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三八章花痴涵(一更)

第六三八章花痴涵(一更) (1/1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11 22:37  字數:2355

她竟然在想念他的臉!真是夠花痴……

如涵忽地一下坐起來,清理掉一下腦中複雜的思緒,去衣櫃中翻找,看有沒有適合她穿的衣服,沒有睡衣可換,睡覺著實不舒服。

一陣忙活之後,她找了一件逸雪的t恤衫,看起來很寬大,她穿在身上,剛好蓋住pp,像她在家裡穿的寬大家居服。

她依靠在床頭,把筆記本放在腿上,連上wifi,隨便瀏覽網頁,或是到起點網站上看書,不知不覺間,一下午也就過去了。

到了晚上,管家來通知她,逸雪可能不回來,讓她陪辰老太太吃飯,不用等他。逸雪不在家,如涵沒有食慾,吃了點東西,和辰老太太說了會兒話就上樓了。

昨晚穿著衣服在chuang上睡了一/夜,害的她一整天都全身僵硬,今晚逸雪不在,她暗下決心一定要美美的睡上一覺!

舒舒服服的洗了個熱水澡之後,她仔仔細細的將房門反鎖好,心滿意足的鑽進柔軟的被窩裡,甜甜的睡去了。

她卻忘了,這裡是逸雪的家,他可以輕鬆的進入任何房間……

逸雪是凌晨四點多回家的,一/夜未合眼讓他看起來略顯疲憊,發現卧室門被反鎖後。不由得笑了。

他拿出備用鑰匙輕鬆打開房門。眼前的景象讓他本暗沉的眼眸多了幾分亮色。

偌大的chuang上。熟睡小丫頭卻抱著被子蜷在一側,纖細而充滿青春氣息的長腿暴露在外,順著性感的腳裸和弧度誘人的大腿一點點的向上看去,隱約可以看到圓潤的翹/臀,而神秘的**/部位則掩在被子里,形成美好的弧度……

一大早就看到如此活色生香的畫面,逸雪有些不適應,輕聲關上房門後。他緩緩的走近大chuang,倨傲著陰g侹的身軀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熟睡的面龐。

他不得不承認,她生的真好看。

他盯著她看了許久,將她美好的眉眼一一看遍,然後輕輕地叫了她的名字。

「涵涵!」

chuang上的小丫頭驚得身體一震,緩緩的睜開了眼,確認了chuang前的人後,立即驚叫一聲,身體驟然彈起。然後,連人帶被子。一起滾到了地上——

「啊!痛痛痛……」如涵頓時清醒,一邊揉著pp,一邊痛苦的嚎叫起來。

她明明將門反鎖了啊,他是怎麼進來的?如涵一臉哀怨,她正做著吃烤鴨的美夢,就這樣生生的被他打斷了!

「小雪花,你進房間都不敲門的嗎?沒禮貌!」嘟囔了一句,她掙扎著想站起身來,卻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,她全身只著一條內庫,雖然有被子包裹避免了惷光乍泄,但是站起身來卻有些費勁……

苦惱的在地上翻來滾去,直到逸雪挑/逗的聲音傳來:「你在包粽子嗎?」

「要你管!」如涵沒好氣的說道。

逸雪心下瞭然,懶懶的倚在chuang頭,一隻手臂靠在腦後,好整以暇的看著她,「原來你有這種癖好,還真是看不出來!」肆無忌憚的掃視著她,邪魅的追加了一句,「不過……我喜歡!」

如涵被他暗藏深意的話語羞得漲紅了小臉,恨不得一頭埋進被子里!昨晚以為他不在,便光著身子睡,認為鎖了房門,即便他回來,她一定會有時間換上衣服的,誰知道……

「辰先生,你能出去一下嗎?」如涵怯怯的問道,嗓音軟軟的。

「叫這麼生分,怎麼說你現在也是我的女人,叫聲好聽的,沒準心情好了我就會出去了。」似乎覺得逗她很有趣,他有意刁難。

如涵額頭滲出一滴冷汗,看著壞壞的微笑,她嗅出了陰謀的味道!

與這個男人唇槍舌戰了幾次,都被他佔了上風!她檢討了一番,無非是因為自己太軟弱太較真!就像現在,他料定自己不會叫出口,所以故意刁難。

哼……偏不讓你得逞!

如涵黑亮的大眼閃著狡黠的光,她沖著chuang上的男人清甜一笑,輕啟嬌唇,用甜入蜜糖般的嗓音說了三個字。

「親、愛、的……」

逸雪頭皮驟然一麻,被這三個字激出一層雞皮疙瘩,眉頭緊皺,面色不善。

「親愛的,請你出去一下下,好不好哇?」見他不做聲,如涵嫵媚地笑著,一鼓作氣,繼續軟著嗓子說道。

「不!」逸雪雙眸微眯,從牙縫中蹦出一個字。

如涵一怔,什麼情況?瞪著眼睛質問道:「我沒聽錯吧?你不是說,我叫了你就會出去嗎?」

「我說的是心情好的話,很可惜……你讓我心情不好了,而且是很,不,好!」他不喜歡嗲聲嗲氣的女孩兒。

他忘了,明明是他要挾她做的……

「你……」這個狡猾的男人!

如涵的臉一陣紅一陣白,無計可施,索性裹著被子平躺在地上,憤憤的閉起雙眼,大有就睡在地上的架勢。

逸雪才不會容忍她胡鬧,倏地起身,一把扯起被子的一角,稍一用力,便將她整個人掀了出去……

如涵驚呼連連,順著被子的力道滾了幾滾,一具赤luo的酮/體毫無保留的呈現在逸雪眼前。

「嘖嘖,脫的還真徹底。」他的聲音低沉而磁性,低下身,冰冷的指尖在她單薄的香肩上輕輕滑過……

看著蜷著身子瑟瑟發抖的女人,他邪魅一笑,「你怕我?」

「……」她不做聲。

似是刻意表現對她的不屑一般,視線並未停留在令他血脈噴張的嬌軀上,強忍著身體的異樣感受,他站起身,隨手將被子甩在她腳邊。

「涵涵,如果我真心想要你,你是逃不掉的。」聽起來狂傲似吹噓,但卻是事實。

說完,不再理會正用纖細的手臂徒勞得擋著重要部位的女人,轉身下樓了。

如涵深呼了一口氣,「還好,他走了,不然她就糗大了。」她起身鎖好了門,從柜子里拿出衣服穿好,到洗漱間里洗臉、刷牙後才下了樓。未完待續。。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