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二九章安全感

第六二九章安全感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6 17:36  字數:3412

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.

此時一輛加長型越野車由此經過,放慢了車速。「崔總,那不是沈小姐嗎?」小張發現了如涵。

崔志浩從筆記本屏幕抬眼望去,一個身穿白色毛呢大衣,戴著毛線帽,用圍巾裹住臉的女人被幾個混混攔住了,他二話不說就推門下車。

如涵嘴被一隻臭烘烘的手捂住了,熏得她差點暈過去。但她現在不能暈,還是繼續扭動身體亂踢雙腿,只是力氣越來越小,掙扎越來越絕望。

那個黃毛混混往她身上一騎,氣沖沖地扒她的衣服。

如涵當時以為自己完蛋了,但局面就是在瞬間扭轉,混亂之中她根本沒看清發生了什麼事,黃毛混混就像被拋塊磚頭那麼快地扔飛出去。

崔志浩穿著一件黑色長款風衣從天而降,像《黑客帝國》里的特工一樣霸氣,身手利落,一個過肩摔一個掃堂腿,兩三秒功夫,幾個混混都被他丟了出去,嚇得做鳥獸散。

如涵還有些驚魂未定,被他從地上扶起來,渾身簌簌顫抖,小臉嚇得發白。

「沒事?」崔志浩氣息平穩,語氣鎮定。對他來說,解決幾個混混和捏死幾隻老鼠差不多,一點也不費力氣。

他倒是擔心如涵,見她的袖子劃開一道口子,皺了皺眉,心裡頭掠過一抹心疼的情緒。「你受傷了?」

她好一會兒才從驚嚇中緩過神來,謝天謝地逃過一劫,她搖搖頭,「沒事,只是衣服破了!」

此刻心被難以言喻的感激之情脹得滿滿的。一個勁道謝,發白的小嘴跟篩糠似乎地抖得厲害。「謝謝你……謝謝……謝謝……」

「你沒事就好!」崔志浩拍拍她的肩膀。

這一動作,忽然讓她覺得委屈。驚慌的情緒退潮,開始為剛才可怕的經歷感到難受,任何一個女孩子經過那樣一劫都會後怕。她真的嚇得要命,要不是他突然出現,後果不敢想像。

他身上有一種令人安心的力量。從他的氣息、他的體溫和他的肌膚傳遞到她身上。那樣強大的安全感。反倒會讓一個女人像受了天大委屈一般。

就在如涵委屈的情緒不斷往上發酵,喉嚨口都有點發酸時,一個滾圓的東西從她兜里掉了出去。

兩人同時低頭。如涵還沒來得及醞釀完畢的情緒戛然而止,臉「唰——」地紅了,慌忙伸手去撿。

但崔志浩手長,動作比也她更快。先一步撿起,手心顛著那個還發燙的烤紅薯。興味盎然地揶揄她:「你不吃晚飯,所以……這是宵夜?」

一時間什麼委屈都消失不見,如涵的表情轉而相當尷尬,雙頰發紅。支支吾吾地解釋。「我……我剛才路過,一時嘴饞沒忍住,所以……」

好丟人!他會不會笑話她?

恰恰相反。崔志浩覺得這樣的她著實可愛,他似乎已經很久沒被這般逗樂過。女人都是複雜的動物。眼前這個「小妖精」更是。

二十幾歲的年紀,原本就該天真、不諳世事,她卻喜歡用成熟的表象來偽裝自己。可這個年紀的稚嫩是隱藏不住的,還是會透過一些事情「暴露」出來,比如一隻烤紅薯。

他遞還紅薯給她,同時脫下黑風衣罩在她身上,眼神及語氣難得地不那麼冰冷。「吃吧,沒人會笑你!」還是**的,但沒有那麼嚴肅冷漠。

如涵訕訕地點了點頭。「謝謝!」

崔志浩堅持送她回去,她怕再遇到壞人就沒拒絕,剝開紅薯,黃燦燦的餡,香噴噴的。她大方地分給他一大半,小口啃紅薯的時候,嘴角露出了滿足的笑容。那令崔志浩覺得,幸福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。

生活不易,哪怕對他也是如此。高處不甚寒,他要承受的壓力反倒更大,很多時候忘記了什麼是快樂。

但和如涵在一起,慢慢熟悉下來,她不設防時偶爾流露出來的,單純可愛的一面,會讓他感到輕鬆、快樂,而他珍惜這種感覺。

像他這樣的出身,從小經歷的都是家族、公司之間的爭鬥,血淋淋的,沒有一點兒人情味。只是逃不掉的,終究逃不掉,他卸不下這一身的重擔。只有和如涵在一起的時候,他才能感受到自己也是個平凡的人。

熱乎乎的紅薯下肚,身體也逐漸跟著暖起來,如涵搓了搓手,禁不住感嘆這一刻的神奇。

她居然會和崔志浩,這個金字塔頂端,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在清冷的街頭啃紅薯,感覺太不現實。

但他就是這麼「奇怪」,不按常理出牌,比如在夜深人靜本來適合做某種chuang上「運動」的時候和她下棋到天亮。

他,崔志浩,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?

寒風凜冽的夜裡,只聽見風「嗖嗖」的聲音和兩人的腳步聲。沉默地走了一會兒,如涵抬頭問身邊高大的崔志浩,「你怎麼會在這出現?」

「我剛從公司出來,正好經過這兒。」

「還好你及時出現,不然今晚……」如涵吐吐舌頭,現在想來都後怕。

時近春節,街頭的商家的已經張燈結綵地布置,櫥窗里佇立著新春娃娃,掛滿了小裝飾,彩燈一閃一閃像星星,在那一方小天地里也算浪漫。咖啡廳里播放著蕭亞軒的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,音樂飄在風裡……

「為了寂寞是否找個人填心中空白,我們變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,今後各自曲折,各自悲哀……」

「只怪我們愛得那麼洶湧,愛得那麼深,於是夢醒了、擱淺了、沉默了、揮手了,卻回不了神……」

「多如果當初在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