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五三章馮雪受傷(二更)

第六五三章馮雪受傷(二更) (1/1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24 09:36  字數:2151

「姑父,你想哪兒去了,我和逸雪哥只是朋友。」如涵嘟噥著嘴,羞紅了臉。

「好了,爸,咱們別說了,再說一會兒,你侄女就要躲樓上去了。」卓君表面上是替她說話,卻讓如涵更不好意思了。

一時間秦家客廳開始熱鬧起來,如涵和逸雪成為家裡人熱議的話題……

虎林鄉下。

馮雪的歸來,引起了前男友薛強的注意。他們是同村人,在一起時感情頗為要好,馮雪到虎林工作後,接觸了城市生活後,眼界開闊了,越來越看不起只會種地的薛強,提出了分手。為此,薛強痛苦了許久。這次知道馮雪回來,他心底的愛火重燃,接連幾天,一直借故到馮雪家串門。

薛強的行為,激起了現任女友高美玲的不滿,她哥哥高壯是村裡有名的小霸王,得知此事後,和妹妹商量,準備教訓馮雪一頓,讓薛強斷了念頭。

這日,馮雪出門到家附近的超市買醬油,被高壯和他的朋友截住,抓了起來。她拚命掙扎著。無奈她一介弱女子,哪裡是這些男人的對手。

他們駕著她,像扔廢品一樣,扔在了街道的入口處,用力地踢著她的身體。

「你們幹什麼,我們無怨無仇,你幹嘛打我。」馮雪嚇破了膽,失聲哭叫著。

沒過一會兒,高美玲跟著跑過來。那雙眼睛裡,恨與惡意毫不掩藏。

「給我東西。」她一張口,立刻有人給她戴上手套,再遞給她一個玻璃瓶。

「臭狐狸精,不就靠著這張臉迷惑我男人嗎?我毀了你的臉,我看你以後還拿什麼去勾搭男人!」

她兩步上前,對著馮雪舉起了玻璃瓶。

那裡面。強酸陡峭地傾斜了下來……

千鈞一髮之時。白雪跑了過來,不知他哪兒來的力氣,從高美玲手中奪過了瓶子。

「啊啊啊啊啊——」驚天的慘叫響徹村子的上空。

瓶子雖然搶過來了。可還有一部分液體淋在了馮雪的手臂。她的衣服被燒壞,噝噝冒著煙。

白雪嚇到了,丟掉了玻璃瓶,高美玲也看呆了。

「都是你自找的!」高美玲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句話。掩飾自己的心虛,「我們走。」

「雪。快點脫衣服,快!」還是白雪反應快,她忙的起身幫馮雪脫衣服。

馮雪驚恐失措、不能言語,嚇傻了般的坐在白雪面前。

她吃驚地張著嘴。只知道拚命地搖頭,淚水從她的眼中不斷滴落。

她捂住了嘴。

不,不可能。怎麼會發生了這樣的事。

不,不要這樣。她到底得罪了誰,剛回老家就發生這樣的事兒。

她使勁地呼吸著,心口劇烈起伏著,嗓子里發出嘶啞地聲音:「不……不……」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
被壓抑的感知和情緒累積,終於像洪水一般爆發。

「雪,你起來,我帶你去醫院,你起來啊!」

白雪檢查了馮雪的傷口,雖然不大,卻很深。見她沒反應。她從他的身邊站起來,跑到了馬路上,衝到那些過往的車前面。

「停下,求求你們停下,救救我妹妹,求求你們……」

那些鋼鐵之軀像是有了思維似的,統統避開了她。其中有一輛差點撞到了她,裡面的男人伸出頭,對她臭罵你不要命了,然後揚長而去。

哭喊到聲音嘶啞,也得不到任何救助。可剛剛恢復的嗓子,哪怕就是再度失聲也不能停下呼救。

天啊……白雪跪在地上,仰頭看著南郊這一片透明蔚藍的天空,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明的話,為什麼不睜眼看看,看看這些人,都幹了些什麼傷天害理的事……

吱——一輛白色本田車停在了白雪的面前。

駕駛室旁的車窗下降,一個年輕男人的頭伸了出來:「喂!你怎麼了啊?」

白雪像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,撲到了他面前,滿面是淚:「先生,我妹妹受了傷,快要不行了。求求你,送他去醫院。謝謝你了。」

男子的眼神從白雪的臉上轉移到了地上的男人身上。他的目光立刻變得不愉快了。

這麼個女人會不會弄髒他的車啊。

「先生……」白雪的聲音讓他又把目光收了回來,投到了她的臉上,她楚楚可憐的淚水讓他的血液沸騰了一下,「求求你……」幾分嘶啞地聲音是那樣的惹人憐愛。

男子掏出了手機:「我給你叫救護車吧?」

「謝謝!謝謝你!」得知馮雪終於有救,白雪的臉上終於有了光彩,白雪還是有幾分姿色的,在這樣一個小村子裡,看到這種姿色的女人的幾率是很小的,男子幾乎看呆了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啊?」他問她。

「我……」白雪吞吞吐吐,不知該不該告訴他。

「你手機是多少呢?」他覺得自己絕不能錯過這樣一個女人。

「我、我沒有手機。」白雪回答。

「不可能吧?」男子有些不高興,現在哪兒有人會沒有手機的,明明是不想留電話給他才對。

「我真的沒有。「白雪顰著眉,「我要是有的話,早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了。」

「對啊,」男子釋然了,他替白雪撥通了急救的電話。

「他們馬上就來了,」掛斷電話,他說,順手遞了一張名片給她,「這是我的名片,等你有了手機,給我打電話吧。」

白雪恭謹地接過名片,那上面寫著三個字,劉大剛。

「謝謝您!我到時候一定會打電話的。」

「再見啦。」男子踩了油門,車子拐彎,向前方駛去。未完待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