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四七章春節快樂!

第六四七章春節快樂!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18 11:51  字數:3440

好在地毯很厚很暖和,他不至於很不舒服,如涵回身拿了一條被子給他蓋上。

「這下子,你就不會冷了,這麼寬敞,你睡的應該也挺舒服。小雪花,晚安!」

就這樣,逸雪人生第一次在地毯上睡了一/夜。

第二天,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窗帘的縫隙照進房間的時候,逸雪慢慢的睜開眼眸。確切的說,他是被渴醒的。因為喝了太多的酒,胃裡一陣陣火辣辣的刺痛。

他習慣性的伸出手去摸水杯,摸到的卻是毛絨絨的地毯,猛的一驚,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在地上睡著。眸子微微眯起,迅速在腦海里倒帶。

昨天和幾個朋友一起吃飯,閑聊中提到了傷心事,心情一度很差,忍不住借酒消愁。只記得在喝酒的過程中,朋友一直在勸他少喝點。後來他就醉了,之後的事情他就記不得了。

再度睜開眼眸,眸底一道犀利的光芒划過。他竟然回家了,而且在自己家的地毯上睡了一/夜。再看他的大chuang上竟躺著一個女人,起身走過去。

他看見如涵裹著他的毛毯趴在chuang上睡著,而且睡的很香甜,似乎在做著什麼美夢。最有趣的是她睡覺還流口水,滴在他潔白的枕頭上……

這個小壞蛋!竟然霸佔了她的chuang,把口水滴在他的枕頭上,還讓他在地上睡了一/夜。

從小養尊處優的他,從來沒有睡過地毯,也沒有人敢讓他睡地板。只有這個小壞蛋。可惡的是個另類。

睡夢中的如涵夢見了一堆美食,她正吃的歡快時。旁邊有一雙冷森的眸子陰沉沉的瞪著她,瞪的她吃的都沒什麼食慾了。轉而翻了個身,換了一個個姿勢,將毛毯夾在雙腿間繼續睡去。可是沒一會,她又覺得這個睡姿不太舒服。索性又換了一個,這次她直接在chuang上來個180°大轉移。然後將兩隻腿架在chuang頭的牆壁上。以倒掛金鉤的姿勢繼續睡去。

逸雪今天早晨可算是長見識了,他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葩的睡姿。在他的想像里女人的睡姿應該是柔美的寧靜的,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些許女人味的。可是。這個小丫頭簡直是顛覆了他傳統的思維。

chuang邊的男人氣的咬牙切齒,chuang上的女人卻睡的悠哉悠哉。

逸雪綳不住了,一把扯掉如涵身上的毛毯,將她拎起來。「涵涵,你這個壞蛋。怎麼讓我睡在地上,而你睡我的chuang?」

如涵困意正濃,迷迷糊糊的被一股力道搖晃的睜開眼睛,看見逸雪那張放大的俊臉後。微微蹙眉,嘟噥道,「幹嘛啊?一大清早的好吵……還讓不讓人睡覺?」

「不讓。」逸雪這兩個字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。

如涵煩躁的拍打他的手。「小雪花,放開我啦。我要睡覺!好睏!」

「小丫頭,你搞清楚。你現在睡的是我的chuang。」逸雪壞壞一笑,盯著她的臉,眼神沒離開半秒。

「別這麼瞪著我,我說的是事實。你瞧你,頭髮亂的像雞窩,西裝皺巴巴的像抹布,你這形象簡直是慘不忍睹啊!嘖嘖……」如涵便說,便裝著嫌惡的捏著鼻子。

逸雪不由的低頭,看見自己皺巴巴的衣服後,氣惱的脫下西裝扔了,然後冷笑著,「小涵涵,惹怒我的後果不是你能承擔的了的!」

如涵下意識的後退一步,看著他越發逼近的腳步,叫道,「你想幹嘛?君子動口不動手!你不會有家暴傾向吧?」

逸雪臉色如同烏雲壓境般陰沉,他當然不會打女人,他現在最想乾的事情就是抓住如涵,然後……呵呵,想幹什麼就幹什麼。

如涵退到牆壁處,已經無路可退了。索性也豁出去了,乾脆學著電視里那些跆拳道高手一般在chuang上跳躍著活動筋骨,「小雪花,我警告你,你別自討苦吃。我可是學過跆拳道的……我真的有學過的。救命啊!救命啊!打人啦,家暴啦!!」

逸雪嘴角勾起輕蔑的弧度,正打算抓她的時候,卧室的門被推開了。

推門進來的是張媽,她看著chuang上chuang下箭拔弩張的兩人怔怔的回不過神來。似乎很難想像一大早能大少爺的房間看見這副畫面。

逸雪聽見響聲後停下了動作,轉而沉聲道,「張媽,什麼事?」

張媽這才回神小聲的道,「少爺……老太太讓我來叫你們吃早餐……」說完,還別有深意的看了如涵一眼。

「哦,你告訴奶奶,我們馬上就下樓,讓她先吃吧。」逸雪不急不慢地答覆道。

張媽答應了一聲,便出去了。房間里剩下他們兩個人。

「小雪花,不是你想的那樣啦,我怎麼能讓你睡地上,是你自己不小心滾到地上,我實在拉不動你,只好讓你睡那兒了,你看,我不是幫你蓋了被子嗎?」看著步步緊逼的逸雪,如涵連忙解釋。

「哦,是這樣嗎?我怎麼不信。」逸雪繼續向如涵的方向走,胳膊抵在牆上,直到把她逼到了牆角。

如涵用力地點頭,目光里流露著不容置疑的真誠。

「好吧,我姑且相信你一次,下不為例,不然,我可是要把你……」逸雪低下頭,灼熱的氣息讓如涵喘不過起來。

「好啦,我們去吃飯吧,你昨晚喝了那麼多酒,喝點牛奶會舒服些。」如涵猛地蹲下,靈活地從他的胳膊下鑽了出去。

逸雪無奈,只得追了過去,和她一起下樓吃飯。

臨近春節,逸雪公司的事情很多,吃過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