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四一章怕愛上他

第六四一章怕愛上他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12 21:34  字數:3466

「涵涵,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?」看出如涵的疑惑,逸雪走到她身邊,問道。

「是你家?」

「嗯,很聰明,這裡的確是我家,不過……」說到這兒,逸雪望著別墅,神色凝重,欲言又止,轉過身來,接著說道:「這裡是我爺爺和奶奶生活的地方,承載了太多關於爺爺的回憶,十年前,爺爺過世,奶奶怕觸景生情,就從別墅搬了出來,平時不去,不過每年的這一天都會帶著我們去祭拜爺爺。」

「哦?原來是這樣。奶奶一定很愛爺爺吧?」如涵像是在問逸雪,又像是自言自語。

逸雪默默點了點頭:「是的,爺爺奶奶感情很好,在我記憶里,他們從沒吵過架。爺爺的過早離開,對奶奶是個打擊,從那之後,奶奶的性情變了許多。對我父親和大伯都很嚴厲,唯獨對我,還算寬容。」

「奶奶是個重感情的人,讓人佩服……」

「你們在說什麼呢?快點進去吧,你奶奶著急了。」見他二人磨磨蹭蹭的,辰夕過來叫他們。

逸雪和如涵忙答應著,跟在他身後,走進了別墅的大門。

別墅的內飾雖不十分豪華,卻很古樸,看上很有歷史感。

正如逸雪所言,辰家人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去祭奠辰家老太爺,不過,參加祭奠的只能是辰家人,外人不得參與。

這次到辰家老宅。除了孫琦無人反對,可見,辰家人已經認可了她,把她當成了未過門的媳婦。

祭奠的儀式很簡單,儀式過後,只有辰老太太留在了老宅,其他人都上了車。

「逸雪哥。奶奶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走?」

「奶奶不會走的。每年的這天,奶奶都會在老宅住一晚,誰也阻止不了。」逸雪嘆了一口氣。神色略顯暗淡。

「奶奶和爺爺感情真好,真讓人羨慕,希望奶奶不要太難過吧。」如涵透過車窗,回望老宅。幽幽地說道。

一路上,逸雪都無語。車裡很安靜。辰夕夫婦和孫琦回辰家大宅,逸雪則帶著如涵回到了他的公寓。

剛一進公寓,逸雪就抱住了她:「涵涵,我真高興!奶奶和爸媽都認可你了。要知道,爺爺的祭奠儀式只有辰家人才能參加,他們已經把你當做辰家人了。

逸雪的笑。就那麼一瞬,卻笑得意韻深長。襯著他的俊顏,看起來更加魅惑人心。

如涵瞬間失態,忘了推開他。她清亮的眸子,定在他唇間,似乎還想找回他剛剛那聲笑。

逸雪凝視著她,眼睛似一汪秋水嫵媚動人,微張的紅唇似在邀請……下一瞬,他俯身捕住她嫣紅的唇,放肆深探。

「小雪花——」碰到他溫熱的唇,如涵驚醒過來,推著他胸膛。可小手推上去的瞬間,她有些氣餒。就算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也推不動他半分。

她幾乎超過他想像的甜美。在那瞬間,他竟有淡淡的不悅——因為他竟不舍時宜地想起,那個男人以前也這樣霸過她的甜美。

「嗚——」逸雪忽然放開她。這甜美清雅的小女人,居然一急之下,咬他的唇。

他不悅,可鬆開她時,心頭騰起莫名的歡喜。

她滿面通紅,一雙眼睛緊緊閉著,似乎難堪,更像害羞。

她接吻的表現,居然如此清純可愛。

「哈哈——」逸雪的笑聲再次滾落,有了她,他不會覺得生活單調枯燥。

「放開我。」她被他難得清越的笑聲笑得尷尬。可睜開眼睛,她一愕。

她穿著三寸高的高跟鞋,也只能到他下巴。身高的對比,註定她的視線,第一眼落在他心口。

他的白襯衫扯得歪歪的。漂亮的肌理一覽無遺。宛如雪白大理石的肌夫富有質感和彈性,在日光燈下閃耀微光,鎖骨肩線線條流暢,這是一具成熟而又惑的男人軀體。

是力和美活生生的宣言……

他驀地深深吸口氣。她溫熱的掌心,挑動他心底的渴望。

看來,和她分房而居,是他最不應該做的事。

逸雪忽然微抬胳膊,指尖落上鈕扣。俐落地解開剩下的紐扣,一伸胳膊,襯衫從身上剝落。一隻大掌,落上她掌背。她的手心,更加貼緊他心口。

「小雪花,你……」如涵後知後覺地要掙開。他這姿勢,好曖/昧的……

逸雪挑挑眉,饒有興味地凝著她:「你不喜歡離我近,是怕愛上我。是吧?」

「才不會。」她又尷尬又懊惱,再這樣貼近,保不準會擦出火花。如涵眸子一轉,岔開話題,「逸雪哥,好久沒在家裡吃飯了,我給你做午飯吧!」

「做午飯?」逸雪淡淡一笑,這小丫頭,想用美食來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趁他分神,她趕緊縮回胳膊,想潛逃,可他的大掌已經抓緊她胳膊:「我的涵涵可真賢惠!」

「你喜歡賢惠的女孩兒?」如涵眨著大眼睛,頗有深意地看著逸雪。

逸雪毫不猶豫,凝著她清亮的眸子:「當然喜歡,既漂亮又賢惠的,我更喜歡。」

如涵掙脫逸雪的胳膊,去了廚房,開始準備午飯。

以小雪花的胃口,估計三菜一湯夠他吃了!

一個多小時後,如涵把三菜一湯擺上桌子,然後去了二樓的小酒吧,把所有的酒認了一遍。然後拿了一瓶紅酒一瓶可樂下來。

看著餐廳里的小女人,聞著誘人的菜香,逸雪的眸子,悄然溫和幾分。

雖然是小炒,可如涵的手藝確實好,色香味俱全。逸雪看著紅酒,眸子更是灼亮。

「有喜事?」他不動聲色地問。

握著玻璃杯,如涵挺起胸/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