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二八章不會碰她

第六二八章不會碰她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6 12:26  字數:3485

崔志浩沉吟了一會兒,笑笑,「一般女人在我面前不敢這麼大膽!」

「規矩不就是要實話實說嗎?」

崔志浩一手夾著煙,搔了搔頭,「你放心,我還不至於卑劣到去強迫一個女人!」

如涵想,這話倒是實話,以他的身份,也不需要去強迫。他什麼都不做,也會有人前仆後繼地給他送「禮物」,那些女人會很願意奉獻自己的身體去取悅他。

撇去身份不談,他這個人也很有自己的魅力,捉摸不透,在君子和獵人之間遊走,你無法肯定地說他是好人還是壞人,但你不會討厭他。

危險的男人,就像是罌粟,如涵不否認他的魅力,但一個女人的心如果被透透徹徹地傷過一次,就不會再那麼輕易動心,尤其是對一個自己把握不了的男人!

「繼續!」

第二局,如涵收了心,打起十二分精神和他對弈。崔志浩是個高手,而他手段最高明之處在於他把下棋變成了貓鼠遊戲,像是在捉弄她一般,輕輕鬆鬆的,卻又幾次捉弄得她發毛。開始她落下了很多步,最後局面逆轉才贏了他。

崔志浩多少有些「放水」的嫌疑,這讓如涵對他多了一份好感。倒不是說他故意「放水」,而是他肯讓她贏。

一個男人,尤其是像他這樣倨傲的,能允許女人贏自己,並且是在他擅長的事情上,都說明了他的度量。

輸了棋,崔志浩反倒笑了。就著奶白色煙霧眯著漂亮的眼睛打量她。「想問什麼?」

如涵眼珠子一轉,小心臟噗噗跳起來。「什麼都能問?我的問題,可能太唐突了……」但她是真的很想知道,只是怕惹他不高興,擺擺手。「如果你不想回答,可以不回答,沒關係的!」

「好!」
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如涵咽了口口水。半天才猶猶豫豫地問出一句完整的話。「是不是喜歡男人了?」

她怯怯地觀察他的表情。剛毅的下顎緊繃著,勾勒出鮮明的臉部線條,眉梢一邊揚。似乎並沒有不悅。兩片薄唇卻抿得很緊,鼻子里噴出一口濃煙。看不出情緒,因此她不確定自己的問題有沒有惹到他。

半晌,崔志浩才張嘴。一口白煙夾著他的嗓音噴洒而出。「我看著像喜歡男人?」他勾了勾嘴角,沒有不高興。倒頗有些戲謔的意味,好似她的問題很有趣。

「不是!我只是隨便問問。」如涵撓撓頭,斟酌著什麼樣的措辭才比較委婉,畢竟她這個問題還是挺尖銳。

也就她才有這麼大膽子。換做其他女人,給十個膽子,也不敢在他面前問他這種問題。

但她真的很想知道。好奇心害死貓!

崔志浩倒是沒動氣,嘴角一直是彎彎的。眼睛像幽潭浸了星星,繼續問她。「你哪來的好奇心?」

如涵絞著手指,紅著臉,低著頭小聲咕噥。「我能說是因為你沒碰我嗎?」

話音剛落就傳來他一句反問,「你很渴望我碰你?」

「渴望」這個詞,像燃著了一團火,非常非常的邪惡,好似她對他很飢.渴!

尤其當一個正經冷酷的男人忽然有以一種異乎尋常的曖.昧語氣這般赤果果地問她,如涵就跟被火燙了一下,臉頰透出的緋色像火燒雲一般紅,忙擺了擺手,「我不是那個意思!」

「哦?」崔志浩嘴角勾著淡薄的笑意,頗有些不懷好意。「聽著對我有怨氣!」

「不是這樣!也許是我的問法不對……」如涵腦子有點亂了,說話都打結。

「我就是覺得,這樣的情況,一個男人不碰女人,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情!哪怕是正人君子,不想強迫我,至少會動那方面的心思,但你完全沒有……就好像我是一個男人,沒有半點兒欲.望,給我的感覺,不太正常!我不是說你不正常,我是指……這情況不太正常!」

她亂得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但大概意思應該表達清楚了。如涵語無倫次地表達了一大堆,崔志浩也就安安靜靜地聽著,沒有半點兒不耐煩的情緒。

一般來說,他性格乾脆利落,不大有耐心去聽一個女人說這些亂七八糟的,但他就是覺得她有趣。不膽小,敢說話,和他之前接觸的那些人不太一樣。

逗樂她一會兒,崔志浩覺得差不多了,一手擰熄了煙頭,認真問她。「吃過泡麵嗎?」

如涵啞了幾秒鐘,沒理清楚這個問題和她的話題有什麼關係,但還是回答。「上大學時吃過,已經有幾年沒吃了!」

「你知不知道有個泡麵理論?」

她搖搖頭,虛心受教,崔志浩也就拿出老師的姿態向她解釋,「跟不愛的人做.愛的感覺就像是吃泡麵,開始肚子餓,泡麵實在you惑。中間的過程裡邊吃邊想,這玩意兒確實能飽。可是當吃到最後一口的時候,剩下的只是噁心,暗自發誓以後再也不這麼湊合自己了,那是一種吃了還不如不吃的感覺。我不會碰自己不愛的女人。所以離婚後,我沒找任何人。直到遇到了你,可是如涵,如果你不願意,我是不會碰你的。」

「我能理解你的意思……」如涵顧左右而言其他,「天好像快亮了……下了兩盤棋居然就快六點了……」

這種時候脫身才是最好的選擇,她走到窗邊,另一頭已經隱隱透出朝霞的紅暈,天有些蒙蒙亮了。

如涵還是第一次在房間里看日出,在迷濛的晨霧以及灰暗的光線里仰著頭微微眯著眼睛,呼吸著朝霞,每一口呼吸都很清新。

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漂亮,乾淨的一張臉,卻散發著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