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四二章愛情如酒

第六四二章愛情如酒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13 16:12  字數:3526

ps:感謝本宮的玫瑰花,花心哥的粉紅,感謝塵封、化雨的巧克力,毒哥、鱖魚哥的禮物,么么噠づ

「小雪花……」如涵想抗議。可她現在是「醉鬼」,似乎不能太清醒地按自己的想法行事。她正懊惱,逸雪已趁機而入,肆意地品嘗著她唇間的芬芳。

「唔唔……」如涵的抗議聲,慢慢低了。

「辰逸雪,你在幹嘛!」終於,放在一邊的手機傳來怒吼。顯然,卓君意識到了,逸雪正在親吻如涵。

然後,斷線。

「好啦!」如涵不由自主用雙手抵住逸雪的雙肩,不許他再次靠近。等看到逸雪微紅的臉,如涵心裡不由咯噔了下:「這下慘了,都被哥哥聽去了,少不了要被笑話了!」

她這麼想的時候,逸雪已經鬆開她,深邃的眸,定在她委屈的小臉上:「估計再過一會兒,秦卓君就飛來了。」

「咳……」裝醉的她,不知道此時應該說些什麼。

「我珍藏的紅酒,味道怎麼樣?」他輕輕巧巧把話題移到晚上的酒,似笑非笑地凝著她,「真醉了。」

如涵非常配合地打了酒嗝,眸子朦朧:「再來一瓶!」

她演得還真像,挺可愛的……他揉揉她散落的髮絲,凝著她微微酡紅的小臉:「再來一瓶白酒?紅酒?還是可樂?」

如涵的臉瞬間通紅。有那麼剎那,她覺得逸雪有察覺她喝的不是紅酒,而是永遠不會醉的可樂。

「愛情像酒。」逸雪收回胳膊,雙手墊著後腦勺,似笑非笑地凝著如涵。

如涵一愕——逸雪這樣矜貴的男人。也會開口談愛情么?

她現在不想談呵……

「好睏。」如涵眯上眸子,醒眼惺松的模樣,拒絕談這個話題。和趙剛的愛情,似乎遠了,可傷口還在。

眯著眼睛,逸雪凝視著她慵懶裝睡的小模樣,心頭奇異地生起異樣的情愫。這個拚命把頭縮進龜殼的小女人。一定不知道。受情傷的人,隨處可見。

但他的唇,慢慢彎了起來——她裝醉。他不是正好為所欲為么?

悄然躺下,他的指尖捏上她的酒窩,淡淡笑了:「紅酒讓人浪漫,白酒讓人瘋狂。但是好酒也不能多喝。喝多了會受傷,有人喝傷後不再喝酒。愛情也一樣。受傷之後再愛就難了。但是,這樣一來,豈不便宜了傷人的人。」

他的聲音輕輕的,在夜空裡帶著絲絲涼意。卻十分中聽。不知為什麼,卻打動了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。如涵慢慢轉過身來。

有一瞬間,她忽然想知道。這個淡定的逸雪,臉上會不會也有情傷的痕迹。

但她的眸子剛剛要睜開。只覺背上印下大掌,然後一個用力,她整個身子,被勾進他心口位置,和他溫和的低喃:「睡吧!」

明明理智,如涵卻只覺眸子一熱,淚珠不由自主傾瀉。她驀地緊緊摟住面前的男人,任由自己鹹鹹的淚珠,潤濕了他平滑有力的肌膚。在這瞬間,她忘了憂傷、忘了痛苦,只覺得終於抓著了一條穩穩的船,承載著她的沉重,上了岸。

逸雪溫和的目光,圈巡著她頭頂烏黑的髮絲。感受著她憤怒的輕顫,默然不語。

他遇上了最難以攻克心房的女人……

不知睡了多久,如涵模模糊糊地睜開眸子,蒙朦朧朧地看著面前白皙的肌膚。

「啊——」她發出聲尖叫,然後拚命爬起來。

她哭累了,就那樣睡了。現在才發現,她原來睡在他臂彎里。她的唇正對著他胸側,緊緊貼著。自己一隻腿越了界,正擱在他腹間。

「別動!」他聲音沙啞著,雙臂緊緊箍著她纖細的身子,不許她移動一分一毫。

如涵結巴得厲害,壓根沒辦法不動。他身體僵硬,特別某個地方,幾乎撞中她的肚子,讓她想忽略也不行。

他低低嘆息:「我如果是急色/鬼,你防也沒用。如果不想那個,就別動!」

「……嗯。」如涵果然乖乖地不敢再動。她看著他,感受著他的體溫。

他艱難地親了親她的額頭:「我們的新婚夜,我要你加倍補償我……」

十分鐘後,逸雪一身慢慢舒緩,這才鬆開她,如涵得空跳下g,兩人換好衣服,便一起出門了。如涵的身材比例堪稱黃金,裙擺半遮著修長的腿,若隱若現,美麗、神秘,總是不知不覺就凝住人的目光。

逸雪明明在開車,可視線總是不知不覺落在她的腿上。……

他坦率而欣賞的目光讓如涵渾身不自在,可那眸里偏偏沒有猥瑣的意味,讓如涵說不出抗議的話,卻又不好意思。只得努力拉扯著裙擺,使勁兒遮向膝蓋以下。

「涵涵,晚上想吃什麼?」逸雪的目光掃過她緊抿的唇——這麼矜持的小女人,到底以前是怎麼談戀愛的……

「隨便吧。」如涵瞄著他,「幹嘛總看著人家。」

逸雪挑眉:「你如果沒看我,又怎麼知道我在看你?」

「……」如涵憋得滿臉通紅。這男人!看上去溫文儒雅,有時候說話還真氣人。

逸雪淡淡一笑:「涵涵,我上得廳堂,你下得廚房。我是君子,你也挺淑女。所以,我們很合適!」

「我……」如涵驚呼。這男男人吃錯藥了不成,怎麼突然這麼直白?

逸雪眸間閃過絲絲光亮:「談戀愛,水到渠成;還是一步到位,夫妻交融。二選一。你可以考慮下……」

越聽到後面,如涵眸子睜得越大。這男人,是終於失去了耐性了么?她後悔中午睡在他身邊了,她似乎喚醒了他沉睡的熱血和渴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