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九四章馮雪惹禍

第五九四章馮雪惹禍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5 23:23  字數:3649

「扔大街上!」

「不妥,我看還是送醫院吧!就當給虎林日報省出一個版塊。」助理上前一步,提醒道。

「哼!酒醒了,給我帶回來。」郝強厭棄的轉身,閃身進了隔壁的房間。

「是。」助理好似賠罪似得點頭,他並不是同情馮雪,而是,郝強回來的消息,已經讓虎林的媒體瞪綠了眼睛,他們早已蠢蠢欲動。

如果,在這個節骨眼上,生出什麼端倪,可不是什麼好事兒。

「還有,馬上給我查清此事!」男人關門的瞬間,又甩出一句話。

「是,大哥請放心,我馬上去查。」

助理絲毫的不敢怠慢,示意身邊的人將馮雪送去醫院,然後,疾步朝電梯走去,邊走邊掏出手機,迅速的撥了出去。

——

隔壁房間里。

郝強站在花灑下沖洗了很久,又躺在浴缸里泡了足足的沖洗了一個小時,恨不能扒掉層皮去。

心裡狠狠的詛咒著,可惡的女人。

裹著浴巾,走出浴室,斜躺在白色的真皮沙發上,點上一支煙,狠狠地吸了一口,優雅的吐出長長的煙柱,好看的劍眉緊蹙著。

真是掃興,回來的幾日,有人看到他就挑釁滋事。

現在,出來喝酒,又居然的碰到這麼個該死的的女人。

害得他到現在還跟吃了蒼蠅似得一陣陣的作嘔。

「叩叩……」敲門聲響起。

「進來。」

助理閃身進來。

「說!」煙霧繚繞中,他的臉陰沉的令人發怵。

「是,大哥,她叫馮雪。23歲,就讀於虎林大學,家境很不好,在一家酒吧做兼職。這次,只是一個意外。」

「意外?她不是這裡坐/台的!」郝強有點意外。騰地起身,踱步到落地窗前。

「她好像受過刺激,身體很虛弱,精神也不好。」

「哦?」郝強的腦中閃過她的映像。

難怪,她嘀嘀咕咕地罵人。

她情緒失控,陰差陽錯的誤入他的包廂。然後,他稀里糊塗的成了她的出氣筒?!

「酒醒了,把她給我帶過來。」郝強余怒未消。

女人?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件奢侈品而已,那也是針對富家千金的定論,而她窮酸的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。在他的眼中還不及他手中的一支煙的價值。

她,憑什麼把他當成出氣筒?

就算是酒後失言,他,也絕不允許。

——

翌日。

虎林急救中心。

馮雪臉色蒼白的躺在醫院裡的病chuang上,雙眉緊緊的擰著,額上浸出一層的冷汗,她不停的搖頭,似乎墜入了非常恐怖的夢境里。無法抽離。

乾裂而不停翕動的唇瓣,喃喃自語:「別過來,放開我。放開我……」馮雪正在做著一個非常可怕的夢,夢中她倒在血泊中,一個面目猙獰的男人,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。

「小雪,快醒醒,小雪……」

馮雪猛然驚醒。她驚恐的瞪大了雙眸,翻身正要跳下牀。剛要逃走,被守在一旁的閨蜜蘇蘇一把摟在了懷中。

「小雪。……」

蘇蘇一聲怒吼,驚醒了噩夢中的人兒。

馮雪抬頭,怔怔的望著蘇蘇,意識漸漸的清醒過來。

「蘇蘇?……」馮雪感覺五臟六腑好似被掏空了,腳下就像踩著棉花,兩側的太陽穴突突的跳的厲害。

「醒了,……」蘇蘇苦守了半天,到現在還沒搞明白,這個一向守規矩的馮雪,究竟是那根筋出了毛病,居然惹下如此大的禍事!

萬幸,她的表哥在這裡工作,而又碰巧遇到馮雪,才及時的通知了她。

「蘇蘇……」馮雪撲進閨蜜的懷裡,淚雨狂飆,心裡的委屈好似決堤的江水。

「哎!有完沒完了,你這裡什麼情況?」等懷中的馮雪發泄的差不多了,蘇蘇雙手推開懷中的馮雪,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她的額頭。

「什麼?」馮雪狼狽的抬頭,一片茫然。

怔愣間,環視四周。

「這裡什麼地方?」馮雪環視四周,心裡忐忑不安。

「急救中心!」蘇蘇的話音一落,馮雪觸電般的跳了起來。

「我、我怎麼會在這裡?」

「回答我剛才的問題,你這裡的什麼零件出了故障。」蘇蘇抬手再次的敲了一下她的頭。

馮雪抬手扶額頭,還是昏昏沉沉的,什麼也記不得了。

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馮雪一把抓住蘇蘇的手臂。

「我說小雪,你要死也要選一個好的風水寶地,好不好,你竟然一絲/不掛的躺在虎林最豪華的的酒吧的門前,你想暴屍呢你?」

「什麼!我、我……」馮雪努力的回憶昨天的事,昨天,她是去了酒吧,喝了酒……可是,之後的事情就什麼也不記得了。

「真的?」馮雪的頭嗡的一聲,險些站立不住,失去孩子,她酒吧買醉,然後,又不著絲縷的暴屍街頭?她沒法活了。

「……」蘇蘇滿臉怒氣的沖她點了點頭。

冰涼的淚水划過馮雪蒼白的臉,她一咬唇,轉身,直奔窗口,猛地推開緊閉的玻璃窗。

「我不想活了。」說完,抬腳就上。

「小雪,回來,她是故意氣你的。」坐在窗邊的好友果果,見勢不妙,快速起身,從背後抱住她的腰,直接的將她按在了病chuang上。

「好啦,折騰了這半天了,還嫌不累啊?」果果瞪了一眼蘇蘇,扯過薄被蓋在了馮雪的身上。

「你們都走,誰也不要理我……」說著,馮雪一扯被子。蒙住頭,抽噎起來。

「小雪,發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