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九七章又見趙剛(二更)

第五九七章又見趙剛(二更) (1/1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7 23:49  字數:2302

「馮雪,你、你不至於敗得如此的慘吧?怎麼軟成了一灘泥啦!」

果果一扯蘇蘇,示意她閉嘴,兩人一通手忙腳亂,將馮雪抬到床上,坐在一旁大口的喘氣,望著床上猶如驚弓之鳥的小人兒。

馮雪的身體剛一落下,又猛地坐起,怔忪地看著她們。

「沒發燒吧!」果果的手抵住她的額頭,濕濕的,冰涼。

「怎麼啦,不會是被郝強給嚇傻了吧?」蘇蘇伸出手指在她的面前晃了晃。

馮雪咬唇,垂下頭,雙手抱膝,蒼白的臉覆在了膝蓋上,「完了,真的都被我搞砸了……我該怎麼辦啊?」說著,雙肩抖動著,啜泣起來。

「快說,怎麼搞砸的?」蘇蘇急的差點跳起來,一掌拍在了床上。

「他不可理喻,道歉不行,賠錢不行,非得,要,要來個酒後亂/性。」馮雪一想到那個令她恐懼的畫面,頓時,又淚眼婆娑。

「啊?!不會吧!」果果訝異的打量著馮雪,「就你,他也感興趣?」

「後來呢,你……你不會是被他給強/上了吧!」蘇蘇的雙手一扣她的雙肩,緊張的望著她。

「我狠狠的踹了出去,也不知道傷著他沒有,他竟然……半天沒直起腰,我趁機逃了出來。」

「什麼?哈哈哈……你……」

馮雪的話音落下,原本,蘇蘇準備好了要替她痛哭流涕一把的表情,形勢卻突然的逆轉而下,精緻的妝容一下綻開笑顏,失控地笑翻在馮雪的身旁。

而一旁的果果則是憂心忡忡的望著她。「小雪,看來,你真是醉的不輕啊!這回,你死定了。」

「你該不會把他給踹成太監了吧。」蘇蘇的腦中八卦的想著那驚魂動魄的畫面,笑過。她坐起身,用力的一拍馮雪的肩膀。

「小雪,那郝強可是含著金湯勺長大的大少爺,你的這欠考慮、不計後果的一腳是痛快了,可是,麻煩也惹大了。」

聽蘇蘇這麼一說。馮雪剛剛放下的心驟然提起。

「是啊。小雪,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。」果果頭痛的扶了扶額頭,盈盈的眸光難掩一絲擔憂。

馮雪緊張而無措的望著她們,「你倆是想直接的把我給凍成冰塊嗎?」

明明是尋求救援的,怎麼招來了兩個苦瓜。

算了算了。

可是,這心如撞鹿。估計,一時半會兒是停不下來了。

見兩人不語,剛剛被某人欺負的映像又失控的彈了出來,心裡一直憋著的火氣又竄了起來。

「難道,你們希望我被他吃干抹凈才痛快是不是?」馮雪惱火的瞪了兩人一眼。

她的心一顫,腦中閃過那張魅惑的臉。

「不行,我必須得出去躲幾天!」

馮雪如坐針氈,顧不上針刺般又麻又痛的腿。迅速地跳下床,胡亂的抓起幾件衣服塞進包里。

蘇蘇和果果還未反應過來,慌如驚弓之鳥的人兒已衝出了門。

「去哪兒?」蘇蘇急忙的追出。扶住門框,探出半個身子。

「去海城。」馮雪頭也沒回,慌亂的身影衝到了樓梯口。

「哦,對了,蘇蘇,你負責打探消息。看看他有什麼動靜沒有,等風平浪靜了。我再回來。」馮雪剛要衝下樓梯,轉過身。扶住拐角,沖著蘇蘇拋下最後叮囑的話,轉身奔下樓。

馮雪避開大道,彎彎曲曲的從居民區里的小街穿插著,一路上,她的心都是在超負荷的狂跳,身邊響起了多少次的汽車的鳴笛聲,她的心就突兀的躍入了多少次雲端。

感覺身後有一隻張開的利爪,隨時,都會將她拎起,一路沒敢回頭,逃似的出了城。

衝動是魔鬼啊!

直到這時,她才深刻的領悟到了這五個字的含義。

說的真是太精闢了,只是說這話的人,不知道是否也和她一樣,慌不擇路的逃竄。

幸好,身後沒有可疑的車輛,否則,她還真說不準一路直衝下去,會不會衝到北極去。

回到海城的第二天,趙剛便到周刊報到了。在每周例行的會議上,他和如涵還是不可避免的遇見了。

近三個月不見,再一次見到這個熟悉又陌生的人,如涵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就好像她從未認識過這個人,也從未和他相愛,可心裡的痛,一次又一次提醒著她,他們愛過,他還深深地傷害過她,那傷口很深,至今未能癒合。

「今天的會,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,經董事會研究決定,正式任命趙剛為新媒體公司的經理,一個月後上任,這一段時間,他暫時在海城,和上一任經理做好交接。」

崔志浩的話在會議室里回蕩,如涵卻一個字也沒聽進去。在見到趙剛的一剎那,所有美好的、痛苦的過往,全然在眼前浮現,下意識地,她攥緊了拳頭,在愛和恨的邊緣備受煎熬……

崔志浩何等聰明,他早就知道如涵和趙剛的關係,之所以讓趙剛出任新媒體公司的經理,完全是看中他的才能,他一向公私分明,不想公報私仇,不然,趙剛早被他炒魷魚了。不過,他若是知道趙剛傷害了如涵,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。

開會期間,如涵只匆匆看過趙剛一眼,便慌亂地避開了他的目光,這不是她宣洩痛苦的地方,在她的周圍,有十幾雙眼睛,而最為凌厲的一雙,便是崔志浩的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散會,如涵忙的站起身來,就要向外走,她要離開這個令她窒息的地方,壓抑的氛圍讓她喘不過起來。昔日的戀人,今日的陌生人,是不是曾經深愛的人,一旦分開,就比陌生人還陌生。

這一刻,如涵更加清楚的意識到,趙剛仍在她的生命里,未曾徹底拔出,不然,今日相見,為何這般痛楚?如果真的忘了,如果放下了,不該是很坦然嗎?

「如涵,你去我辦公室等我,我有事兒和你說。」還未到門口,身後便傳來崔志浩的聲音。

天哪,他這是要幹什麼,就不能放過她,讓她找個安靜的地方,好好哭一場嗎?未完待續R6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