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七章他身上的香水味兒

第五七七章他身上的香水味兒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0 01:15  字數:3431

餐桌上,逸雪和李黎並排坐著,他在給她盛米粥,盛了放在她面前,她好像不怎麼情願,撒嬌般要靠在他身上,逸雪似乎想躲,卻沒躲開,他嘴裡開合著,聽不到聲音,可如涵目測著也知道他說什麼。

「呵呵……」

如涵笑了,那笑聲乾澀無力,像秋風中的落葉,乾枯的輕輕一碰,葉子就只剩下一副擦不忍賭的紋路架子。

「你知道他在說什麼?」

她這話是在問逸楠,卻又不像是在問他,因為,她很快給出了正確答案,只有她一個人清楚的答案:「他是說,小心,慢點,燙。」

這話,他曾無數次對她說過。

她低下頭去,再不忍心看哪畫面,只是這樣一個場景,已經在她的心上畫滿傷痕,她沒那麼傻,非要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。

逸楠以為她哭了,可她沒有,一直到最後送她回家,她都沒掉一滴眼淚。

回到家的如涵,悄悄回到房間,梳洗,打扮,下樓吃飯,聽音樂,看書,平靜地好像什麼都沒發生。

滿宅的人,除了逸楠,沒人知道她去過哪兒。

下午三四點鐘,逸雪打來電話,通常這個時間,是她午睡剛起來。

「涵涵,我今天能早回家,你想吃什麼,告訴我。」

如涵搖搖頭:「我吃不下,你回來就好,不用帶吃的。」

逸雪聽得出,如涵的情緒似乎很不好,說話也有氣無力的。

掛斷電話,他結束了手頭的工作。去甜品店買了如涵最愛的棗泥糕和藕粉糕,匆匆趕回了家。

把吃的東西交給陳嫂,他不忘交代:「放進冰箱里。涵涵最愛吃涼一點的。」

「知道的,少爺。這個我記得清楚呢!別說是我,其他人也都知道。」陳嫂笑著接過棗泥糕,逸雪被他笑的有些不好意思。

「涵涵人呢?平常這個時間不是在大廳里嗎?」

「沈小姐好像沒睡好,中午吃飯的時候,我看眼裡都是血絲,眼眶也紅紅的。」

逸雪眉眼一抖,果然是有什麼事兒,這樣子太不合常理了。也怪他疏忽,這些天忙於李黎的事兒,對如涵不夠關心。

樓上二樓卧室內,如涵卻沒有睡覺。她背對著門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,後背上疊放著幾個大大靠枕,卻也沒有靠,雙手在撐著,微抬著頭,兩眼毫無波瀾的看著窗外。

這樣安靜的涵涵,讓逸雪覺得很心疼。性格那麼活潑的她,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讓他覺得很憂傷的神色。

他放緩腳步,在如涵身邊坐下。推開那靠枕,將她拉進懷中。

「怎麼了?像個小貓兒一樣?」

如涵沒回答,只是安靜的想著,這個懷抱是不是被叫那個女人的李黎擁有過。

如涵抬手圈住逸雪的脖頸:「逸雪哥,明天你送我回家吧,我想回我家去了,我身體也恢復了,該上班了。」

「為什麼,為什麼要回家呢。即使去上班也可以在這裡住呀,我還能送你。」

「不用了。回去以後,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了……」咬咬牙。如涵終於把心底最深處話說了出來,冷冷的話語彷彿帶刃的刀,從心口划出,痛的她指尖麻木。

「什麼?!」

逸雪猛然拉住懷裡的人,想要知道她為什麼這樣說話。

他的眼中依然如荊棘般燃燒,而她卻眼瞼低垂,不屑與他對視。

粗重的呼吸從他喉間發出,胸膛也開始劇烈起伏,逸雪既氣憤又羞惱,這丫頭,怎麼說出這種話來,難道說,他對她的好,她全然沒感覺?

他的手指隔著單薄的衣服,嵌入她的肌膚。

「涵涵,你再說一遍,你到底在說什麼,我……沒太挺清楚。」

這次,如涵抬起頭來,漆黑的眸子迎向她的目光,她是冷靜,縱使是一團火,也會被她凍結。

「我說,我要離開這裡,回我自己的家,然後……我們暫時不見面。」

逸雪很委屈,他全身的骨骼和肌肉,無一不在叫囂著,意欲衝破他的身體,向如涵抗議。

「我—不—同—意!」

逸雪一字一句的吐出這幾個字,牙齒猛烈地切動著,壓根都被他咬的發癢。

如涵笑了,淡淡的。她的樣子讓逸雪很不舒服:「涵涵,為什麼這樣,昨天還好好的,今天怎麼這樣?無論如何,我不會讓你回去的,這裡就是你的家!」

如涵沉默,她不想說,不知怎麼說出口。

這個晚上,兩人都很不愉快,就連每天晚上從未間斷過的泡腳按摩逸雪都沒給如涵做,也沒睡在她身邊,去了旁邊的客卧睡。逸雪並非和她慪氣,只是想讓她靜一靜,不想去惹她煩惱。

第二天,逸雪出門上班,臨走前特意叮囑陳嫂看好如涵,別讓她一個人出去。可是,當下班回家的時候,如涵卻不見了。問過陳嫂才知道,她說呆在家裡悶,讓司機送她到了姑姑家。

「小張,快點去秦卓君家找沈小姐,讓她回來吃晚飯!」逸雪沖著電話那頭吩咐道。

「少爺,沈小姐說讓我不用接了,她晚上住在那邊。」司機如實答道。

「什麼?住在那兒!這怎麼能行,快去接她!我和你一起去!」這樣下去怎麼能行,她明顯是在躲著他。

司機聽出逸雪的怒氣,忙得答應,逸雪跑出大宅,上了車,兩人疾馳而去。

到了沈梅家,只見如涵和她兩個人,秦朗和卓君都不在家。

「沈阿姨,我是來接涵涵的。」逸雪擔心如涵不跟他走,問也不問她的意思,直接對沈梅說道。

沈梅自然不會阻止,她是個聰明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