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六一章時刻想著她(二更)

第六六一章時刻想著她(二更) (1/1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28 15:32  字數:2242

如涵沒想到逸雪出差幾天還會想著給自己帶些東西,不禁心裡一暖,掛著微笑,她對逸雪助理道:「進來坐會兒吧。」她讓出門口的位置讓他進來坐。

「不用了不用了。」助理擺了擺手,「我還有些事情要去辦。那我們改天見吧。」

「嗯,那再見。路上開車小心。」如涵體貼的說道,探出頭,看著他坐電梯下樓。

助理回頭會心一笑,「知道,我走啦。」

助理拎來的那個袋子很重,裡面裝的都是些地方的特產和零食,從數量上看,估計能吃上大半個月,如涵一樣一樣的把他們拿出來放在冰箱里。然後拆開信封,裡面放著的是一張群星演唱會的入場券。她對著門票笑了笑,沒想到他會讓助理特意送來。看著上面印刷的字和號碼,顯然是一張位置較好的貴賓席。

想了想後,如涵拿起手機給逸雪發了個簡訊:「你的東西我收到了,還真當我是小吃貨啦,那麼多吃的!門票我很喜歡,謝謝。」

陽光映射在如涵臉上,滿是幸福的光芒。

下午,如涵約了亦晴一起逛街,亦晴剛從上海回來沒多久,一直忙著手頭的工作,難得出來放鬆一下,好姐妹終於團聚了。自然值得慶祝。

在一起吃飯、逛街之後。亦晴拖著如涵吵著要看《變形金剛》。她心裡打著小九九,省得如涵有了逸雪後撇下自己。對於一個單身女人來說,一個人出入電影院,是一件多麼可悲的事情。

在吃飯的時候,如涵說起她跟逸雪已經談戀愛了,亦晴並不感到意外,因為在此前,這件事就已經傳的沸沸揚揚。如涵戀愛了。這就意味著以後她們之間要橫著個逸雪。

吃醋!嫉妒!她剛回來,她的如涵做人家女朋友了,說不定以後還會嫁人,丟下她一個受過情傷的女人,該怎麼辦!

令人滿意的是,經過多方面的求證,亦晴總結:逸雪人長得帥,家境好,人品不錯,也沒有風流韻事。在商界,大家對他的評價都很高。更重要的是他對如涵特別好,就沖著這幾點。她就應該放下醋意,祝福他們。

不過,聽說辰氏開始涉足娛樂產業,人都說娛樂圈是個大染缸,人在裡面呆久了,十有**都會變質,希望逸雪不是那樣的人吧。

亦晴拉著如涵上了電影院的台階。

「涵涵,為了慶祝你找到男朋友,為了可憐我還是個單身的人的份上,這次的電影票和爆米花的錢都你包了。」

「好,沒問題,再來一瓶可樂都沒問題!」

姐妹倆說笑著,忘了各自的憂愁和煩惱,就像學生時代一樣,無憂無慮。

翌日清晨,辰家大宅。

「張媽,我渴了,給我倒一杯水吧。」琳達坐在沙發上,翹起著那雙修長的腿,只見她無聊的拿起一份報紙胡亂的翻看著。

逸雪還沒起chuang,她打算在樓下等他,她想約他一起去看電影,自從逸雪和如涵在一起後,他們很久沒一起出去玩了。

張媽站在一邊,一直看著琳達的一舉一動,也許是對她心存偏見吧,她一到這座宅子來,張媽的心就會沉下來,她嘆了一口氣,畢恭畢敬的回道:「好的,小姐,請您稍等。」張媽轉身告訴傭人倒一杯水來,不出一分鐘,傭人便回來了,把水杯放在茶几上。

琳達目不轉睛的看著報紙,伸手去拿那杯水,不過剛拿起杯子,就聽見她「啊」的一聲,立即撒開了手。

張媽被這突如其來的尖叫嚇了一跳,定睛一看,原來那杯開水全部打翻在琳達的腿上,還冒著熱氣。

琳達感覺無比的疼痛:「好燙好燙,我的腿。」只見她的目光凌厲,不顧形象的大叫道:「誰讓你弄這麼燙的水。」她眼神就如同一隻野獸,像是要吃了張媽一樣。

剛走出沒幾步遠的女傭,轉過身嘴巴張得大大的,連手裡的端盤都從手裡掉了下來,發出了巨大的響聲,她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,看著琳達的腿,手足無措,「我,我們少爺一直喜歡喝燙的開水,所以,所以……我剛才沒注意,對……對不起。」她已經被嚇得不清,說話結結巴巴的。

「還愣著幹什麼,快去拿冰袋。」張媽對著女傭大喝一聲。轉頭又對著琳達說道:「小姐,我馬上叫救護車。」

「怎麼那麼吵?」就在這時,逸雪皺著眉頭出現在了客廳內。

琳達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,她捂住自己的腿,低聲委屈道:「表哥。」她的眼睛裡閃著淚花,溫順得像只受傷的綿羊,和剛才張揚跋扈的模樣比起來,簡直判若兩人。

「怎麼回事?」他問張媽,他看到琳達的褲腿濕了,一隻掉落的水杯就躺在她的腿旁,那條白色的獸皮毯上,赫然是一灘水跡,上面還隱隱冒著熱氣,顯然她是燙傷了。

「不關他們的事,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。」琳達楚楚可憐的袒護道。

「少爺,我馬上叫救護車。」張媽看了琳達一眼,無聲的拿起座機播著號碼。

「不用了,我送她去醫院。」逸雪打斷道,一個躬身便橫抱起了琳達,快步走了出去。

一個天旋地轉,琳達已經躺在逸雪結實的懷抱里。張媽不經意的一瞥,看見琳達早已沒有了痛楚,臉上滿是得意和滿足。

「冰袋來了,冰袋來了。」女傭一邊小跑一邊叫道。但當她出來的時候,看見客廳里只剩下了張媽一個人。

「張媽,小姐人呢?」

「少爺已經送她去醫院了,」他對她手裡的冰袋看了眼,「你把冰袋拿來給我用用,我壓壓驚。」

「哦,好的。」

女傭以為她跟自己一樣,被琳達小姐嚇到了,卻不知老管家心裡真正顧忌的是什麼。未完待續。。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