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四九章不該信她

第六四九章不該信她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20 16:15  字數:3349

儘管真的很疼,如涵還是倔強的搖頭,「還好,沒那麼疼。」

聽言,逸雪一個翻身又將她摟在懷中。

如涵頓時又緊張了起來,小手下意識的抵在xiong前,「那個……我困了……」

逸雪沒有說話,只是摟著她的力道並沒有鬆懈半分。

如涵感受著他的心跳,更加慌亂緊張了,嘟嚷道,「逸雪哥……你別再吻我了……我那個……還沒有做好準備呢。」她還沒有準備好把自己交給他。

逸雪的身子微微一僵,將她的小手攥在手心裡,醇厚的嗓音道,「睡吧,別緊張,我只是抱著你睡一覺。」

說完,果真閉著眼睛不再說話。其實他不想怎麼樣,只是剛才體內那蠢蠢欲動的因子讓他有些失控,可能是這種失控嚇著她了……

如涵聽著耳畔漸漸的均勻的呼吸聲,緊張的心跳終於慢慢的緩和了下來。

這一/夜,她都被他摟在懷裡。起初她也扭捏也忐忑,久了實在困了也就睡了。這一睡便是一整夜,而且睡的很踏實……

清晨,在逸雪懷中清醒的如涵臉頰上騰起一抹羞澀的紅雲。抬頭便撞上逸雪的目光中,慌亂的低著頭,嗓音有些柔軟的問,「你早就醒了?」

逸雪嗓音有些沙啞,「也剛醒。」

如涵沖他微微一笑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笑。只是由衷的笑了。

逸雪拿起手機看了一下,然後起身,「我今早還有個早會。」

如涵本想賴chuang一會,沒想到逸雪卻問,「會打領帶嗎?」

打領帶這種小事她當然會啦,於是,她起身幫他打領帶整理西裝。

穿戴整齊、洗漱妥當後。兩人並肩下樓。正在餐廳里吃早餐的逸雪母親微微一怔,隨即有些意外的喚道,「逸雪。你昨晚幾點回來的?回來之前怎麼不打個電話告訴我一聲?我好讓廚房給你準備夜宵啊!」

逸雪應了一聲,「媽,不用那麼麻煩的,涵涵幫我做了面。很好吃。」

「哦,這就好。涵涵真是個好孩子,這樣我就放心了。」聽了逸雪的話,她倍感欣慰,兒子果然沒看錯。如涵是個既漂亮又賢淑的女孩兒。

逸雪母親的誇讚,讓如涵有些不好意思,不由得臉紅了。

抬起頭來。見琳達也在,如涵客氣地打了招呼。逸雪幫她拉了椅子,讓她坐在他身邊。看到逸雪對如涵寵愛的樣子,琳達冷哼了一聲,「還真把自己當少奶奶了,嬌氣的很。」

如涵深感無辜,這是典型的躺著也中槍。她又不是拉不動椅子,她又沒有要求逸雪幫她拉。這槍中的真實好冤枉。但是,她還是忍了。

誰料琳達還是不肯放過她,滿臉挑釁的說道,「哎呦呦,今個太陽是打西邊出了啊?我哥竟然學會體貼了?哥啊,你恐怕是一時興起吧?」

如涵聽著她的話頓覺刺耳,不過當著辰家人的面,如涵不想惹事端,想了想,她還是選擇忍了。

可是,琳達心裡就憋了一肚子怨氣,這會不過嘴癮怎能甘心?她又得寸進尺的說道,「有些人真是隨便,還沒嫁過來呢,就**了……」

逸雪眸光陡然暗沉下來,犀利的瞪向琳達,呵斥道,「閉嘴。」

琳達見他發怒了,才乖乖閉嘴。

逸雪似乎是真的生氣了,只吃了幾口便扔下筷子,丟下一句,「我去公司了。」

琳達沖他的背影癟嘴,「小氣!」

逸雪母親的臉色也拉了下來。本來兒子難得在家,她還沒跟兒子說幾句話呢,又走了。礙於辰老太太在,她不好發作,隨便喝了幾口粥,也離開了。

「涵涵啊,別管別人說什麼,多吃點,有奶奶在,沒人敢欺負你!」辰老太太夾了一塊點心給如涵,慈祥地笑道。

如涵點了點頭,心裡的不快少了許多。

辰老太太早上胃口一向不好,吃了點東西便回房間休息了,只剩下如涵和琳達二人。

辰老太太走後,琳達更加放肆了,沖她不懷好意地笑著。

如涵頓時沒了胃口,放下筷子上樓拿了包包就準備出門。

在辰家大宅,外出簡直就是一大難題,辰家大宅所處的別墅區實在是偏遠,步行根本就不靠譜。雙腿跑累了,還沒出這片別墅區呢。正當她站在門口躊躇的時候,琳達開著車經過她身邊,竟然一反常態的笑道,「要出門嗎?載你一程吧?」

如涵詫異的抬眸看著眼前這張漂亮的面孔,金燦燦的陽光下她的笑容格外的晃眼,微微蹙眉淡淡的道,「我從來不相信你能這麼熱心?」

琳達笑的更大聲了,還撩了撩性感的捲髮,漫不經心的道,「如涵,看你這話說的。我有那麼壞嗎?」

如涵冷掃了她一眼,回給她一個肯定的眼神。

琳達沖她眨了眨眼,那一雙明亮的大眼在陽光下水波流轉,她很乾脆的說道,「別把人家想的那麼壞,雖然我的確有點小壞,但是我這個人性格爽朗。就算是使壞,我也是明著來,我從來不玩陰的。」

如涵還是不打算搭理她,她可沒傻到因為琳達的三言兩語,傻乎乎的上她的車。

可琳達似乎沒有打算放過她,眸里透出幾分認真,繼續說道,「來吧,上車吧。就載你這麼一段路,你還怕我吃了你不成?來,上來吧。」

從她的眼裡,如涵似乎讀到了真誠,她不想把人想的那麼壞,神情有所緩和。

琳達見她沒有剛才那麼排斥了,連忙殷勤的下車,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讓她上車。

幾秒後,車絕塵而去。

一路上,琳達不停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