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五八章酒吧約見(一更)

第六五八章酒吧約見(一更) (1/1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26 23:17  字數:2237

絢爛的地方,糜爛著酒的味道,所有人肆意的享受著暴露在空氣里的塊感,酒吧中間的舞池裡,不停的在狂歡著,跳動著。而就在一旁角落裡坐著一個男人,他正用他性感的嘴唇叼起懷裡坐著的那位美女所送到口邊的櫻桃。此人正是趙剛。

「趙哥,味道怎麼樣?」美女用甜甜的聲音說道,低胸的黑色上衣,緊緊的包裹著兩顆酥/胸,拚命的朝趙剛的胸口上蹭來蹭去。

「好甜哦。」趙剛用怪怪的聲音回道,邊用手指勾起女人的下巴,獎勵的送上一個吻。

「討厭」女人嬌羞的扭動了身子。說完,便攬住趙剛的腰。

於曼麗皺著眉頭,看著眼前的這家酒吧,還沒進去,震耳欲聾的聲音都幾乎把她的耳朵給震碎,趙剛約她到這裡見面,說是有事情要談。

算了,這又不是什麼吃人的地方。只是把地方約在這裡,似乎有些奇怪。打定主意,於曼麗邁步走了進去。這是這附近最出名的一家酒吧,很多喜歡瘋狂的人,都樂意來這裡呆上幾個小時,一直到半夜。

手機的震動,讓趙剛摟著女人的手停了停,「喂,你到了?」只見他的眸底泛起了笑。「進來吧。你會看到我的。」

果然,於曼麗剛進去,便有個男人上前給他引路,想來是趙剛早就安排好的。

於曼麗被帶到一個角落裡,幾乎黑色的燈光。於曼麗已經看不清他們的臉。但於曼麗知道這裡坐著一男一女。坐著的趙剛開口說話:「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。」說著邊揮退了身旁的女伴。此時音樂正好緩了一些,跳累了,許多人都往旁邊的位置上休息。

趙剛仰躺、透漏著放蕩不羈的架勢,跟平日里給人儒雅英俊的他完全兩個摸樣。這就是他的本性?於曼麗不禁嗤之以鼻。「找我來有什麼事?」

「坐下吧,站著怎麼說話?」趙剛慵懶的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。

「不了,你有什麼事就快說吧。」對於這樣的趙剛,於曼麗感到萬分陌生。並無意思要坐下。但想了想,還是站得離他近些。

「這就是你的態度?看樣子,你一點悔意也沒有嘛!」趙剛嘲諷道。

「悔意?我為什麼要有悔意。我又沒怎麼樣!」於曼麗的態度強硬道。

「好一個於曼麗,你的性格我喜歡。老實說了吧,我找你來,只是想問問你。打算怎麼辦?」

「你到底想說什麼?」於曼麗沒有聽懂他的意思。

「你不用掩飾了,你和那男人的事兒我都知道了。一個朋友看到你們在一起,告訴我了。」他的眼神陡然尖銳了許多。

不會那麼巧吧,這麼大個海城,竟然被他朋友看到了!

他突然笑了。卻笑得跟哭一樣痛苦,「曼麗,我是那麼喜歡你。你卻對我這樣,太讓我失望了。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?幹嘛背著我找別人?」欲張沖血的眼睛赤luo裸的看著於曼麗。

燥熱的空氣里,於曼麗卻覺得自己滿身的雞皮疙瘩。

「你又不是我什麼人,有什麼資格管我!我找人怎麼了,至少,他能給我好的生活!」

「哈哈,終於說實話了。」他冷笑了一聲。

「你想怎樣才善罷甘休?」於曼麗的手握了握拳頭。

他皺起眉頭,「善罷甘休,應該很難吧。你要知道,只要我願意,我可以抓住你不放。讓你痛苦,就等於讓那男人不好過。」想到什麼他突而一笑,「不過,要是把這瓶酒喝了,我就考慮考慮要不要放過你。」他點了點桌上的那一杯威士忌。

「你會這麼好心?」他前句話還在威脅著她,後半句卻轉了個彎給了自己一個餘地,可想而知他只不過是想玩弄自己一下而已。

「那隨你啊,反正我也沒有強迫你。」他兩肩一聳。

這就是他的本性么?真是令人可笑。「既然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,我也樂意奉陪,我不好過可以,希望你不要把他扯進來。」

「那你的行動呢?」趙剛架著雙腿,邊伸手撥了撥桌上的那杯酒。

喝酒她於曼麗可不怕,喝就喝,於曼麗抓起那杯白顏色的酒,也不管它烈不烈,一股腦灌進了嘴裡。「咳咳咳」烈酒使得她皺緊眉頭猛咳了幾聲。

「好!」趙剛拍手道,「沒想到這麼烈的酒你也能喝得下。」他斜起的眼神里突然充滿了罪惡。他用著一種看著獵物的眼神看著於曼麗,於曼麗本能的往後退去,卻沒想到來不及逃脫,手腕就已經被站起來的趙剛抓在手裡。

「你想做什麼?放開。」於曼麗怒目而視。卻發覺剛進喉嚨的酒立馬已經上了頭,全身像是在燒火一般,好難受。

「不放。」趙剛一步一步的靠近她,他的熱氣噴在她的頸脖上,讓於曼麗覺得難受無比。

「你再這樣我喊了。」於曼麗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這個發瘋的人。她用手推了推趙剛,卻發覺手勁軟綿綿的,他竟然紋絲不動。

「我不怕把事情鬧大,大不了你和那男人出現在頭版頭條。」他笑著無賴道。

「你……」

「我怎麼了?枉我對你那麼好,什麼事兒都順著你,什麼事兒都答應你,你卻給我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……」

「綠帽子?我給你戴綠帽子?真是可笑!天知道我們是什麼關係。」未等他說完,於曼麗便打斷了他的話。

她說的話沒錯,趙剛一時語塞。於曼麗只不過是他情人中的一個,他沒給過她任何承諾,也無權要求她為他守節。罷了,隨她去吧,該走的早晚會走。

見趙剛神色暗淡,於曼麗不想再刺激他。她對他並非毫無感情,可是她不想弔死在一棵樹上,她要的,趙剛給不了,與其這樣,不如分手,各自好好生活。

「對不起,趙剛,我們分開吧,以後……不要來找我了,他會不開心。」於曼麗的聲音很決絕。未完待續R7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