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六八章涵涵,生日快樂!

第六六八章涵涵,生日快樂!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06 19:03  字數:3370

瞬間,如涵的臉紅到了脖子跟,她輕輕地扭動了一下身體,試圖跟逸雪保持距離,卻不料,他不依不饒,讓她動彈不得。如涵的心一懸,她很清楚,接下來會發生什麼。

「面一會兒就好了,稍等一下。」如涵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那麼顫抖……

「我不吃面,想吃你!」逸雪在如涵的耳邊呼出一口又一口的熱氣,兩隻不安分的大手解開了她身上的圍裙。沒有了圍裙的遮擋,瞬間,所有的春.光盡收眼底……

圍裙被解下來,如涵感覺就像是突然間失去了身體的重力,從此,她又變得無助起來……

「稍等一下,吃完面再……啊……」如涵驚呼一聲,已被逸雪抱的更緊。一瞬間,特別的感覺瀰漫周身,如涵覺得身體變得軟綿綿的。

逸雪壞笑道,一雙手開始行動起來。

「不要……別這樣好嗎?」如涵有些害羞,畢竟,現在是在廚房,在廚房裡又怎麼能夠做那樣的事情呢?

「不好。」逸雪的大手朝著如涵身下一摸,她身上竟然多穿了一條小內.內,頓時哭笑不得。

難怪剛才看如涵的時候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。原來。是這個小丫頭自作主張又添加了一件。

「不要這樣。到晚上好嗎?」如涵懇求道。在廚房裡做這樣的事情,這成何體統啊!

逸雪不答話,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如涵獃獃地看著逸雪,雙手抓住了他的手試圖把它們掰開。只可惜,逸雪力氣大的驚人,在逸雪面前,她就像是一隻小綿羊,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招架之力。

所以。漸漸的,周圍的空氣變得稀薄,如涵覺得自己將要昏厥過去。

看著如涵,逸雪心裡驀地慌亂了一下,心中升騰起一股心疼。是啊,若是她不情願,自己不該勉強她。

漸漸地,他鬆開了手。

「面做好了,你洗洗手,一會兒就可以吃了。」如涵故作鎮定。

「我不想吃飯,只想吃你。」看著如涵雙頰泛紅的俏臉。逸雪還是沒控制住自己。

「你要幹什麼?」如涵聲音一顫,終究。她還是有些怕的。

不等如涵反應,他把她的身體往下一壓,扯下她身上為數不多的遮擋物,開始做那晚做過的好事……

天啊,這個小雪花在這方面的表現和他的儒雅外表大相徑庭!

半個小時後,逸雪把身體近乎虛脫的如涵抱到了chuang上。穿好衣服,進了書房。

這一天,逸雪一直沒出門,如涵睡了大半天,到了傍晚,懷著忐忑的心情去書房找逸雪。,

「有事?」逸雪見如涵站在門口看著自己出神,問道。

「呃,沒事,你要不要喝水?」如涵說著舉了舉手裡的杯子。

「不用。」逸雪繼續看著如涵,「還有事?」

「那個,你什麼時候睡覺?」最好早些睡,到時候我好用一下你的電腦,如涵在心裡又默默地補充一句。

逸雪嘴角揚起,邪魅的笑了,他起身走到如涵面前,高大的身體在如涵面前極具壓迫性:「怎麼,想跟我一起睡?」「我……我沒有,我只是問一下,如果沒事我先去睡了!」如涵臉一紅,逸雪怎麼總是曲解別人的意思,弄得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逸雪根本就沒有聽如涵解釋的意思:「想跟自己的男人睡沒什麼,直接承認最好,因為,我喜歡誠實的女人。」

如涵低頭不語,因為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這時候,逸雪的手機響了,他接起電話,因為如涵跟他的距離很近,再加上房間里比較安靜,所以,電話里的聲音一清二楚。

電話剛接通,就有一個嗲到骨子裡的聲音傳了出來:「哥,你終於肯接人家電話了,人家真的好想你呀!」

聽到這個聲音後,如涵冷不丁地打了一個冷顫,眉頭微微一皺,然後很快恢復了正常。

逸雪把如涵的每個表情、每個動作都看在眼裡,他表情里多了幾分玩味,示意她別走,然後道:「有事說?」

「人家就是想你了嘛,哥,人家從國外帶回一瓶酒,一直給您留著呢!」電話那頭的琳達說道。

逸雪沒有回答,而是看向如涵,讓他意外的是,如涵臉上全是厭惡的表情,可見,她聽出琳達的聲音,而且,她並不喜歡琳達。

一瞬間,逸雪心情大好,他修長的胳膊輕輕一勾,把如涵摟到了懷裡。

如涵猝不及防就這樣一屁股坐在了逸雪的身上,而且後腰還撞在了桌子角上,疼得她眼淚都出來了,忍不住輕哼一聲:「啊——」

而這一聲輕哼,剛好透過話筒傳到了琳達的耳中。

「哥,你身邊怎麼會有女人的聲音?你有女朋友了嗎?」電話那頭的琳達語氣酸溜溜的,跟打破了醋罈子沒有什麼差別。

「既然知道我有女朋友了,就不要這麼晚打電話了。」逸雪說完掛掉了電話,彎腰抱起如涵大步上樓。

掛掉電話後,電話那頭的琳達美麗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猙獰,她猛地把手機摔在地上,惡狠狠地握緊了拳頭:「該死,表哥怎麼這麼快就和這女人在一起了!」

回到房間,逸雪又和如涵溫存了一番,足足一個小時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他……看著身下疲憊不堪軟成一團的人兒,逸雪長舒一口氣。

如涵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,許久未承歡,突然領略逸雪這火一般的熱情,讓她有點吃不消。所以,現在的她懶得去想什麼,躺在逸雪的臂彎里,沒多久的時間就睡著了。

每當心裡有事的時候,如涵都會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