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一二章莫憐的希望

第六一二章莫憐的希望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1 14:17  字數:3340

看到蕭言的電話,莫憐完全忽略周大海也打來電話過,不是因為她多想念蕭言,而是她急於知道孩子的消息。選中蕭言的號碼,莫憐立即回了過去。

「孩子找到了,是嗎?」莫憐無心寒暄,直奔正題。

「嗯,找到了,就在a村的一個村民家裡,我已經聯繫好了,我們隨時可以去看孩子,不過,要想把孩子接走,恐怕……」蕭言欲言又止,似乎有什麼難以說出口的話。

「恐怕什麼?他們不放孩子走是嗎?」這是莫憐首先想到的。

蕭言沉默,愧疚感瞬時湧上心頭。

「憐憐,你放心,無論用什麼辦法,哪怕是傾家蕩產,我也要把孩子帶回來。咱們一家人團聚。」蕭言恨不得即刻到莫憐面前,表達他的決心和誠意。

「我們現在就去,我要馬上見到孩子!」莫憐的語氣像是在命令,可分明流露出幾許哀求的意味來,若得蕭言一陣心痛。

「明天吧,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,上午就能到了,這會兒去太晚了。再說,我也要準備一下,帶些錢過去,也許用的上。」蕭言還算冷靜,想的也夠周全,帶孩子回家,和莫憐、孩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是他最美好願望。

聽他說的有道理,莫憐便沒再堅持。掛斷了電話,心裡亂成了一鍋粥,馬上就能見到朝思暮想的孩子了,心情還真複雜,想見,又怕見。自從出生起。這孩子就被帶走。她真怕孩子不肯認她。

平復了情緒,想到小劉還在外邊等她,莫憐忙的走了出去。去大廈自助餐廳午餐時,小劉領著她到設計部另外幾個女同事桌旁坐下,幾個女人都很隨和,見莫憐勤快又挺老實,也就沒有停下剛才八卦另一個女同事的話題

「牛×什麼呀?就花瓶一個,還在咱們面前耀武揚威的。公司里哪個女的不煩她?我就納悶蔣楠那樣的男人怎麼看上她的?」

「長得漂亮唄,聽說她以前是做美容的,是蔣楠帶著轉到這行的。所以說英雄難過美人兒關,女人只要長得好,總會有賤男人主動上鉤的。」

說話的這名女同事明顯帶著酸意,說完又忽然有意無意的瞟了莫憐一眼。莫憐無緣無故中槍實在有點委屈,可手颳了刮眉毛,卻低下頭沒說話。

「哼,那蔣楠要是遇到更漂亮的,可不一樣會甩了她?」

「蔣楠不是那樣人吧?看著倒是挺以事業為重的。」。女人又把話圓過來,白凈的臉上泛出幾點紅暈

「來了來了。別亂講話了。呸,她怎麼一天到晚都像跟屁蟲似的…」

莫憐沿著她們的目光望去,一個打扮的很時尚的女人,正心情大好的挽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進來,男人大概三十歲初頭,品貌端正,只是身高不太高,站在穿高跟鞋的女人身邊還矮了一點。

「請問,莫憐小姐是否正在這裡用餐?」

這時,百平方的大廈自助餐廳門口忽然有了一個突兀的聲音,然後人們看見兩個穿著花店工服的人,共同捧著『一大束』紅玫瑰等在門口……

莫憐不知道那束花里究竟有多少朵玫瑰,不過離遠望去,那花束的直徑足有她兩臂伸直那麼長了,花蕊就像數不清的星星。

剛才還在滔滔不絕的女同事們忽然都停下了吃飯的動作,整個餐廳一片嘩然,就連剛進門的一男一女也被花嚇了一大跳。

莫憐擦了擦嘴,趕緊蹙眉跑出去,在跑的過程中她想過兩種可能,一種是同名同姓的人,另一種就是周大海送的。

不過周大海的可能性不大,這個人雖然有色心,卻也膽子小,之前他曾叮囑過她,在人前最好別提是他和她的關係,以免惹出閑話。其實她也很想問:周經理,我和您有什麼關係?

「你好莫小姐,祝您工作愉快!」,兩個送花的人笑迷迷的看她,一同將鮮花送上前。

「呃,確定沒送錯人?」

莫憐還是挺淡定的,其實她也不明白現在的自己何來的這份平靜心態。她仔細看了一眼插在花束上的那張卡片,黑色的,就像一張名片……

「第一天上班就這麼高調啊,盛達招的什麼人啊?」,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記冷笑,莫憐回頭,淡淡的看向那人。

基於『低調』,莫憐讓那兩個人直接把花送到了樓梯轉角的垃圾回收處。

可再大的垃圾箱也裝不下那麼一大束花,巨大的花束靜靜躺在樓道上,那張沒有署送花人名字的卡片上,一排剛勁有力的鋼筆字

莫憐離開前,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。

*****

下午,送花這事兒在公司里傳開了,連保潔阿姨都知道設計部新來了位漂亮的女助理。

一大早代理經理就把她叫過去,給了她一個文件夾:「送去總經辦請總經理簽字」

總經理辦公室在頂層25樓,在這座裝潢豪華又處在繁榮地段的大廈里,所處樓層越高,租金越高,卻象徵著一個公司的實力和名氣。出身名門的盛達的子公司剛好佔據這座大廈的最高三層。

秘書說總經理辦公室里有人,讓她先坐在外面的沙發上等候,透過那扇未將百葉窗拉嚴的玻璃,莫憐剛好看到了周大海的腦袋。她顫了顫手裡的文件夾,心中忽然又明白了些事情。

「裡面有人?」

莫憐一偏頭,恰好對上剛走進來的蔣楠的目光,他左手夾著安全帽,右手拎著一個電腦包,似乎是正要趕往工地的狀態。

莫憐對他聳聳肩,沒有答話

而蔣楠卻跟著坐下來,迷人的笑容中是一份和藹,「你好,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