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一五章霸氣小雪花

第六一五章霸氣小雪花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3 22:38  字數:3435

ps:感謝k哥禮物和可愛小粉,感謝毒哥禮物,么么噠。周末開心哦。o∩_∩o

「哥,我困了,回房睡了,你想知道什麼,明天再說吧。」如涵不想回答這個問題,三十六計,走為上,不等卓君反應過來,就步伐輕盈地跑上了樓。

卓君無奈地笑了笑,從小到大,他只拿這個妹妹沒辦法。

辰氏有個不成文的習俗,每年春節前夕,都會以歡度佳節的名義,為商界人士提供了一個交流感情的機會。海城的各個企業的精英都在邀請範圍之內。聚會很隨意,形式和酒店的自助餐無異。

這一年的聚會終於在如涵的期待中來到了,這是一個大型的宴會,在海城大酒店舉行,食物都是來自國際的頂極廚師精心泡製出來的。

如涵根本不在乎能夠通過這次聚會結交什麼商界命人,她真正關注的焦點就是那些美食,作為一個標準的吃貨,怎會錯過這樣一個大好機會。

如涵跟在逸雪的身後來到了宴會的現場,看到在門口聚集了很多媒體記者,正在爭相的採訪著一些名人。

宴會裡邊杯光流影,輕歌曼舞,空氣里瀰漫著美食的香味。

「嘩,真的是好多美食哦,不行了,小雪花,我要去大開殺戒了。」如涵一門心思都在美食上了,所以一踏入宴會裡,她一邊舔著小嘴一邊眼饞的看著美食區那邊。

「哎,小丫頭,我說你能不能低調點。不要一副餓了幾年的樣子好不好?別人還以為我沒給你飯吃呢?」逸雪低聲的揶揄著如涵。

「好。低調低調。你呢,就低調的去談你的生意,接受記者的採訪,我呢,就低調去和美食做朋友,拜拜。」如涵眨著眼睛,調皮又可愛的對逸雪說完,一溜煙的就跑到了美食區那裡了。

逸雪看著如涵那可愛俏皮的身影。寵溺的笑著搖搖頭,「饞丫頭。」

儘管如涵非常低調,可她是出眾的美人胚子,清新脫俗如百合,想不引起人注意都很難。

崔志浩在門口接受著記者採訪時,就看到了如涵的身影,他的目光也不自覺的被她吸引過去了。

今天的她穿著一套及膝的淺藍色弔帶小禮服,順直的長髮如瀑布般披散在兩肩,剛好遮住了她那圓滑的香肩,在耳邊戴了一個藍色水鑽的小髮夾。清純得如一個小天使一樣。

崔志浩的目光緊緊的追隨著她,直到看不見她了。才戀戀不捨的收回,他承認在見她那一刻,他的心底又湧起了絲絲的顫動。

如涵一邊品嘗著美食一邊研究著是什麼材料做的,是怎樣做的,那樣子認真又專註。宴會裡不少的男性客人都往她這邊瞧,甚至有幾個更是過來與她搭訕,但她都一根筋的看著美食,瞧都不瞧別人,直到宋遠揚的出現。

「涵涵。」辰逸楠的眼神帶著驚艷,他知道如涵很美,可是沒想到她可以美到這個地步,那清麗脫俗的容顏讓他有點神魂顛倒了。

聽到熟悉的聲音,如涵有點驚喜的看向出現在面前的辰逸楠,今天的他白襯衫加深色西褲,看起乾淨舒服又不失英俊斯文。

「你也來了?」

「嗯。」逸楠痴痴的看著如涵,有點靦腆的輕輕的點了下頭,然後又說:「涵涵,你今天真美。」

聽到逸楠的讚美,如涵露出了嬌羞的笑容,「謝謝!」

為了掩飾自己害羞的情緒,如涵拿起桌子上一杯酒想也不想的就喝了一大口,結果——

「咳……咳……咳……好辣……」烈酒辣得如涵感覺到喉嚨好像有一團火在燒,她伸出舌頭拚命的用小手扇著。

「傻瓜,快喝點水。」辰逸楠連忙遞上一杯清水,還體貼的為她掃著背。

正當他們倆聊得開心時,一個妖媚的女人扭著水蛇一樣的腰肢向他們走來,桃紅色的禮服緊緊的裹著她那窈窕的身材,隨著她的走動搖曳生姿,憑添了幾分動人的風情,只是,樣子高傲得不可一世,甚至有點怒氣沖沖的。

「逸楠哥,你行啊?居然當著逸雪哥的面,和她這麼親近。」琳達一來到他們面前就酸溜溜的說,看向如涵的目光更是帶著濃濃的敵意和嫉妒。

「琳達,你別誤會,我只是過來打聲招呼而已。」辰逸楠雖然輕聲細語的,但表情極不耐煩,琳達畢竟是他表妹,他不好發作。

「是不是誤會,你心裡清楚。」琳達高傲的仰起下巴,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小姐樣子。

「好了,琳達,我們到那邊去吧。」逸楠不想讓如涵看到自己的難堪,他拉起了琳達的手往人少的地方走去。

如涵看著他們的背影,心裡覺得好笑,看來,像辰逸楠那樣霸道的人,也怕這個刁蠻公主呀!

崔志浩靜靜的坐在一個角落裡,他猶如雕塑般的俊臉透著絲絲冷峻,此時的他就像一隻獵豹發現了獵物一樣,視線一直在追隨著如涵。

他的旁邊站著兩個高大的男人,如門神一樣守護著他,為他擋下了不少想靠近他的女人。

如涵隱約的覺得有一個炙熱的視線在看著她,她不自覺人群中尋找著,直到對上了崔志浩那幽深迷人的星眸。

她心裡一驚,他的氣場足夠強大,有種懾人的力量。不過,這男人還真帥,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,那種王者的氣場卻不容人忽略,帥氣的面容異常的冷酷,微微敞開的襯衣領口顯得隨意而野性,看著她的眼眸又是那麼的高深莫測。

如涵不禁的在心裡暗忖著:真是冷男,冷得像塊冰一樣,除了對她,他恐怕很少對人笑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