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一七章小雪花是我的!

第六一七章小雪花是我的!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6 04:28  字數:3397

到了這個時候,馮雪最怕的就是趙剛舊情忘,對如涵還有不舍。距離趙剛到林蘭赴任僅有兩個月的時間,為了防患於未然,她決定採取行動,從中斡旋,讓趙剛和如涵都對彼此斷了念頭。

這日,趁著趙剛不在,馮雪給如涵打了電話。

看著馮雪的號碼在屏幕上閃動,如涵心生疑慮,在此之前,她與馮雪並無太多交集,可自從趙剛回到海城後,她就頻繁與她聯繫,不是發簡訊,就是發qq消息,這會兒竟然打來電話!看來,這個馮雪並非善類,想要躲開她沒那麼容易。

如涵雖然對她心生厭煩,但畢竟沒撕破臉,想了想,還是接起了電話。

「如涵姐。」電話那頭甜膩的聲音讓她作嘔,她故意頓了頓,沒答話。

「如涵姐,我是馮雪呀!」馮雪以為如涵沒聽出她是誰,特意報上了姓名。

「額,是你呀,怎麼了,找我有事?」如涵聲音淡漠,透露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距離感。

對趙剛,如涵已心灰意冷,她早就把馮雪拉入了qq黑名單,根本不屑與她有任何無意義的交流。

「沒什麼事兒,我只想和你聊聊天,那天的事兒,真是對不起,我不該和你搶一件衣服的。」

如涵冷笑,這個馮雪,還真是有趣,她不該和她搶一件衣服,難道該和她搶一個人嗎!

幾個月之前,她被趙剛狠心拋棄,到如今仍是情傷難愈,馮雪的出現,無非是在她的傷口上撒鹽。她避之唯恐不及,又怎會願意和她聊天?

「額,沒事。那件衣服我不喜歡,也沒買,我最不愛和人搶東西……你喜歡,你就要吧。」如涵一語雙關,她不愛搶東西,更不愛搶人。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。別人搶也搶不走,不是自己的,她也不會強求。

趙剛提出分手後。她不止一次為自己「趙剛到底愛沒愛過她。」到最後,她得出的結論是否定的。

她堅信,如若有愛,無論什麼原因,都不能將他二人分開。而事實上,他們僅僅相處了一年零一個月,趙剛便從她的世界裡消失了、蒸發了。任憑她哭得聲嘶力竭,也不曾回頭。每想到這裡,如涵的心就會多一分恨,漸漸地,已被怨恨填滿,再也無法愛他。

「……」

電話那頭一陣沉默。剛說了這幾句話。馮雪就能感到如涵的不快,不好再說什麼。隨便聊了幾句,便掛了電話。

「馮雪,你無恥!既然和趙剛在一起了,何苦來招惹我!」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,如涵已將旁邊的紙巾攥成了一團,狠狠扔在地上。

如涵有預感,馮雪不會就此罷休,說不上什麼時候,還會打電話騷擾她。

快到中午,逸雪打來電話,他剛剛出差回來,便迫不及待地要見如涵,約她在辦公室見面。

進入辰氏大樓,已無人阻攔她,她搭乘總裁專用電梯,到了頂樓。走進逸雪辦公室看到那個站在落地窗前的高大背影,她突然覺得遇上他真的很幸福,他可以讓她覺得很安心。

默默的走到他的身後,伸出雙手從後面抱住了他。

正在和奶奶聊著電話的逸雪感覺到身後有一具柔軟的身體貼上他,一雙白嫩的雙臂環著他精壯的腰,他的身體僵了僵,就連奶奶在電話里跟他說什麼也聽不進了。

她很少主動抱他。

電話里傳出奶奶大聲的說話聲,他回過了神,任由她從身後抱著,幸福的笑意慢慢的爬上他的臉龐。

「奶奶,我在聽,你說吧。」

「雪兒呀,什麼時候帶涵涵回家呀?我可是好久沒看到涵涵了,還挺想她的。」

「奶奶,過幾天吧,這幾天公司忙。」辰老太太喜歡如涵,這是辰家上下都知道,逸雪十分歡喜,只要奶奶同意他娶如涵,恐怕沒人敢反對。

「你小子不要敷衍我這個老太婆哦,給你一周時間,你不帶她回來,那我就殺到你公司去。」老太太是說到做到的。

逸雪頭皮一陣發麻,奶奶越來越調皮了,真是個老小孩兒。

「行,奶奶,一周就周,我還有事,掛了。」他說完後,不給奶奶說話的機會就把電話掛了,他怕再說下去,奶奶不知說出什麼驚人的話來了。

逸雪轉過身回抱住如涵,低下頭在她的額頭親了親,然後再吻住她的唇,溫柔纏-綿的深吻著。

結束了長吻,看了看時間,已經一點多了。

「你這小丫頭,怎麼這麼久才到,走吧,先去吃午餐。」逸雪不敢吻她太久,怕自己像之前幾次那樣控制不住。

「嗯。」如涵臉色緋紅,羞答答的低垂著頭應道。

逸雪帶著如涵來到了辰氏集團附近的餐廳里吃午餐,這是辰氏旗下的產業,辰家人常過來吃飯。他們靠窗邊坐下,看著室內花園,景色十分秀美。

花園裡有一個超大的圓形水池,水池中間有一座大大的噴泉正在噴著高高的水柱,水池的四周有一些非常休閑的白色沙灘椅子,供一些客人閑來無聊的時候坐坐的。

如涵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欣賞著外邊的風景。

逸雪則不時的看著她,不時的和她聊上幾句。

「吃飽了嗎?吃飽的話,我們到外邊坐坐,反正還有點時間。」逸雪寵溺的對她說。

「吃飽了,走吧。」如涵一聽到逸雪要和她到外邊坐坐,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,一雙晶亮的眼睛訴說著她此時的開心,淺淺的一笑,酒窩在腮邊若隱若現的,可愛至極。

他們出了餐廳,來到了水池邊,兩個人相偎的站著,欣賞著那變換著花式的噴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