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六零零章體貼入微(一更)

第六零零章體貼入微(一更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9 16:37  字數:2270

「涵涵,別亂說,你這是怎麼了,醉成這樣?」賀雲飛剛想上前扶她,卻被崔志浩擋住了。

「賀總,不勞煩你了,我帶她去洗手間。」賀雲飛本以為有機會接近如涵,不想半路殺出個崔志浩,頓時泄了氣,向他笑笑,退回了包房。

「洗手間,洗手間……」如涵勾著腰一把將崔志浩推開,踉蹌著跑去洗手間。

崔志浩著急得很,眉頭蹙的像是兩條糾纏在一起的蜈蚣,慌忙跟了過去,直奔旁邊的女洗手間,不顧洗手間里女人們驚恐的目光,用力扶住了如涵。

一陣嘔吐之後,如涵舒服了許多。他攬著她,走出了酒吧,上了停在門口的車。

「咱們去哪兒,崔總?」司機詢問道。

「先送她回家吧。」

司機答應了一聲,發動了車……

寂靜的冬夜裡,如涵的公寓院里顯得格外蕭索,下了車,他們這才看到公寓的樓下有一個高大的身影。

如涵眯縫著眼睛也看不清楚,借著酒勁不悅的怒吼,「誰在那鬼鬼祟祟的,給我出來!

如涵這河東獅吼頓時把公寓門口的感應燈給震亮了。

=熟悉挺拔的身影站在感應燈下面,嘴角含著柔柔的笑容,竟比這橙黃色的燈光要暖上幾分。

如涵陡然噤了聲,身子幾不可察的一僵。

逸雪走過來對著崔志浩禮貌地一笑,「謝謝你涵涵回家。」

崔志浩輕嘆一聲。這個男人還是和之前一樣的溫潤如玉。這麼晚了。他還在等如涵,可見,他們的關係不一般。

如涵想要安撫性的對崔志浩笑一笑,可是嘴角卻無力彎起,「志浩哥,你回去吧,逸雪哥會陪我上樓的。」

崔志浩應了一聲,雖然心裡酸酸的。還是不情願地轉身離開了,上了車,回頭望了一眼,如涵正靠在逸雪懷裡,向公寓里走去。

對於這個家世顯赫、瀟洒俊逸、溫文爾雅的情敵,崔志浩還是嘆服的。他不想強求,如果他能給如涵幸福,他也會發自內心祝福。

「走吧!」崔志浩不想多做停留,示意司機開車。

逸雪攬著身體軟綿綿的如涵,一臉擔憂。

「涵涵。你怎麼喝這麼多酒,把身體喝壞了怎麼辦……」無奈縱容的語氣不改分毫。隨即一雙溫暖寬厚的大手落在她的頭上輕揉。語氣滿含擔憂,「我知道,只有難過時,你才會喝酒,告訴我,是誰讓你受了委屈?」

如涵的身體因為隱忍而微微的顫著,她明明告訴自己,不要用痛苦的回憶折磨自己,可聽到逸雪關切的話時,她還是不可抑制地心如刀割。

曾經的趙剛,也是這般溫柔,可是如今,從他的眼中,讀到的只是冰冷和絕情。

是逸雪,用他溫暖的笑容、縱容的語氣、疼愛的動作將她冰冷的心捂暖,想到這兒,如涵抬起頭,用一雙醉眼看著他:「很晚了吧,逸雪哥,讓你擔心了。」

「是,我很擔心,打了幾次電話,你也不接,沒有辦法,我只好在樓下等你,涵涵,你嚇壞我了,我真怕你有事。」

如涵眼眶頓時猩紅,在這世界上,除了爸爸媽媽,還有這麼好的男人關心她,她該知足了。

「逸雪哥,你回家吧,我只想好好睡一覺,明天就好了。」到了樓上,如涵調高了聲調,喊著便逸雪走,除了心裡煩躁的原因外,還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酒後失態的樣子。

相對於如涵的激動,逸雪很淡定,他依舊含著笑容,那溫柔的眼神都是縱容。

如涵用力的搖了搖頭,心裡想著,小雪花,你快走吧,我可不想讓你聞到我滿身的酒氣和從酒吧裡帶回來的污穢味道。

「涵涵,你這樣我怎麼放心?」逸雪完全沒有因為她發脾氣而產生絲毫的不悅,彷彿他所有的耐心都是為了用在她的身上,他試圖碰觸她的手,卻被她甩開,「走吧,逸雪哥!」

「涵涵……」

「小雪花,我讓你走呀!!不用跟著我!!」如涵突然大叫了起來,她所有的忍耐力都用光了,身子因為激動而顫抖著,尖銳的聲音在公寓的走廊里迴響,旁邊住戶的燈亮了起來,以為是發生什麼事了。

住在對門兒的一戶老兩口甚至打開門來看,看到如涵和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一起,他擔憂的問道,「是如涵啊,怎麼了?沒事吧?」

如涵頓時覺得很愧疚,這公寓里住的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人,平時這個時間都睡了,一定是讓她吵醒了。

如涵抱歉了笑了笑,「爺爺對不起,打擾您休息了。」

說完也顧不得爺爺是什麼眼神,便往家門口走,她怕再多呆一秒她就會沒出息的哭出聲來。

逸雪不知道他心愛的女孩兒究竟是怎麼了,竟如此情緒失控,在此之前,她從未大聲說過話。

逸雪不再碰她了,而是安靜的跟在她身後。

如涵到了門口,用力的拉開拉鏈,小小的鑰匙竟然也和她玩起了捉迷藏,她轟的一聲直接將包里的東西全都倒在了地上,找到鑰匙再胡亂的將東西扔進包里,可鑰匙孔好似也和她作對,總是對不準。

逸雪上前拿過鑰匙,幫她開了門。

「你喝了酒,睡前喝點蜂蜜水明天就不會那麼難受了,我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,我不煩你,等你冷靜下來,咱們再說話,不過,我是無論如何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家裡的,我幫你沖蜂蜜水,然後你去睡覺,我在沙發上睡。」

如涵本想再趕他走,卻沒了力氣。任憑逸雪扶著她,靠在了床頭。

家裡已經沒有涼開水了,逸雪燒好了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