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七七章瘋狂佔有

第六七七章瘋狂佔有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13 19:40  字數:3479

琳達乖巧的點點頭,抿了抿紅潤的小嘴,朦朧的眼眸里籠罩著一層霧氣,本就是漂亮的女孩,此時此刻更是惹人憐愛,「媽媽,我知道了,我不會跟哥置氣的,他會來看我對嗎?」

對於琳達後面那句話的疑問,琳達媽媽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只能暫時應承著她的話點點頭,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臉,柔聲道,「乖,好好的睡一覺,明天還要去練舞不是?」

看著女兒跑上樓上的背影,媽媽的臉色才變得舒緩了許多,在此之前,她看得出女兒心裡想念表哥,卻不知道這種想念,已經超出了兄妹之間的想念。看來,她需要做些什麼了,不能讓琳達越陷越深。

四月初,趙剛就要到林蘭任職了,臨行前,他做了兩件事,一是把馮雪調到林蘭分公司,繼續做他的下屬。二是約見了如涵。如涵本不想見他,可她心中一直有個疑惑,她很想確定趙剛在虎林的女人是不是馮雪,有了答案,她便安生了,不想再糾結於過去。

為了方便說話,兩人的見面地點在如涵家。這幾日逸雪出差去法國,如涵確定他不會來。

幾個月未單獨相處,空氣里都是沉悶的氣息。

「如涵,我過些天就走了。」見如涵不說話,趙剛先說道。

「我知道,預料之中。」如涵淡淡地說。

「我想問我什麼,儘管問吧,我都會告訴你。」趙剛點了一支煙,想舒緩一下緊張的情緒。

「你告訴我?你能確定你說的都是真話嗎?」如涵質疑。

「當然,我不會騙你。」趙剛表面上理直氣壯,實際上卻很心虛。

「那好。我問你,你和馮雪是什麼關係,你在虎林的女人是不是馮雪,請如實回答!」如涵不想囉嗦,直奔主題。

「我早就和你說過,我們不像你想的那樣,馮雪只是我一個遠房親戚。」趙剛依舊堅持之前的謊言。以至於這個謊言說多了。他都可以說的理直氣壯。

「哦?一個可以留在家裡過夜的遠房親戚,不錯!」如涵冷笑,臉上滿是不屑。

「隨你怎麼說吧!總之。我和她就是很普通的關係,不是你想的那樣,另外,我和你分開也是為你好。我不能耽誤你的幸福。」趙剛振振有詞,那神情、那演技。足以迷惑一個不了解他的人。可他沒想過,在他面前的這個女孩兒,早就把他看透了,只不過想聽他親口承認而已。

「呵呵……這是我聽過的最好聽的、最感人的話了。為我好!為我好就可以佔有我。奪走我的一切,讓我深深淪陷,不能自拔。然後在我最離不開你的時候,決絕地拋棄我。讓我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!還美其名曰為了好!好一個為我好!好一個演技派!夠了,趙剛,我和你見面不是聽你說這些的!」

因為氣憤,如涵的胸口劇烈的浮動著,她對他徹底絕望了,這個男人虛偽、醜惡的嘴臉讓他噁心。

「趙剛,我曾經那麼的愛你,為了你,我可以做任何事。你送我的戒指和kt,我都好好珍藏著,因為在我看來,戒指代表著你的承諾,而kt則是我們愛情的見證。看來,是我太天真了。還如此珍視這些東西,捨不得丟掉。」如涵邊說邊走進卧室,拿出那兩樣東西,放在趙剛面前,她好想當著他的面丟掉,可終究還是捨不得。

「這些東西你還是留著吧,當做紀念吧。」趙剛眸光暗沉,低聲說道。

「紀念?真可笑!紀念什麼,紀念我失去的一切嗎?」折磨她的罪魁禍首就在眼前,如涵情緒幾近失控。「趙剛,我一直想知道,你有那麼多女人,為什麼還要我?你明明知道我對你是真心的,不可能接受你腳踏幾隻船的事實,為什麼還要讓我越陷越深?你這樣折磨我,很有趣,是嗎?」如涵的措辭已經很不客氣了,面對這樣一個男人,她無法維持她的淑女風度。

「我沒想折磨你!」趙剛一直低著的頭猛地抬起,凌厲的目光讓如涵膽寒。

他起身走到她身邊,將她扔到了沙發上,勾起一抹邪魅又陰鷙的笑容,雙手用力地按住了她的雙肩。

「沈如涵,你沒有理由質問我!是的,我是腳踏幾隻船,你呢?不也和辰逸雪在一起了嗎?」

「不要提逸雪哥,我對不起他!你不配提他的名字!」如涵又悲又怒,終於還是哭了出來。

人都說,淚水要留給痛惜自己的人,在見趙剛之前,她就下定決心,無論如何也不在他面前流淚,可到了這個時候,她還是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。

「哈哈,還逸雪哥,叫的真甜呀!」

他覺得有些可笑,深邃的雙眸中染著危險的顏色,刮向了她白凈美麗的面龐。

「是的,就是逸雪哥,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男人,他對我的感情是真的!」說這句話的時候,如涵把每個字都咬得很重,眼睛裡是冰冷的倔強。

「哈哈,沈如涵,我知道你很有魅力,我倒是想問問你,你到底有幾個男人,是不是崔志浩也算一個呢?你是不是在寂寞的夜裡,找了不少的男人來安慰你,給你溫暖和滿足呢?」

他的唇帶著柔軟微涼的溫度,在她的耳垂邊廝磨,忽然間牙齒一用力,咬住了她的耳垂,讓她忍不住嗔叫一聲。

「趙剛,你好噁心,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,你不要把別人都想成你的樣子!聽你這麼說,我倒可以確定,你絕不止馮雪、於曼麗、張楠、張紅梅這幾個女人,恐怕我不知道的還有很多吧!真真讓人噁心!」如涵氣到了極致,只恨自己力氣不夠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