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二七章做點其他的事兒

第六二七章做點其他的事兒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4 15:11  字數:3361

づ)

見他拿了一杯水遞給她,如涵忙說了聲謝謝。

「晚安!」崔志浩沒說多餘的話,轉身回了自己卧室,關上了房門。

如涵在客廳里站了好一會兒,確定裡面的人不會再出來了,才鬆了口氣。

她摸了摸臉頰,已微微發燙,大概是因為他的身材太過勁爆的緣故。方才她低頭的時候目光正落在他的胸腹肌肉上,當時候就在想,深刻的像石雕一般的線條,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?這要是換做其他女人,不等他動手,早已經自己撲上去了。

話又說回來,為什麼他不碰她?他是正人君子?還是她不足勾起他的興趣?

女人在這方面就是這麼矛盾,男人對你的身體垂涎欲滴,罵他好.色。他不碰了你,又開始懷疑自己的魅力。但不管怎麼樣,這對她來說都是一件幸事。

如涵就在這種奇怪的情緒中入眠,但睡得並不安穩,醒來的時候外面房間里黑漆漆的,只有江上霓虹在閃爍。她看了眼手機,四點,才睡了三個小時。

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,便貓著腰起來開了電視。

他的電視嵌在牆內,巨大的液晶屏。當然這些都沒什麼,最神奇的是靠手就能控制,她一擺手直接換台。這個房間里都是最先進的高科技產品,品味和財富流轉在這間房子每一個小小的細節里。

電影頻道正在播放去年的獲獎作品,英國導演,女主角是中國人,如涵最崇拜的女演員蘇倩。

娛樂圈女明星一抓一大把。但在她心裡能配得上「演員」這兩個字的寥寥無幾。

蘇倩今年三十二歲,但對她這樣的女人,年齡反倒最優渥的財富。她並不是美得多驚心動魄,但渾身都是東方女人的韻味,身著旗袍在雨夜裡的那一回眸,成為世界電影節最經典的一幕。

如涵仔細審視著她的每一個眼神,一顰一笑都是演技。厲害極了。根本不讓人感覺到她在演戲。

看得太過痴迷,直到崔志浩走到她身邊才察覺,嚇了一跳。撫了撫小心臟。「你走路怎麼沒聲音?」

那道黑影就那麼直挺挺地佇立那那兒,她又有些忐忑了。「對不起,我吵醒你了?」可音量幾乎和靜音差不多,而且她的動作都很小聲。應該不至於打擾到他才對。

「沒有!我習慣這個點兒醒!」崔志浩坐到了她身邊,沙發立即陷下去了一塊。如涵的身子也跟著微微傾斜了一下。

客廳里沒開燈,只剩下電視屏幕的亮光以及輕微的「沙沙」聲響,就像電影里的默劇,一切都在黑暗中被放大。包括空氣里的寒意。不是夜裡的寒,而是身邊這個男人的寒意。

「嚓——」黑暗中跳起一道火苗。

崔志浩點了一根煙,火星頭一閃一閃。勾勒著他的側臉線條,輪廓分明、漂亮。半垂眼時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瞼。平靜無波,桀驁又孤傲,煙霧就在他修長的手指間繚繞著。

如涵不喜歡煙味,但崔志浩抽煙的姿態真的是很有味道,有時候看呆了,會忘記那煙味,反倒覺得他身上的煙草味夾著他本身的氣息,有一種奇異的香,能讓人聞了著迷的那種。

所以這真的是一個看臉的社會,長了一張他這樣的臉,無論做什麼都不會讓人討厭。若是腦滿肥腸、大腹便便,恐怕會讓她渾身起雞皮疙瘩了。

崔志浩深深吸了口煙,再緩緩呼出白色的煙氣,以一種低沉的語調問她。「睡不著?」

「嗯?不是!睡著了,又醒了,就看看電視,沒想到你也醒了!」

大半夜的兩人坐在一起,讓如涵很警惕。頭腦冷靜的時候崔志浩也許是正人君子,但本來晚上腦子就不清醒,最容易胡思亂想,也是最容易……寂寞的時候!

現在就他們兩個人,孤男寡女的,萬一他一時性起,自己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。

下意識拉開與他的距離,屁股一點點往沙發另一頭挪。

因為怕他發現,還故意找話題。「你看過這部電影嗎?去年的電影節的最佳影片,女主角是蘇倩,中國人……」

「我知道她!」崔志浩的語氣不咸不淡,在黑暗的襯托下,平靜而冷酷。盯著屏幕上那張臉,狹長的眼睛卻是眯了眯,似是蕩漾著一種異樣的情緒,但黑暗中看不出來。

如涵小心地挪到了沙發另一頭,倚著扶手,偷偷鬆了口氣,稍微找回了一點安全感。當然這也只是她自我安慰,她再怎麼拉遠距離,還是在他崔志浩的領土上。他要真想對她做什麼,插翅也難飛。

「她是我很崇拜的女演員,演技很棒對不對?」

如涵如同小粉絲一樣激動,也渴望得到他的認可,然而她似乎在他臉上捕捉到了一絲不屑的意味,眼裡甚至閃過了一道輕蔑的光芒。

「我不這麼認為!」他這麼說。不只像在評論一個女人的演技,也代表了他對女人的看法。

如涵心裡「咯噔了」一聲,除了因為他否定自己的偶像感到一絲不悅,同時也懷疑他對女人都是抱以輕蔑的態度。

儘管目前為止,他都表現得很有修養,可他這樣的身份,骨子裡不可能沒有傲慢的基因。

崔志浩掐了煙的同時關了電視,側頭看向她。「既然睡不著,不如做點其他事情!」

她小臉陡然一白,心臟的也跟著一緊,背脊涼颼颼的,頭腦發熱,慌了神。

睡不著做的事情是什麼事情?難道是她想的那種事情?果然一到深夜就本性畢露,或者說終於控制不住精.蟲上腦,要獸.性大發了是不是?

她不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