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八零章對她動粗

第五八零章對她動粗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2 14:54  字數:3444

「為我離婚?!她是這麼和你說的?」

逸雪反問,如涵肯定地點了點頭。

「呵呵,她還真會編故事,枉費我撇下你,去照顧她!」逸雪猛地坐起來,拳頭攥的咯咯響。

「她說,她發現她老公在外邊還有別的女人,結婚的第二天,就沒回家。她說她心裡都是悔恨,不想活了,只想死。我是怕她想不開,才會在她需要的時候去安慰她,沒想到,她心計這麼重,竟然對你這麼說!」逸雪怒不可遏,直到今天,他才看清李黎的真面目,她不僅背叛他,欺騙他,還來傷害他心愛的女人!看來,他真的不能再心軟了。

「是這樣……我還以為……」

「以為什麼?我和她舊情復燃?」逸雪苦笑道。

「不會的,永遠不會!涵涵,我只要你!」

聽著這窩心的話,如涵忍住喉頭的酸脹,鑽進逸雪的懷中,她伸出手,探進逸雪的睡袍里,他白皙的肌膚愛她指尖,如絲綢一般柔滑,看似溫軟,實則堅硬。她把掌心裡握住的東西拿出來,攀住他的脖頸,替他戴上。

逸雪摩挲著頸間那一條細長的飾物,這不是他送給她的嗎?怎麼她又給他戴上?

「涵涵?」他不解地叫著她的名字。

如涵孩子氣地握住吊墜說:「你給我的時候,不是說,要把我們的照片放在裡面嗎?我放進去了。」

嗯?逸雪愣住了,他的小涵涵,什麼時候偷偷放進去的?

在逸雪的疑惑中,如涵引著他的手。將那個吊墜打開了。一元硬幣大小的相框里,赫然是一張精巧的照片,就是他們上次一起拍的大頭照。畫面雖小。畫質卻是很清晰,是如涵甜美的笑容和逸雪儒雅的俊顏。

這一刻。逸雪更覺如涵可愛,她聰明中時而流露的天真和孩子氣,彌足珍貴。

他擁住了如涵:「好,戴著我和小豬的合照,就像把小豬帶在身邊一樣,我們一起出門!」

這一夜,又是相擁而眠……

逸雪離開的第二天,李黎竟然出現在辰家門口。點名要見如涵。

預感,是女人與生俱來的能力,直覺告訴如涵,李黎此行不懷好意。可是,那又怎樣,她不在乎,更何況,是在辰家,她敢怎麼樣!

李黎身穿一襲純白大衣,優雅。知性。白色,是逸雪最愛的顏色。在她淡淡的深情里,有一絲驕傲。一絲冷漠。

她在離如涵遠遠的距離站定,她嬌小的臉型和精緻的五官,細膩白皙的肌膚散發著奪目的魅力。

李黎沒有道明來意,只是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環視著四周,邊看還邊點頭。

「嗯,不錯,辰家就是漂亮、華麗,尊貴!」

如涵沒看到她背在身後的手,緊緊握著。指甲嵌入了掌心。

「李小姐,你找我有事嗎?」

李黎像是剛注意到如涵。轉過身來,迎向她的目光。迷離、詫異,有那麼悠長的一刻,她眯起眼凝視著如涵。

「沒什麼事兒,我只是來看看你,怎麼?辰太太不歡迎?」

她把「辰太太」三個字咬的很重,一雙美眸卻憤恨的像是要迸出眼眶。

厚實的地毯上,李黎的高跟鞋踩在上面,沒發出響聲,所以,如涵根本沒有察覺,危險與罪惡正向她靠近。

「呵呵……」

李黎靠近了,如涵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,敏感地皺起了眉頭。

她不喜歡這個味道。

突然間,下頜上一股大力,蠻橫、衝撞、生生扼住她,硬邦邦地鉗住了她。

「李黎,你要幹什麼?」

如涵被迫與李黎對視,這個身高不及自己的女孩兒,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?

「辰太太,我忘了告訴你,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八段的高手,對付你,容易的很!」

如涵試圖掙脫,然後,她的手就像長在她身上一樣,她的抗拒只是徒勞。

「沈如涵,你是故意刺激我,還是想向我炫耀,怎麼樣,被人稱作辰太太的感覺是不是很好?」

李黎手上一用力,如涵一陣生疼。

如涵痛呼著,覺得這個李黎似乎不正常,以她的力量,在她面前絕對占不了便宜。

如涵步步後退,李黎步步緊逼。

驀地,李黎猛然鬆開如涵,如涵還沒來得及松一口去,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她是怎麼出手的,肚子上的痛已經襲來。

「啊——」

如涵捂著肚子驚叫,她故意叫得大聲,想讓辰家的人聽到,過來救她。

如涵不理解,她若愛逸雪,當初就不該拋開他,更不會嫁給別的男人,可她若不愛逸雪,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現,還一副對她恨之入骨的樣子,出手如此歹毒。

如涵終究堅持不住,倒在地上。

「哈哈……」

李黎突然張狂的笑了起來,她蹲在如涵面前,看著在地上捂住肚子扭成一團的如涵,眼裡滿是殺氣。

「沈如涵,我告訴你,我得不到的人,別人也休想得到。如果我沒說錯的話,你把我跟你說的話告訴逸雪了吧。所以,他說再也不會見我了,這下子你高興了吧!」她惡狠狠地看著如涵,又站起來,在她的身上亂踢。

、「救命呀,救命——」如涵敵不過她,只好繼續大聲的叫。

「哈哈,無能的女人,除了叫你還會什麼!」李黎停止了動作,拍了拍衣服,一副嫌棄的樣子,彷彿沾染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,昂首闊步地走了出去。

待辰家的人過來,如涵還獃獃的坐在地上,倚靠在沙發邊上。嫉恨,是個可怕的東西,她可以讓一個女人爆發如此的力量,她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