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五章為她泡腳

第五七五章為她泡腳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8 03:14  字數:3416

吃過晚飯,散了步,如涵回到房間坐著,浴室里傳來稀里嘩啦的水聲,那是逸雪在給她打洗腳水。

是的,是洗腳水。

為了配合小禮服,如涵穿了大半天的高跟鞋,腳很不舒服,摔倒的時候又輕微扭到了腳,醫生讓泡泡腳,按摩按摩,睡覺的時候抬高雙腿,問題不大。

不用說,這泡腳的任務,自然交給了逸雪,他沒伺候過人,不過端著洗腳盆,倒是很熟練。

水聲停了,逸雪挽著袖子走了出來,二話不說走到床邊,如涵張開手臂,任由他抱進浴室。

如涵的腳放在水裡泡著,逸雪則蹲在地上,幫她按著腳心,因為不知道力道如何,一邊揉一邊問:「輕了還是重了,舒服嗎?」

「嗯,就剛剛那樣,右邊再重一點。」

其實,逸雪捏的很好,如涵這麼說,是故意逗弄他,一向聰明的逸雪似乎沒聽出來,對如涵的命令,是遵從的很。

「好,現在這樣呢,好一點沒?」

「嗯,好了。」

他在看著她的腳,她則在看著他的手,真是一雙漂亮的手,細緻的骨節,修長無痕,沒有老繭的養尊處優的少爺才會有的手。

可是現在,這個養尊處優的少爺,正在給她洗腳!

如涵的眼睛是濕潤的,除了感激、感動和日漸濃郁的愛,她不知該怎樣……

第二天,逸雪出門上班。特意叮囑陳嫂好好照顧如涵。如涵還沒睡醒,陳嫂就守在門口,謹記著逸雪說的如涵身邊不得離人的囑咐。

待如涵醒來。陳嫂才下樓準備早餐,熱牛奶和點心。一應俱全,十分精緻。

沈小姐,我就在廚房,你有事喊我就好。

陳嫂鄭重的囑咐讓如涵哭笑不得,這些人,都對她非常好,只不過有些緊張過頭了。

「放心吧,陳嫂。去忙吧。」

午後的陽光,透過玻璃窗,曬在身上暖暖的,如涵捧著牛奶吸了一大口,暖暖的,從胃一直暖到全身。

「嫂嫂!」身後響起一聲呼喊時,如涵趴在雕花桌上昏昏欲睡,陽光下,她眯了眼,似乎看到一個挺拔修長的身影正朝著這邊款款靠近。

如涵慢悠悠地支起下頜。一臉惺忪的模樣。

辰逸楠不由淺笑,額前那一簇酒紅色的髮絲在陽光的映射下發出與本色不同的光彩,他靠近了。徑自拉開如涵對面的椅子坐下。

「喂……叫你嫂嫂怎麼沒反應,難道,你比較喜歡我叫你……涵涵?」

逸楠說完覺得自己唐突了,畢竟,他們只有幾面之緣,而且,他還……

如涵被他這麼一說,睡意驅散,略帶靦腆地笑道:「逸楠。你別跟我開玩笑了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。你不是很恨我和你哥哥嗎?我嘴巴笨,都不知道怎麼接你的話。」

笨?逸楠好看的眉峰一挑。據他所知,眼前的這個女孩兒並不笨,聰明的很!

如涵微垂著腦袋,逸楠可以大大方方地看她的臉,她的臉似乎圓了些,卻依舊俏麗客人,脖子上那條graff高級定製項鏈,雖然只有一顆墜子,卻已經價值不菲。看來,她也是個標準的白富美。

「涵涵……」他思慮片刻,還是這個稱呼比較合適吧。「我祝你和我哥幸福,真誠的。」

如涵怔住了,她還是不敢相信,辰逸楠的變化這麼大,不僅對她極為和善,似乎也不再恨逸雪了。她和這個人算不上熟悉,甚至因為他差點受傷,可是,今天,他們竟坐在一起聊天,這算不算是一種奇妙的緣分。

「光是嘴上說嗎?沒有禮物嗎?」如涵起了玩心,把手攤在逸楠面前,佯裝這要禮物。

「嗯?為難我?但是我卻未必被你難倒!」

逸楠上下打量如涵一番,注意到她公主裙的腰間有一條腰帶,鬆鬆的系著,純屬裝飾作用,是可拆卸的。

「你等著,我給你祝福禮。」

逸楠調皮地笑著,猛地抽開如涵的腰帶,手指上下翻飛,長長的布條在他手上越來越短,如涵看得目瞪口呆。

「好啦!」

逸楠大呼一聲,掌心拖著一件東西送到如涵面前。

「啊!你還會這個?」

如涵驚訝地從他掌心取過改頭換面的腰帶,原本是一根普通的布條,經他幾番折騰,居然成了個精巧的結節!

「它的名字叫幸福結,送給你,祝你幸福,涵涵!」

「謝謝,很漂亮,我很喜歡。」

「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問我?」逸楠是個聰明人,看出如涵眼中一直存在的不解與懷疑。

「額,也沒什麼,我只是好奇,你怎麼……」

「我怎麼變了,是嗎?」不等如涵說完,逸楠便接話道。

如涵點了點頭。

也許你不知道,我哥一定沒和你說,曾經,就在我想盡辦法要害死我哥的時候,他默默地為了做了很多事兒,我在外惹事,他給我善後,給我擦屁股,類似這樣的事兒,他不知做過多少次……這些都是我最近才知道的。涵涵,你說我有這樣的哥哥,我多幸運,我還和他爭什麼!他的就是我的,我的也是他的!」逸楠說的很激動,在他身旁,如涵能看到他眼裡意欲滴落的淚。

「是這樣,我還以為是因為我救了那女孩兒。」如涵笑了笑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「這個……我和你說過的,也是原因之一吧,那女孩兒雖是個模特,但人很純,還沒被娛樂圈這個大染缸污染,我很喜歡她,你能冒著危險救她,我很感激你。她和你很像,和你一樣純,只不過沒你漂亮!」逸楠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,竟然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