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四三章小雪花,節日快樂!

第六四三章小雪花,節日快樂!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15 23:02  字數:3626

如涵的頭撞著車頂,只覺頭昏眼花,纖細的身子直朝一邊倒去。本以為會撞上堅硬的方向盤,只覺整個身子被有力的胳膊摟住。隨著尖銳的剎車聲響起,車已停在了家門口,他魅惑的聲音輕輕拂動她耳根:「涵涵,你這是急著宣布主權?」

「小雪花,你……你無賴!」如涵委屈得要命,可更要命的是,她現在靠在他身上,整個投懷送抱,天衣無縫。

她委屈而尷尬的語氣,一點殺傷力也沒有。他居高臨下凝著她,看著她鼓鼓的腮幫,不動聲色地移動,掠過精緻柔美的鎖骨,順著流暢的v字領線條,直直地落在那若有若無的一線天之間。

如涵清楚地聽到他喉頭滾動的聲音。這個謙謙君子,都吞口水了,表面居然還能含笑謙和地凝著她。

就在這時,一聲尖銳的喊聲破空而起:「沈如涵,你不要臉,大庭廣眾下凋戲男人——」

怎麼無處不遇上琳達呢!如涵這才意識到自己緊緊靠著逸雪。她趕緊要跳開,身子卻被逸雪箍得死緊。

逸雪的聲音,輕緩而有力:「琳達妹妹,你看清楚,我們這是……夫妻間打情罵俏!」

「小雪花——」如涵咬完牙又咬舌頭,只想挖個地洞鑽進去。

果斷真人不露相,逸雪這張儒雅溫和的面孔。渾身還散發高貴的氣息。誰知道耍流/氓的時候。居然比真流/氓還流/氓。

「想徹底堵住她的嘴。就乖乖合作!」逸雪的聲音低低地,溫暖的氣流輕輕拂過她耳朵,「我們早晚是夫妻,不是嗎?」

如涵咬咬牙:「這個我們得好好談談。」

「夫妻間的私密事,回家慢慢談。」逸雪溫和極了,「現在,我們先一致對外。乖!」

他的唇幾乎挨著她的耳根,痒痒的。男人的氣息包裹住整個她,讓如涵整個有些恍神。

見她低著頭,面紅耳赤,逸雪滿意地頷首。搖下車窗,淡淡掃過琳達:「琳達,你還有意見嗎?」

感覺他力道鬆了些,如涵敏捷地縮回副駕駛座,雙腿併攏,手擱在膝上,屏住呼吸。

「你們都不要臉……」琳達已經傻住了。好半天。才期期艾艾地申訴,「哥哥。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呀!」曾經的逸雪,壓根就是個謙謙君子好不好!一臉嚴肅,正氣凜然,哪裡會在車內,和女人這般親熱。

逸雪薄唇越勾越高:「難道……」他語氣一頓,笑得意味深長,「你不和男朋友打情罵俏?」

「哥,你怎麼這樣!」琳達怒吼。向來甜膩的笑容,瞬間全僵艷麗的臉上。她在原地跺了跺腳,手足無措。

逸雪沒再理會她,踩了油門,向車庫駛去。

憋著氣的如涵,悄悄回頭,透過窗戶,看著灰頭土臉的琳達,心情竟多了陽光燦爛。

「停車——」她忽然急促地喊了聲。

瑪莎拉蒂應聲而停。如涵用力推開車門,困惑地看著琳達的方向。

不知什麼時候,她身邊多了個穿著花哨的年輕男子,正陪著笑臉,一個勁哄她開心,甚至卑微地親著她的手背。

如涵悄悄收回目光:「逸雪哥,我們走吧!」

逸雪平靜地笑了笑,靜默不語,似乎沒看到。他凝著車內的後視鏡,看著如涵紅潮未褪的臉:「我們得回家了。」

他清潤的聲音,說「回家」兩個字,像說情話般,真好聽……如涵忽然覺得心裡亂亂的。

車到家一停下,她急切地跳下車,就向裡面跑去。

「急什麼?」優雅地跟在她後面,逸雪淡淡一笑——他老婆這是心慌的節奏?

如涵加快步伐:「好熱。我要洗澡。」

他存心逗她:「我也要洗。」

「我先。」她搶話。

他揚揚眉:「我不介意鴛鴦浴……」

「小雪花——」委屈的聲音響徹夜空,如涵臉紅脖子粗,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如涵漲紅的臉,慢慢轉白。

「好了,不逗你了,你去主卧的浴室洗,我去客房的浴室洗,互不打擾,這總可以了吧!」

逸雪不想再為難她,主動讓步。

「這還差不多!」如涵走進幾乎和主卧一樣大的浴室,她緩緩關上門,卸下單薄的裙子,將身子隱進法恩莎豪華按摩衝浪大浴缸……

卧室里,依稀聽到逸雪和一個女人的對話聲:「媽,這種事順其自然!再說,我和涵涵還沒結婚,總不能讓她未婚先孕吧?」

「雪兒,你想想,逸雲和逸楠都會結婚,生孩子,如果他們有孩子,你沒有,股權上你會吃虧,所以,你必須先於他二人結婚生子,如果你喜歡如涵,就儘快娶她,除非你不喜歡她……」

「我喜歡她。」逸雪起身,踱到窗前,平靜地凝著夜空。那溫和的眸,竟灼灼生光。

「那就好!」逸雪母親頷首,緩緩扯開笑容,「那丫頭很出色。你再不用點心,小心她跑了。」

逸雪靜默不語,確實,她是個漂亮、聰明、有才華,且乖巧懂事的好女孩兒,值得珍惜。

「好了,我就說這些吧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」

送走了母親,逸雪正想去客卧,正在這時,浴室里忽然傳來一聲「唉喲——」

「涵涵——」逸雪敲了敲門。

「你別進來——」裡面傳來她驚慌的聲音,「我沒事的。唉喲——」

他飛快用鑰匙開了門,往裡面一站……

「你出去——」如涵的聲音又尖又急又慌。

紫色的燈光下。她瑩白的身子一覽無遺。整個正坐在浴室濕滑的地板上。揉著足踝。撐著身子似乎正努力想站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