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八八章情場高手

第五八八章情場高手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30 11:18  字數:3253

轉瞬,如涵就被賀雲飛高大欣長的身影緊緊包圍,方寸大小的鼻息間充斥著男人身上的龍涎香氣。他的吻既像是溫柔的懲罰,又像是熱烈的給予,抗拒間,如涵的兩隻小手下意識地抵著賀雲飛厚實的胸膛。

「如涵,你真是個甜心!「賀雲飛臉上漾起魅惑的笑,火熱的唇逐漸下移,落在她修長的頸脖細細啃咬著,撩動擺布著她脆弱的神經感官。

如涵微微揚起小巧標緻的下巴,用仇視的目光看著賀雲飛,她的心怦怦直跳,卻無法喊出來。

「賀雲飛,你快放開我,不然我一定大叫,讓大家看看你的真實嘴臉!」

「哦?竟然威脅我?你以為我會怕威脅嗎?不然你試試,如果叫出來,看誰比較丟臉?」賀雲飛的眸光變得更晦暗幽邃,他溫熱厚實的大掌沿著如涵曼妙的曲線盤旋而上,如游魚般靈巧地繞到她的背部,拉下她晚禮服後的拉鏈,把手伸進了如涵的刺繡內衣里,大掌指腹的溫度熨燙了她如玉般溫潤的肌膚。

剎那間,如涵的眼眸掠過倉惶之色,柔軟馨香身體極力防抗。

「別……」當如涵猛地意識到賀雲飛的真實意圖時,放蕩不羈的男人早已不懷好意地摸索到了懷中佳人的bra。隨著男人節骨分明的長指熟練地向內一捻。

只聽見一記清脆的「啪噠「聲,賀雲飛僅憑著單手就輕而易舉地解開了無痕bra的暗扣。

據說,長久困擾著全球男性同胞的單手解bra,很大程度上來說絕對算是門江湖絕技。輕車熟路的必定都是混跡情場的老江湖了,異性緣極佳而且桃花運旺盛。

「高手……賀總果然是名不虛傳的高手。」譏諷的笑聲從如涵的唇齒間緩緩溢出,她青蔥般修長的手指在他堅如磐石的胸肌上畫起了圈圈。引得男人渾身陣陣酥麻。

賀雲飛剛毅的俊臉在黯淡的光線里顯得十分性感迷人,他溫暖寬厚的大掌一把捉住了她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。

他低聲肆笑,目光如炬地凝著如涵的絕美嬌顏。見如涵有了回應,漸漸放鬆了緊摟著她的手。

「如涵。你真是太美了……」

「多謝賀總誇讚……」如涵媚眼如絲,身體靈巧地一閃,脫離了賀雲飛的鉗制,輕盈的裙擺隨著她後退的步伐搖曳出柔美的弧度。

「看來得麻煩你了,賀總。」如涵如牛奶般潔白明亮的貝齒輕咬著嘴唇,微微挽起披散在身後的黑色長髮,背過身子去。

轉瞬間,她雪白美背上動人心魄的萬般風情。便不偏不倚地落在賀雲飛的視線里,他的喉嚨不禁一陣發緊,琥珀色眼瞳中迅速點燃起一道噬人火焰。作為始作俑者的他還是乖乖伸出手,幫著如涵扣上了分離的暗扣,將長裙背後拉鏈一併拉上。

「賀總,你自己吹風吧,恕不奉陪!」

他的眼半眯著:「沈如涵,我們來日方長,我不會放過你的,你早晚是我的人……」

如涵稍稍穩了穩呼吸。回過身來不甘示弱地凝上夾著興味的男性眸子,「我倒也想提醒賀總,以後千萬別忘了多帶幾個保鏢。不然,欺負辰逸雪的女人,可沒有好結果!」

「哈哈哈……我也提醒沈小姐,我賀雲飛不是被嚇大的,走著瞧吧!」賀雲飛神態悠哉地睨著如涵。

如涵微微抿了抿粉唇,冷笑了一身,便徑直繞過了賀雲飛頭也不回地走掉了,蟬翼般的薄紗時不時磨蹭著如涵纖巧的腳踝,暈出悠然繾綣的風情。

賀雲飛像慵懶的美洲獵豹般微微眯起眼。緊緊鎖定著愈行愈遠的曼妙身影,毫不掩飾地透著侵佔掠奪的意圖。

令如涵出乎意料的是。她才剛剛向前邁出十幾步左右,就迎面遇上了從裡面走出來的女演員。如涵便不動聲色地垂下眼瞼打算直接避開。

「給我站住。」就在兩人插肩而過的瞬間,女演員突然叫道。

如涵抬起頭,明知故問地詢問道:「這位小姐也來欣賞夜景嗎?」

「哼……」女演員眼角的餘光斜斜地睨著如涵,從鼻腔哼出盛氣凌人的嗤聲:「何必裝什麼純,脫光了還不都是不要臉的狐狸精,盡幹些齷蹉勾當。」

這女演員名叫蘇青,可是個在男人間摸爬滾打了多年的精明主兒,她自然能覺察到賀雲飛對如涵的愛慕。可是在她眼裡,如涵無非就是個青澀稚嫩的丫頭,還入不了她的法眼,她自然也不允許如涵搶了她的情人。

如涵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蘇青畫著濃妝的側臉,似笑非笑地說道:「蘇小姐可是上流圈子裡優雅高貴的名媛,這種粗鄙淺薄的話還是少說為妙,損了自己形象多不划算。」

「……我還不是見不得某些女人的那副賤樣子。所以出於好心,我勸有些人還是先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重,千萬別蹬鼻子上臉的好。」蘇青不高不低的語氣盡顯著不屑一顧的意味,飛揚跋扈的模樣比眼尾上翹的黑色眼線還要更甚幾分。

如涵心中冷笑一聲,像這種女人間爭風吃醋的毒言惡語,在她眼裡簡直就是在狗血電視劇里司空見慣的小兒科。這蘇青自視甚高是沒錯,可她也不是天生遭人欺負的受氣包,哪有乖乖被罵還不還嘴的道理。

「共勉吧,蘇小姐。」如涵抬眼瞧著蘇青,粉唇意有所指地吐出簡明扼要的六個字。

「你……」蘇青被如涵的話氣得差點噎住了,這不識抬舉的丫頭分明就是在諷刺她自打嘴巴。

「蘇小姐,崔總還在裡邊兒等著我呢,恕我不能奉陪了。」如涵倒也不想和眼前胸大無腦的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