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九三章買醉

第五九三章買醉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5 10:45  字數:3453

趙剛家,馮雪換好了衣服,戴上了帽子、圍巾,準備出門。她不是傻子,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,悶在屋子裡多日,她心中煩悶,趁著趙剛不在,便想出門逛逛,散散心。外邊下著雪,雪花打在臉上,她沒有任何的感覺,冷颼颼的風灌進她的鼻翼,在她的胸腔里化作一根根鋒利的針刺,她聽到了顫抖的心被戳破的聲音。

腹部一陣撕裂般的痛處。

她神情獃滯的站在雪中,然後,慢慢的彎下腰,雙臂抱胸,蹲在了街邊。

她偷偷溜了出來,卻不知道該去哪裡,或者說她那兒也不想去。

如果,可以的話,她真的希望瘋狂的雪花可以衝去她與趙剛的所有的記憶,她還是當初那個純真的小女孩兒,不像如今這樣狼狽。

許久。

馮雪茫然的抬頭。

酒?對,現在她突然的想喝一杯酒。

踉蹌著站起身,用手背揩揩臉上的淚水,循著音樂聲望去。

路旁,一座裝飾奢華的酒吧,迷炫的彩燈,透過層層的雨霧,在她的眼前跳躍著,而,此刻,她就站在它的門前。

她記不清自己走了多遠的路,也不想知道現在身在何方,她的腦海中,就只有一個念頭,她迫切的想要一醉方休,而明天的太陽升起時,能夠。忘卻一切煩憂。

她還是她!

她還有很多的事要做。她還那個身體康健的女孩兒。

而今晚。她很想放縱一次,胸口好似壓著一塊巨石,堵得難受。

緣來緣去酒吧。

璀璨的五彩燈光,勁爆的音樂聲,瞬間,就將她贏弱的身影吞噬了。

馮雪第一次來這樣的場合,緊張的捂住雙耳,險些衝出去。適應了片刻,她蜷縮在一個靠窗的角落裡,獃滯的望著擺在面前的一瓶酒。

此刻,她全身都是雪,她的鞋子被雪浸濕,在椅子的四周留下一片雪花融化後的水漬。

陣陣蝕骨的寒意襲來,她忍不住的打了個寒噤。

這會兒,沒有那個可以依靠的肩膀,酒,成了她唯一的可以取暖的方式。

她今天一定是瘋了。或者是想發瘋了,要不然。她也不會要了一瓶烈酒。

戰戰兢兢的倒了一杯酒。

端起酒杯,聞著刺鼻的酒的氣息,她有點膽怯,吞咽了了幾下口水,閉眼,仰頭,一飲而盡。

一陣刺痛,她擰眉,捂住了臉頰,口腔里剛剛被她咬開的傷口,此刻,被酒精再次的灼傷,撕裂般的痛。

「孩子,我對不起你,是我殺了你,沒能讓你平安降生到這個世界上。」她喝一杯酒,自責一次。

直到,喝完了最後一滴酒。

身體上的所有的痛,此刻,全都集中在了頭部,頭痛的好似快要爆炸了。

馮雪雙手支撐起搖晃的身軀,趁著,她還未趴在桌子底下,趁著還殘留著的一絲清醒的意識,她要回家。

撥開眼前晃動的人影,她扶著牆壁一步一步的移向門口,一個撲空,她跌進了開啟的電梯里。

酒吧頂樓的包廂內。

幾個衣著華麗的人,圍坐在一個黑衣的男子的身旁。

黑衣男子昂藏的身軀深陷在奢華的沙發里,雙腿交疊,修長的手指間悠然夾著一支煙,另一隻手,優雅的握著高腳酒杯,輕輕的搖晃著,硬朗的臉頰,一對細長的丹鳳眼微眯著,深邃的眸光,盯著酒杯里猩紅的液體,涼薄的唇角泛起一個近乎完美的弧度。

「大哥,得知你回國的消息,咱們虎林的美女們可都是急不可待啦?你要不要……」身材微胖的男子微眯著雙眸,得意的瞥了一眼身邊的嫵媚的女伴,示威般的挑釁。

「哼!閉嘴!喝酒……」黑衣男子冷嗤了一聲,拋給他一個不屑的眼神,仰頭,薄唇微啟,酒杯中的酒緩緩的滑入。

就連喝酒的動作都這般的有魅力,迷人,微胖男子身邊的女伴花痴般的望著他。

「大哥,恭喜你回國,干一個。」另一名男子輕笑著舉杯,向前傾身,態度謙卑。

「……」黑衣男子舉起酒杯,勾了勾唇,一飲而盡。

黑衣男子直接的將他們當成空氣,自顧自的飲酒。

微胖男子帶來的女伴實在是忍不住了,拿起桌上的酒,起身,扭著水蛇腰,走到黑衣男子的身旁,嫵媚的喚道,「大哥,我給你滿上。」話音落下,一雙春波蕩漾的眸光,死死地盯著面前身著黑色皮衣男人,迷人的讓人狂亂,她的心都快要抑制不住的跳出來了,如此霸氣的男人,哪怕是在的他的懷中停留一秒,死而無憾。

黑衣男子玩弄著手中的酒杯,幽深的眸底升起一絲慍怒,抬眸,「胖子,管好你的女人。」

隨即。

黑衣男子將酒杯放在桌上,起身朝著門口走去。

女人無趣的坐回微胖男子的身邊,訕訕不語。

看到黑衣男子起身要走。

站在門口的侍者,恭敬的打開房門。

——

馮雪頭昏腦脹的扶著牆壁走著,心口好似開了鍋的翻滾的沸水,翻攪的難受。

恍惚間,她看到了房門,「終於到了門口了,這、這裡的房門,怎麼、這麼遠……」雙手推門,這時,房門突然的打開,馮雪的雙手撲空,失衡的身體倏然的撞在了一面肉牆上。

伴隨著一聲猝不及防的強烈的撞擊的聲響,馮雪強壓在喉的瓊漿液體順勢噴涌而出,驚愕中,黑衣男子躲閃不及,黑色的皮衣上瞬間掛了彩,腐濁刺鼻的氣息撲面而來,嗆得他向後倒退了一步。

幾乎,同時,房間里的眾人不約而同倏然起身,伴著一陣驚呼聲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