感到羞辱。

「小雪花,我對不起你……」

她接受了逸雪的感情,本以為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卻不想,趙剛的突然出現,毀掉了她對愛情的所有希望。

再一次被趙剛玷污的她,要怎樣去面對逸雪?

這個時候,她好想有一雙溫暖的臂膀將她抱緊,哪怕是一秒鐘、一刻鐘,讓她得到安慰就好。

衣兜里的手機鈴聲響起,如涵不想接電話,可是她的手卻不受控制的拿出衣兜里的手機,按了接話鍵。

她心裡想著:會不會是逸雪擔心她,打來的電話。

她將聽話筒靠近耳邊,懷著最後一絲希望,聽到的卻是電話那端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「如涵姐,趙剛去找過你了吧?」

如涵聽得出,這是馮雪的聲音。可是好奇怪,她怎麼知道趙剛來找她。

「沒有。」如涵懶得搭理她,剛想掛斷電話,又聽那邊說道:「他跟我說了,臨走之前要去見一個人。我猜到是你。如涵姐,別瞞著我了。」

「馮雪,趙剛來沒來見我,這是我的事,和你無關!我有必要向你彙報嗎?」如涵心已經涼透,冷冷地說。

「如涵姐。你要是難受,可以和我說,別這麼逞強嘛!」馮雪抓住了機會,便盡情地在如涵的傷口上撒鹽。

「我難受?我幹嘛要難受?太晚了,我看你還是洗洗睡吧。」如涵受不了她那種小人得志的樣子。說話也不客氣。

「如涵姐,你就裝吧,明明難受還要裝作無所謂的樣子。真好笑!」聽如涵不承認,馮雪不肯罷休。

「還是那句話,我幹嘛要難受?什麼事兒值得我難受?要是沒什麼事兒,我掛電話了,沒時間聽你說這些無聊的話。」如涵剛想掛斷電話,那邊傳來馮雪潑婦一樣的聲音。

「沈如涵。你是一個失敗者,你是鬥不過我的。我奉勸你一句,別再糾纏趙剛了。這樣有意思嗎,要是你有一丁點的尊嚴,最好永遠不要見他……」

如涵能聽得出,馮雪在說後一句話,幾乎是咬牙切齒喊了出來。

「哈哈,終於說到正題了。既然你說白了。我不妨告訴你,你說的那個趙剛和我沒關係。你喜歡他,就好好守著他吧。祝你們幸福!」

「雪兒,你想吃點什麼?」

趙剛溫柔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,就像是一把利刃,凌遲著如涵斑駁的心。

「親愛的,你怎麼回來了?隨便買點吃的就好,路上要小心!」

多麼的濃情蜜意啊!

這個男人,好卑鄙,好無恥,剛剛玷污了她,又跑回家去會她的小情人!情何以堪!

「馮雪,你要說的話說完了嗎?說完了,就做你該做的事,繼續當小三,繼續勾/引男人吧!」

如涵不止一次的告訴自己,面對馮雪這種女人,她就當作她是空氣,懶得和她爭鬥。

可是這一刻,她剋制不住自己,還是朝著手機怒吼一通,到了最後將手機憤怒的拋在了沙發上。

趙剛,你有多麼的殘忍和可惡,如果你不愛我,就不要碰我,也不要靠近我,別讓我在愛上你時,給我心口重重的捅著刀子,這樣只會讓我更恨你……越來越不會原諒你。

夜色如同一隻冰涼的大手,為她拂去了面上的眼淚,她埋頭在膝蓋間,雙肩劇烈的抖動著,發出了悲涼的嗚咽聲。

清晨的陽光透過玻璃窗飄進來,如涵微微抬眼,原來她在沙發上睡了一/夜。

她起身感覺到渾身都冰透了,頭也昏沉沉的,嗓子更是痛的厲害,看來是感冒了。

她拖著疲憊而又沉重的身子,吃力地回到了卧房,掀開被子,倒頭便睡。

「既然無法忘記痛苦,就暫時迴避一下吧。也許,會夢見小雪花,靠在他溫暖的懷抱里,那該有多幸福。」如涵想著逸雪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她感覺有人在輕聲叫著她的名字。

「涵涵,醒醒……」

似像做夢,又似像迷迷糊糊的醒來,總之就是睜不開雙眼。

朦朧中她看到逸雪,他似乎把手放在她的額頭上摸了摸,然後就離開了。

「做夢真好,可以看到逸雪哥。」如涵能感覺到身體上的,心裡卻十分欣喜,感受到逸雪的氣息,她又安穩地睡了過去。

待她再次醒來,她微微睜開眼,看到有醫生和護士在房間里忙來忙去,她的手背上被扎了針,冰涼的液體輸進了體內,漸漸傳來刺痛感。她身上的燥熱和沉重,正在一點一點消減。

還有……她感覺到那一雙溫熱的大手,為她拂去了額頭上的碎發,用冰涼的濕毛巾為她敷著額頭,有一種溫熱的暖流,悄無聲息流進了她的心田。

逸雪守在她的身邊,為她又換了一隻沁濕冰水的毛巾。

伸出手摸摸她的額頭,再摸了摸自己的額頭,反覆地試著溫度。

「小雪花,我是在做夢嗎?」如涵強撐著睜大了眼睛,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