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一一章孩子的下落

第六一一章孩子的下落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9 23:43  字數:3534

ps:感謝毒哥禮物,感謝哥的評價票,么么噠)

虎林,莫憐坐在酒吧的角落裡想著孩子的事兒,老闆娘丟過一張名片給她。

那是一張酒店的名片,老闆娘的臉拉的很長

「今晚跟我去這個地方陪客戶吃飯。」

她聲音明顯很沖,莫憐進辦公室之前已被人提醒過,說老闆娘今天在老闆辦公室和老闆吵了一架,不知為什麼事爭論了半個小時。

莫憐對老闆娘點點頭,「好的,如果沒有其它事,我先出去準備一下。」

老闆娘沒有等莫憐,這大概是她先將名片丟給她的原因。還好地方不難找,倒了一輛公交車,她也沒有遲到。

客人是老闆娘的同學,在一家大公司做部門領導,這一次請他和他的朋友們吃飯,也是想藉此機會讓其幫忙為酒吧多拉些大老闆。

酒過三旬,老闆娘的同學忽然色迷迷望向坐對面的莫憐,「莫小姐,今年多大了?結沒結婚?有沒有男朋友?」

旁邊的人拍拍他肩頭,笑聲更賊,「老周,你打聽人家小姑娘結沒結婚幹什麼?你都娶了幾個二房了?腎補的過來嗎?」

一桌子人突然笑開,沒人因為這些葷話而害臊,反而有人開頭便有人接話,你一句我一句。莫憐覺得尷尬,望了老闆娘一眼,耳朵過濾了許多話。

過一會兒,不知誰提議的要在包房裡跳舞,音樂一響起來,男人們便像群魔亂舞一般。開始找桌上較年輕的女伴,老闆娘的同學就像提前瞄準了似的,一下子就竄到莫憐的面前。

「莫小姐不是本地人吧?聽口音像來自a市的,聽說你以前在豐和做過?」,男人一手摟著她的腰。一邊躲著她洶湧而來的腳。

而莫憐絕不客氣,心中厭煩,罵人千百遍,表面上笑呵呵的回應他的話,然後用力再用力的踩向男人的皮鞋。

「只是個小職員,就做了一陣」。她隨口回應。

「那你認識蕭言嗎?豐和的工程師?」

莫憐垂了下睫毛,又踩了下男人的腳,「不認識。」

莫憐最後一腳下的不輕,還是用高跟鞋的鞋跟落上去的,「不好意思。看您的鞋都快被我踩爛了,不如先休息一會,我要去下洗手間……」

大概是真怕被踩爛了,男人悻悻的鬆開了手,卻有點不甘,眼巴巴望著莫憐離開包房的背影。

**

莫憐喝的酒不多,出來後卻有點頭暈了,她一向不勝酒力。這個時候就想離開那個烏煙瘴氣的包房找個能透氣兒的地方。

在走廊里轉了好久,幾乎有些迷路了,見到一間沒亮燈的包間便摸黑走進去。

沒有人。莫憐長長的吁出了一口氣,似乎憋了很久,很想把胸口裡積鬱的東西全都發泄出來,隨手摸到把椅子,忽然想撒把潑兒把椅子踹翻。

於是借著酒勁兒,她猛地抬一腿。「魂淡,老娘沒踩死你!」

「嚓」

隨著一聲打火機的響聲。一團火光忽然在包房深處亮起來,莫憐的身體僵住了。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光亮處看。

怎麼……這屋子裡有人?

「嚓!」

打火機突然又燃了一下,像是故意逗她似的,莫憐轉動著眼珠,見火光之處映出一張英俊而又桀驁的臉,待她定睛一看,竟是蕭言!

打火機再滅時房間里的燈就亮了,清晰的看到沙發里坐著的人,她才意識到什麼是粗俗和尷尬。

當然,粗俗的是自己,尷尬的也是自己。她得承認,面前的這位她根本無法忘記的男人,讓她此時紅透了臉。

此刻他正雙臂舒展的陷在沙發黑色沙發里,修身的白襯衫勾勒出矯健的身形,他的目光帶著些戲謔,可那雙漆黑如墨的眼裡卻像是藏住了更多難以摸透的情緒。

要上前打個招呼嗎?還是……乾脆拔腿就跑?

「憐憐,這幾天,我一直在酒吧門口看著你。」

不等她說話,蕭言先開了口,語氣中竟透露著一絲愉悅。

她不客氣的回答:「盯著我幹什麼?」

「我不放心你,所以,今天看你出門,就跟來了。」

他從沙發上站起來,走到她面前。

她退後了一步,心裡一陣翻騰,面上卻依舊淡淡的,「我不用你擔心,我很好,以後不要跟著我了。」

「憐憐,我告訴你個好消息,有線索了,也許,我們的天天很快就能找到。」

他忽然點了一根煙,歪頭吐出個煙圈,眼眸卻一眨不眨的盯在她臉上看。

「真的!能找到天天?」莫憐喜不自禁,這恐怕是她聽到的最讓人興奮的話了。

「沒錯,能找到!」他又說了一次。

「好,我等你的消息。」她咬牙,然後半轉了身子,「蕭言,如果沒有別的事,那我就先走了,有消息了,馬上告訴我。」

蕭言的唇此時彎起來,好像心癢似的忽然伸手撩了一下她的頭髮,「你還是那麼漂亮!」

不等莫憐做何反應,他的手已很自然的收回去,輕鬆的插進褲袋裡,「憐憐,如果孩子找到了,我希望我們能一家團聚……」

他的眸光像是向她宣告著什麼,有一種不容抗拒和勢在必得的自信。

「再說吧,孩子找到再說,再見!」

她沒再看他,逃似的戳著腦門離開了這個包間。

****

莫憐回包房時歌舞聲已不在了,煙霧瀰漫中人們正在熱聊著一個特別的話題……

老闆娘的同學吞下一杯酒時,見莫憐已經回到包房裡並在自己身邊坐下來,色色地笑了兩聲,拿了個新杯子給莫憐倒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