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七零章偶遇

第六七零章偶遇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07 17:06  字數:3411

將被子輕輕蓋在如涵身上,逸雪站在chuang邊很是糾結,雖然很想把她摟在懷裡睡覺,但是又不好輕舉妄動。

最終,在理智的壓迫下,他小心翼翼的將如涵在懷裡,讓她的小腦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換一個舒服的姿勢,睡了過去。

一/夜都睡的那麼香甜……

翌日的清晨,暖暖的陽光從窗外射進來,蒙上了一層夢幻的色彩……

逸雪早早的就醒了,生物鐘的時間在上午五六點之間,從未有過偏差。

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懷裡依然睡得香甜的女人,眼眸里蓄滿溫柔的笑意。

摸摸她的小臉,捏捏她的鼻頭,扶扶她的長髮,心間被幸福漲得滿滿的。

懷中的女人嚶嚀一聲,轉了個身,逸雪向後靠靠,給她騰出了一個寬敞的位置……

伸了個懶腰,如涵眨了眨眼睛,像是一個慵懶的小貓,睜開眼睛,微微轉頭,撞進了那一抹溫柔的瞳孔里……

「啊!」如涵很吃驚,逸雪竟然沒走,她在他懷中睡了安穩地睡了一.夜,她看著逸雪,絆絆磕磕的說不出話來,「你……你……」如涵瞬間清醒了許多。

逸雪嘴角的弧度慢慢擴大,抓住了如涵的小手,將她拉進懷裡,「我怎麼了?」

如涵不好意思地笑了,「我睡的太沉了,竟然不知道你沒走。」

「我當然不能走了,我要留下來照顧你呀!」逸雪笑道。

「照顧我?」如涵反問。

「我怕你一個人寂寞。就留下來陪你。」他用手理了理她長長的黑髮,悠然道,「涵涵,你的長髮已經及腰了,可以嫁人了。」

聽完他的話。如涵的小臉唰的紅了,她只感覺耳根熱熱的,有一種散發不出去的熱度,在不斷升騰……

他,他怎麼又提這個……

她漸漸愛上了逸雪,從身體到思想都接受了他。可這並不代表她已經完全復原,要想身心徹底康復,還需時日,嫁人,還不是時候。畢竟。趙剛給她的傷太深太深,不是說好就能好的。

想到這裡,如涵咬著唇,側臉看了看窗外的天空,遼闊無際,白雲慵懶的飄著,眼眶變得濕潤,有淚水在聚集……

逸雪見如涵始終不說話。湊到她面前,看到她眼眶裡晶瑩的水珠,心慌了一下。厚實的指腹輕輕附上她的眼睛,抹掉那麼刺眼的淚珠,「傻丫頭,哭什麼。」

將她緊緊的擁在懷裡,用臉蹭著她的小腦袋,心裡滿是憐惜……

逸雪當然不知道如涵在想些什麼。只能不斷的哄著她,可是。他又不會哄人,所以一些舉動就顯得笨拙。

「丫頭。乖。」他將她的小臉扶起,與他直視著,看著她瑩瑩的眼眸。

「小雪花,你是壞蛋,耽誤我上班。」如涵張了張小嘴,甜甜的嗓音帶著調皮。

逸雪一愣,任由她纖細的小手輕輕推開自己,然後瞪著自己,默默的說了一句,「我今天還要上班。」

逸雪笑笑,摸摸她的腦袋,毫不在意她刻意拉開的距離,湊到她耳邊低吟道,「以後可以不上班,我養你就好。」

如涵眼睛唰的瞪大,剛才的尷尬和沉默瞬間消缺的無影無蹤。

他,他剛才說什麼!

他養她!雖然她是個事業心很強的女孩兒,可聽到有人說要養自己,心裡還是暖暖的。

逸雪將她拉起來,如涵很彆扭的配合著他,站了起來。

「怎麼,今天不是要上班嗎?不怕遲到了?」逸雪盯著她漂亮的大眼睛,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手錶,示意她看一下時間。

如涵看著手錶上那個時針的位置,七,七點!

小臉瞬間一跨,現在她才真的有種想要哭的衝動,噌的一下跳下chuang,一路朝一樓奔去,嘴裡烏拉烏拉的喊著,「完了完了!肯定遲到了。」

就這樣將逸雪丟在了卧室內,逸雪無奈的笑笑,這丫頭的脾氣還真是奇怪。

他將她的被子整齊的鋪好,慢悠悠的走了下去。

客廳內,如涵正在迅速的整理好自己,身上已經穿好了正規的職業裝,將自己要用的東西塞進包包,拿起桌面上的一小盒壽司,就準備往外跑。

逸雪看著她,臉色有些難看,難道她就不吃飯嗎?

二話沒說,他攔住了如涵的腳步,低沉著嗓音,「吃完飯再走。」

如涵聳拉著小臉,欲哭不得,推搡著他,「拜託了,你就讓我走吧,我快要遲到了,不然今天早上的會就趕不上了,我還要在會上做彙報呢!」

逸雪不由分說將她拉在懷裡,擁著她坐在了沙發上,從她手裡拿過那盒壽司,「那也要吃飯,早晨不吃飯對身子不好,這一天你都會沒精神,還怎麼工作。」

如涵撅了撅嘴,心裡有一股暖暖的熱流在流淌著,她委屈的瞪著大眼睛看著他,「小雪花,如果不是你,我會遲到嗎?」

察覺到她眼眸里傳達出的含義,逸雪捏捏她的小臉g溺道,「是我的錯,今天我送你,保證你不會遲到,現在可以吃飯了嗎?」

如涵乖巧的點點頭,接過他手中的小盒,拿起桌子上的筷子,慢慢的吃著……

吃了一會兒,如涵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逸雪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。

一個人看著你吃東西,你又怎麼好意思再吃下去,如涵紅著小臉,站起身,一溜煙跑進了廚房,拿出兩盒牛奶,然後從冰箱里拿出兩個三明治,放在微波爐里熱了一下。

來到客廳,如涵將三明治和牛奶放在逸雪的手裡,彆扭的說,「嗯,你吃這個吧,家裡只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