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二二章馮雪的挑釁

第六二二章馮雪的挑釁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31 08:44  字數:3313

「那得要看本人怎麼選了!」逸雪將選擇權送還到了如涵手中,狀似波瀾不驚的眸子中掀起陣陣波浪,直視著她清亮的俏臉,伸出寬厚的大手,同樣做著邀舞的動作。

什麼情況?是讓她選擇嗎?不知道她有選擇恐懼症嗎?如涵楞住,說真的她可以都不要嗎?她一個都不想選好嗎!

迎上逸雪陰沉的黑眸,如涵從他俊雅的臉上看到了一絲隱忍,真稀奇。這個男人從剛剛莫名其妙吻她,到現在都透露著霸道的佔有慾,讓她有些應接不暇。原本就不想和趙剛共舞的她自然地將小手放在了逸雪手上。

就在那一刻,逸雪竟然會為了她的選擇而感到高興,他這樣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,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,竟然有一天也會為了一個女人的選擇而感到擔憂或高興。

帶著強烈佔有慾,逸雪摟著她滑進舞池,腰間的大手的力道重了幾分,偏頭看了一眼舞池燈光下的迷離小臉:「你和他看上去很熟。」

逸雪已從卓君口中知道了他們的關係,然而還是不動聲色地反問,想要得到她的答案。

如涵俏臉上閃過一瞬間的驚慌失措,她強壓下心頭的顫抖,穩住呼吸:「沒有,不熟。」

「是嗎?」沒有繼續追問,他隨口吐出兩個字。他說過,他會親手終結她的過去。那麼過去發生過什麼,和什麼人發生的,就都不重要。

知道她不會再回答,他帶著她跟隨著節拍打轉著,成熟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,他眯著眸子調侃道:「不過說起來,你的吻技很青澀。」

睨著她的神色不放。一下子把話題扯到了甲板上的接吻一事上。看著她漲紅的俏臉,他原先的陰霾一掃而空,換上了戲謔的神情。

「那你呢。你為什麼強吻我?」提及這事,如涵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其實剛剛進來的時候她就想質問他的,當看到所有人的視線都紛紛朝他們投來,她下意識的退縮了。只想著趕快離開他身旁,這樣就不會有那麼多視線落在她身上。

「我不知道你有當人眾人面吃人豆腐的習慣!」

如涵瞪著他。用手擦了擦嘴唇,想起剛才甲板上那炙熱而狂亂的吻,她心頭跳動的節拍漏了幾下,慎得慌。

「呵呵。在我眼裡,不是當著眾人面,是當著那個男人面。我是給他看的。」說著他伸手輕點了下她的粉鼻,寵溺的眸子凝視著她傾城的容顏。

這種動作。只有親密無間的戀人之間才會有,她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瞬間明白了,看來,逸雪很有可能知道她和趙剛的關係了,他在吃醋,也在表現給趙剛看。

一曲終了,逸雪退後一步,微微頷首紳士地行了一個禮,優雅地扭了扭手腕,扣上了袖扣。帶著呆楞的如涵走到了卓君身旁。

「我們先回去了。」摟過如涵,他對卓君點了點頭。

「好,我吩咐他們掉頭。」

琳達最先耐不住性子,立刻躥到逸雪身邊挽住他的手臂撒嬌,「這麼早啊。哥,我還沒和你好好說說話呢!」

「咱們有的是時間說話,你好好獃著,有你逸楠哥和卓君哥陪著你呢!」

琳達嘟嘟嘴,不情願地點頭應著。

豪華游輪返航回到江邊,逸雪和宴會的主辦人告辭後,便牽著如涵下船開車離開了。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,逸雪穩穩的打轉著方向盤,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下。

偏頭看向副駕上的小女人,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,安靜的睡顏像個單純的大孩子,雙手抱胸的睡姿顯示出了她內心深處的防備和刺蝟狀。長長的睫毛搭在眼皮下,在路燈的照射下投下朦朧的陰影。

掉轉頭,他換擋踩下油門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內心悸動,他的車速微微提了上去。直到車開到秦宅,如涵仍然閉著雙眼沉睡著。

逸雪下車舒展了一下身體,透過車窗玻璃看著車內的人影,他不再猶豫邁開長腿繞到副駕打開車門,輕柔地抱起她往主駕上帶。雖然是跑車,但車內空間良好,抱著如涵柔軟的身子將她帶入懷中,粗糙有力的大手一點點摩挲著她紛嫩的薄唇,似乎是在回味她剛剛一刻的甜美。

如涵微微動了動,感受到身體傳來的熱量,鼻尖是一股強烈又好聞的男性氣息,她往逸雪懷裡鑽了鑽,雙手抱住他結實的腰,只想要更貼近這種氣息。

「小壞蛋!」因為她的動作,不經意間兩人更貼近了一些,他忍不住深吸了口氣,低沉的嗓音回蕩在狹小又沉悶的車廂內。

香甜的馨香陣陣傳進他的鼻息,充斥著他的大腦,他黑眸轉暗,欲低頭吻她的唇。

突然車後傳來一道刺眼的遠光燈和刺耳的喇叭聲,一下子驚醒了睡夢中的如涵。

她瞬間睜開美眸,慢慢清醒看到眼前和她如此親密的男人,立刻漲紅了臉。

「到家了嗎,逸雪哥?」

見她醒了,逸雪莫名緊張起來,放開如涵,答應了一聲。如涵推開車門,抓起手包準備離開。

「等一下,我送你!」見她迷迷糊糊的,逸雪不放心,也跟了出去,扶著她到了門口,才轉身要離開。

「逸雪哥,等一下!」如涵叫住了他,還沒等他回過神來,臉龐就感受到一陣溫熱的氣息,如涵竟然主動吻了他!

雖然只是吻臉頰,他已經很滿足了,要知道,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兒!

望著她離開的背影,逸雪摸了摸自己的臉頰,心裡燃起了希望。看來,要想把這個小丫頭解救出來,不是沒有可能。

這次的私人宴會,是趙剛回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