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九章那女人的心計

第五七九章那女人的心計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2 02:25  字數:3473

是視而不見,還是狠心選擇承受痛苦?如涵選擇了後者。本站新域名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,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,趕緊來吧。

「逸雪哥,睡了嗎?」

如涵伸出手,搭在他腰間,感到他的肌肉一陣攣縮。

逸雪轉過身,暗夜裡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隱約看那一雙眸子里閃爍著迷離的光澤。

「是她的電話嗎?」

如涵低著頭,看他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裡,一個指節一個指節的輕輕揉捏,在聽到她的問話時,他的動作突然停住了。

逸雪沒說話,幾乎不覺察的點了點頭。

「她是不是需要你……」

如涵沒說下去,逸雪已聽懂她的問話,又點了點頭。

如涵覺得自己就是個矛盾體,明明想要把他栓在自己身邊,一刻都不準離開,讓他置曾經相愛的人於不顧,做一個薄情寡義的人,她又做不到。她拉住了逸雪的手,在他的掌心輕吻了一下,沉聲道:「你去吧,她一定是很著急,很難過,才會在夜裡找你,你若不去,萬一她出了什麼事兒……」

逸雪心頭一酸,掌心被她吻過的每一寸肌膚都滾燙無比,四目相視,勝過身體的交纏。

「我不問什麼事兒,你也不必告訴我,如果你覺得是你該做的,你就去做吧,嗯?」

「涵涵……」

酸楚夾雜著猶豫,把逸雪折磨的抓狂,他愛過的兩個女人,竟是如此截然不同。

一個善良、溫柔,處處為人著想,看似柔弱。內心堅強;

一個嬌蠻、任性,有著凌厲的手段和行事作風、看似堅強,內心卻弱不禁風。

如涵是前者。李黎是後者。

「嗯,我去看看她。不過,你放心,我答應過你的事兒,絕對會做到,我只屬於你一個人,永遠!」逸雪捧著如涵的臉,目光堅定,亦如他的語氣。

如涵垂目點頭:「嗯。我知道!」

逸雪走了,在夜半時分,她的男人奔赴另一個女人身邊,光明正大的,而且是經過她同意的,甚至是親手促成的。

他在她額頭留下的那個吻,溫度漸漸退去,倒覺得比之前還要涼,如涵嗤笑,原來明明是滾燙的呢!

她抱緊被子。後悔的咬緊下唇,她說不要緊,其實。那不是真的,她在意的要命!或許,她大方開口讓他走的一刻,也是有所期待的,期待他回絕。

第三者的定義是什麼,是介入感情的,還是介入婚姻的?這個李黎到底算不算是第三者?

對於如涵做的犧牲,這個李黎並不領情,第二天。一個電話打到如涵手機上,是李黎的。她約她見面。

如涵和她並無聯絡,見。這電話是從逸雪那裡得到的。

「好,我會準時到的。李小姐。」如涵答應得很痛快,她倒想知道,這個女人找她什麼事兒!

如涵掛了電話,她感嘆於李黎的大膽與不羈,上次在洗手間,她能把她推到,如涵就知道,這個女人絕非善類,她不在乎,經歷過兩次情感的傷害,她不僅沒垮掉,內心反而更加堅不摧,去迎戰,是她唯一的選擇!

地點約在附近的商場,如涵在約定的茶餐廳等了好久,卻不見李黎。

等了一會兒,她的手機響了。

「喂,李小姐,我已經到了……」如涵按下接聽鍵,對李黎的遲到不以為意。

李黎果斷打斷她,如涵耳邊傳來嘈雜的音聲。

「沈如涵,我就不進去了,我約你來,不是為了喝茶聊天的,只是想讓你看清楚,你的位置。」

「我的位置?李小姐,我赴約,不是聽你說這些的……」

如涵握住手機的手一點點收緊,她是善良,不是誰都能欺負的!

「哼,是嗎,那你看看,我和誰在一起吧。」李黎笑了一聲,明顯的不贊同,語氣里盡顯輕蔑。

如涵起身,透過餐廳的玻璃窗,看到了李黎和她的小雪花。

「小黎,走這邊……」

耳邊一聲再熟悉不過的男生,穿透冷硬的手機,撞進如涵的耳中,彷彿一股強大的氣流,撞得她頭暈眼花。

他不是去上班了嗎,怎麼又和她在一起!

如涵張大了嘴,環視著四周,喧鬧的商場,人來人往,歡笑的面孔,每一張臉,似乎都在嘲笑她。

逸雪,這就是你說的上班嗎?

「沈如涵,我們在七樓,家居部,你以上來看看。」說完,李黎就掛了電話。乾脆利落,毫不拖泥帶水。

如涵拿起手袋,步伐沉重地向電梯間走去,電梯門口站了許多等待的人,如涵等不及了,她需要證明李黎說的一切。

她跑向了樓梯間,不知哪裡來的力氣,一口氣上了七樓,氣喘著的身體,忐忑激憤的心緒,等她到了七樓,找到家居部,已是汗流浹背。

汗水從她兩鬢,額角落下,呼出來的每一口氣都是燙的,而她的心口,卻在看到他們兩個人時,一寸寸變得冰冷!

他們微笑著說話,換做外人,根本看不出他們一個是有家室的,一個是有戀人的。

這世界上最不能容忍的事兒是什麼,如涵以為,就是欺騙和背叛!

她以為,只要趙剛那樣的渣男才會做出這樣的事兒,卻不想一向儒雅專情的逸雪竟也騙了她,明明說去上班,卻來陪這個女人逛街!

李黎很快現了如涵,嘴角湧起一抹得逞的獰笑,不過轉瞬即逝,不然如涵真想拍下來,讓逸雪看看這女人的邪惡。

她似乎和逸雪說了句什麼,逸雪就轉身走開了。

李黎轉過身,直面如涵,指指她,又指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