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九五章負荊請罪

第五九五章負荊請罪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6 20:37  字數:3500

「馮雪,跟我們走一趟!」郝強的助理,伸出手臂,攔住了她們的去路。

聽到一聲斷喝,三人一驚,馮雪倒退一步,慌亂之中的腳踩在了果果的腳上,疼的果果連忙的彎腰,扶住了門。

「你們是幹什麼的,憑什麼帶她走!」蘇蘇看著慌亂的兩個人,挺胸上前,鎮靜的質問。

「我們大哥要見馮雪。」

「誰都不行,馮雪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見的嗎?」蘇蘇的大嗓門故意的又抬高了幾個分貝,眼睛的餘光掃了一眼寂靜的走廊,怎麼連一個人影也沒有啊?期盼眾人圍觀,嚇跑面前的這兩個人的計劃落空,她失望的闔了一下眼。

「蘇蘇,禍是我闖下的,我跟他們走,沒事的,放心吧。」馮雪擔心事情鬧大了,更不好收場了,沖著蘇蘇遞眼色。

「那個,要去也可以,我們三人都去。」

「大哥交代只見馮雪。」

「你,……告訴你們大哥,要是敢欺負她,我罵活他十八代的祖宗,讓他家雞犬不寧。」蘇蘇攥起拳頭,在來人的眼前晃了晃。

助理不屑的一把推開蘇蘇的手臂,直接的把她當成了空氣。

「走吧。」

「沒事。」馮雪拋給蘇蘇和果果一個安慰的眼神,轉身跟著來人走出了醫院。

他們的車就停在走廊的出口,馮雪暗忖。好大的架勢。居然連醫院的綠色通道都干佔用。難怪,天不怕地不怕的蘇蘇也犯怵,看來,真的是來頭不小啊!

上了車,一路上,馮雪的心裡都好似揣著一直活蹦亂跳的小兔子,惴惴不安的,她暗暗的祈禱。但願那個什麼大哥,今天心情大好,好歹讓她僥倖躲過這一劫。

車子直接的停在了緣來緣去酒吧的門前。

下了車,馮雪環視四周,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歐洲風格的建築物,金色的裝潢,奢侈而華麗。

走在二人的身後,她遲疑的放慢的腳步,看來,昨天。她的頭還真是被驢踢了,要不然。哪來的勇氣莫名奇妙的闖進只屬於富人消遣的酒吧里!

緣來緣去酒吧,頂樓。

奢華的vip包廂。

從直屬貴賓的電梯走出,馮雪跟在助理的身後,寂靜的走廊,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的氣息。

走廊的盡頭。

一扇緊閉的門前,助理頓足。

微曲的手指,輕叩房門的同時,他回眸,瞥了一眼,一旁忐忑不安的馮雪。

「大哥,人帶來了。」助理屏住呼吸,謹慎的開口。

「讓她滾進來!」

低沉近乎咆哮的低吼,猶如一個悶雷,在馮雪高度緊張的耳畔炸響,她冒著冷氣的脊背一挺,砰砰亂跳的心一下子提起。

「請吧!」助理閃身,將她向前一推,半掩著的門,此刻,就像一隻怪物半張開的血盆大嘴,彷彿,她一抬腳,就會被瞬間的吞噬。

馮雪纖細的手指微曲著,顫抖的僵在半空中,就是不敢去觸碰那刺眼的泛著暗紅色的冷光的門。

怔愣間,肩部一緊,被人一推,她失控的身體一個踉蹌,鼻子一下子撞開了門,她吃痛的一捂鼻子,眼淚險些流出來,剛穩住身子,身後的門應聲而關。

置身於偌大的空間里,馮雪的呼吸一窒。

她捂著鼻子,微卷的濃密的睫毛低垂著一陣亂顫,低垂著頭,緊張的望著自己的腳尖,等候著劈天蓋地的謾罵和羞辱。

此刻,全身的神經綳得像是滿弓的弦,雖在極力的剋制,虛弱的身體,仍抖如篩糠。

許久。

馮雪才慢慢的緩過神來,自己是來道歉的,就這樣干站著,總不能讓對方先開口吧。

「昨天的事,是、是我不對,喝多了,冒犯了你,對不起,請原諒……」萬幸,鼻子沒被撞破,她的雙手捏著上衣的一角,揉來揉去,儘管鼓足了勇氣,可是,還是聲如細絲,好似不是從她的口中說出的。

「……」對方沒有任何的回應。

寂靜的空間,讓她頓感,空氣異樣的稀薄。

難道,是她說話的語氣不夠誠懇,可是,就這幾句話,從來的路上到現在,她足足的背了一千遍啦!

鼓足勇氣,馮雪慢慢的抬起頭,目光沿著腳下華麗的地毯,一點一點的向前延伸。

最終,目光鎖在房間正中的沙發上。

空蕩蕩的,沒人!

馮雪的大腦一時之間,突然,有點短路。剛剛,那一聲吼聲,難道,是她的幻覺?

不是,從這個房間里傳出的!

她盯著白色的真皮沙發,一臉的茫然。

此時,郝強佇立窗前。

聽到身後的聲響,他沒回頭,直視著窗外,深邃的眸底似一泓深潭。

他的上身沒穿什麼衣服,下身裹著白色的浴巾,偉岸的身姿再加上古銅色的肌膚,猶如希臘神話里的雕塑,他的修長的手指優雅的環著高腳酒杯。

「說!是誰指使你的?」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。

馮雪虛弱的身體一顫,抬眸,正對上兩道犀利的眸光!

仔細一看,「啊!……」馮雪觸電般的捂住臉頰,猛地轉過身去。

饒是就那麼兩秒中的一瞥,她的臉頰頓時感到被灼傷般的發燙,砰砰狂跳的心臟好似收到了一種魔力的撞擊,險些從她的口中失控的衝出來。

這、這個男人……

什麼情況!

身體居然幾乎全/裸的,而他——在等著她?

「指使?……」

馮雪一時沒反應過來,自顧的捂著發燙的臉,頭,緊緊的抵在門上,如果,腳下有一條地縫,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