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八四章看夠了沒,小色涵?

第五八四章看夠了沒,小色涵?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6 10:36  字數:3415

高興之餘,如涵一邊同逸雪喝酒,一邊把這幾天家裡的事兒說給他聽,儼然像一個和老公話家常的小媳婦。

逸雪一邊吃著菜,一邊認真的聽著,眼角眉梢全是笑意。突然,逸雪的電話響了,電話里不知說了些什麼,他的眸光微微見寒

「嗯,我知道了」。

撂下電話,逸雪沉思片刻,揮手叫服務生,要了一杯果汁。

「涵涵,你可以喝果汁,也可以喝酒,咱們玩個有趣的遊戲,來助助興。」

「好啊!」如涵高興地表示贊同。

「猜長短,誰猜錯了,誰喝酒。」逸雪從裡面拿出一根牙籤折成了一大一小兩根。

「大的」

「錯啦,喝吧」

「小的」

「又錯了」

「不會吧?怎麼又錯啦」

這已經是第三杯了,如涵就納了悶了,她是屢戰屢敗,怎麼猜都是錯。

還好,逸雪允許她喝果汁,不然,她一定醉到不行,不過如涵還是不勝酒力,頭暈暈的。

「小笨蛋!」逸雪看著喝醉的小女人,微微撤出一抹笑,自己使了一點障眼法,她又怎能不醉。

他扶著酒醉的小丫頭,走出餐廳,向電梯走去。

小丫頭窩在他懷裡還在嘟嘟囔囔著感激的話,「我今天真的很高興,很高興……」。

是啊,若不是有逸雪相伴,她一定會想起傷心事,去年的這個聖誕節。是趙剛陪她度過的。

回到家,逸雪輕輕地把她放在g上,吻了吻果凍般紅潤的唇。

輕聲在她耳邊呢喃著「寶貝涵涵。我好愛你!」像是誓言,像是傾訴。卻透著無比的堅定。

也許是酒精的作用,也或許是逸雪身上散發出來的使人心神寧靜的檀香氣息,如涵慢慢的沉靜下來,頭也舒服了許多。逸雪吻了吻她的額頭。掖好被角,轉身走出了卧室。

這時手機微動,逸雪看了下信息,眸中透出了一絲冷笑。

走到門廳,將房間的燈全關上。然後輕輕地走向了窗前。拉開了些微的窗帘。

「逸雪哥,我還不想睡,能把燈打開嗎?」

「嗯?不睡?不是頭暈了嗎?」

「好多了,我想看著你,不想睡!」如涵的聲音溫柔、嬌嗔,聽得逸雪很舒服。

燈掣聲在空寂的卧室中響起。

暗黑的卧室,瞬間燈火通明。

逸雪一抹頎長的黑色身影,尤帶著幾分微醉,慵懶的倚著門框站著。

幽邃的眼眸似透著**的光芒,半眯著。盯著g上的如涵,那灼熱的感覺,如同是要將她生生焚燒掉一般。

「還是亮著好。」

如涵拾起一抹淺笑。輕聲說道。

她掀了被子下了g來,光著小腳丫子就往浴室里走,「今天一定累壞了吧?我幫你放水,先洗個澡吧!」

逸雪薄唇緊抿著沒有說話,視線跟隨著她的倩影進了浴室,魅眼半眯,肆無忌憚的盯著她看。

浴室中,水霧氤氳,如薄紗一般。將她窈窕的身影團團籠罩,烏黑的長髮如瀑般傾瀉而下。柔順的散落在她勾人的背上,還有几絲細碎的髮絲。隨著她手間的動作,性感的跳躍在她香柔的玉肩上。

這時的如涵是美艷的,是性感的,是嫵媚的,她的撩人指數,足以夠得上用『妖精』二字來形容。

她真是百變的,可以清純、可以活潑、可以艷麗……

愛雨,一點點在漆黑的幽眸中積蓄。

「涵涵,你有沒有想過要嫁給我?」

如涵抬頭,霧靄朦朧的水眸錯愕的望著他。

他的問話太突然了,她毫無準備,雖然之前求過婚,但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兒了。

如涵好看的秀眉微蹙,竟不知如何回答。

「無論怎樣,我都是要娶你的,不達目的絕不罷休。」

逸雪漆黑的眼瞳,在鵝黃的暖光下閃爍著,堅定而執著。

如涵試著水溫的手,微微僵住,拾眼看他,水眸朦朧,「我……會考慮的,真的。」

對於她的答話,逸雪已經很滿意了,至少她沒拒絕,她說會考慮,就是有希望。

「先洗個澡吧!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,又陪我玩,都沒得休息。」

如涵起身來,繞過逸雪,出了浴室去。

在經過她的身邊時,逸雪清晰的聞到了一種女性香水的味道,清雅,高貴,如同那淡淡的木蘭花香,清新別緻。

逸雪從浴室里出來,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。

剛出浴的他,只用一條浴巾簡單的裹住自己那強碩的下半身,胸前那整齊且結實的肌肉一時間展露無疑,亮白的肌膚在暈黃的燈光映襯下愈發魅惑至極,再襯上他那張俊美似人工雕琢的面龐時,如涵都有分秒的看痴。

「看夠了沒?小色涵?」

逸雪的問話陡然讓如涵緩神回來,下一秒,雙頰緋紅似青澀少女。

「我去幫你拿吹風機。」說著,她就從被子里跳出來,光著小腳就往衣帽間奔去。

「不用了,我自己去,穿那麼少,小心著涼!。」逸雪漆黑的幽眸別有深意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大g,笑著說道。

如涵回到g上,尋思著,這個聖誕夜,她和逸雪之間,會不會發生點什麼。

夜裡的海城,不知幾時飄起雪來,花園裡的路燈還亮著,燈光打在雪花上,映射出晶瑩剔透的光芒。

又一個聖誕,去年的這個晚上,她和趙剛一起吃飯、看雪景、又相擁而眠,那個時候,一切都是那麼美好。沒想到,一年後的這天,卻是這般模樣。

她懂得逸雪對她的好,對他的感情也日漸深厚,可在她的心裡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