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四章他前女友的婚禮

第五七四章他前女友的婚禮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6 17:33  字數:3440

逸雪帶著如涵,坐到貴賓席上。

「累了吧,一會兒我們觀了禮就走,這兩家都是有身份的,這點面子我還是要給的。」

各界人士紛紛落座,逸雪不得不一一起身和眾人寒暄。

如涵隔著喧鬧的人群,看著他談笑風生,收放自如,說話滴水不漏的樣子,漸漸出了神,她在想,今天,他曾經愛著人就要嫁人了,他心裡是什麼滋味。

一身灰色gerruti定製西裝,襯得逸雪的身姿如玉樹臨風,因為參加婚禮,他特意將劉海梳向額後,露出光潔的前額,看上去比平日更加沉穩從容。

逸雪從人群中脫身,回過身來,看到如涵呆愣愣的盯著自己發獃的模樣,奇異的、心情莫名的好。

「好看嗎?」他拉開椅子,調笑般地在如涵面前晃了晃手。

「嗯。」

這是她的回答,真誠的點頭,答案毫不含糊。

如涵沒有意識到他話里的深意,只把這當做是普通的問話。

逸雪也沒想到,這小丫頭會這樣回答,雖然被人肯定感覺很好,為什麼,心會慌慌的?

「咳咳……」

逸雪低頭靠在她耳邊,細碎的聲音震蕩著她的鼓膜。

「吃起來,還是你的味道比較好!」

簡短的親昵,早已讓**瘋長。

逸雪伸手端起桌上的杯子往嘴邊遞,如涵想告訴他,那是她的牛奶,他貼上的位置,她的唇瓣剛剛碰過。

然而她卻只是想著,想著他剛才說過的話。現在這樣,算不算是正在品嘗她的味道?如果,她能拿鏡子來照一照。就會看到自己那張如同打了腮紅的俏臉。

熟悉的婚禮進行曲突然想起,台上的司儀高聲說「請新郎入場——」

安靜了一會兒的會場。又開始變得喧鬧,在場的人員,無論原來的身份是什麼,都極盡鬧事之能事,勢必將婚禮吵得熱熱鬧鬧。

然後,千呼萬喚之中,新娘終於入場了。

新娘是漂亮的,潔白的婚紗包裹住她小巧的身材。鏤空的蕾絲花邊增添了幾分飄渺的嫵媚,頭頂上一頂精巧的鑽石王冠,襯得她高雅出塵。

這麼漂亮的新娘,一定讓那一頭等著的新郎欣喜雀躍吧。

如涵忍不住偷瞄逸雪,他目光聚精會神地在一個方向,隨著那嬌小身影的移動而緩緩變幻。

這兩個曾經相愛的人,如今的心情會是怎樣,一個成了別人的新娘,另一個,若無其事地來參加婚禮。

如涵在想像著。竟有些酸酸的。

台上的司儀很會炒氣氛,在如涵看來,這台上的一對兒新人。男的帥,女的靚,的確是一對璧人。

鬧哄哄的婚禮過後,新娘被伴娘簇擁著,去後台補妝,換禮服。

如涵拎手袋,對逸雪說要去洗手間。聽她這麼說,他立即站了起來:「我陪你去吧。」如涵點了點頭,這酒店太大了。她根本不熟悉路,有他跟著也好。

禮堂後方。和前邊想比,確實安靜了不少。一牆之隔,宛若兩個世界,冷冷清清的。

逸雪領著如涵熟練的七拐八繞,到了洗手間才鬆開她的手:「我就在外邊等你,你去吧。」

如涵明白逸雪的意思,這周圍這麼多人,他一個大男人,站在女洗手間附近,真心不好看。

誰知,她剛從洗手間出來,卻意外看到了新娘,也就是逸雪的前女友,她身上的白色婚紗已經脫下,換上了大紅的旗袍,正站在洗手池旁洗手呢。新娘妝通常化的很濃,離遠了看覺得很美,可這樣近距離看,如涵感覺她好像戴了一副面具。

兩人目光交錯的一瞬,如涵對她笑了笑:「恭喜你,真漂亮!」

那女人一臉驚愕:「你……是來參加我的婚禮的,你是……」

「額,我是和辰逸雪一起來的。」如涵沒多說,但她只說到了這兒,這聰明的女人便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
「這個辰逸雪,帶這麼漂亮的女孩兒來參加我的婚禮,難道是向我示威嗎?」這女人在心裡暗自和逸雪較勁兒,即便是她拋棄的男人,和別的女人在一起,她看著也不舒服。

「你和辰逸雪一起來的,這麼說,你就是他女朋友了。」那女人嬌小的身子在大紅的禮服里發顫,牙齒也在咯咯作響。

如涵讀懂了她目光里的陰鬱,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。

「你信不信,辰逸雪心裡還是有我的,他最愛的人,也始終是我?」咄咄逼人的話語,字字理直氣壯,可如涵有自己的判斷力,逸雪對她的好,她能感受得到,她又怎會相信一個陌生女人的話!

「新娘子,你想多了吧,你說的這個心裡有你,最愛你的人應該是台上那個吧,我相信逸雪哥,他不會愛別人的老婆!只會愛自己的女人!」如涵的反駁擲地有聲,不怒而威,這女人沒想到,看似文文弱弱的女孩兒,竟如此伶牙俐齒。

她說不過她,心裡壓著一口氣,總要找個宣洩的方式,這女人一時氣急,猛地撲向如涵,推向她的身體,如涵腳下一滑,身子直直向後墜落,空曠的洗手間里,她的身旁沒有任何可以攀附的物體,這女人的襲擊太過突然,她根本招架不住!

女人勾起唇角,冷笑道:「小美人兒,你猜,你要是告訴他,是我推的你,他會不會相信?」

如涵才不管逸雪會不會信,她屁股痛得厲害,便尖叫起來:「逸雪哥,快來救我!」

這叫喊,不是委屈,不是傷心難過,更不是害怕,她只是想逸雪看一看,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嘴臉,讓他徹底忘了她,免得他心裡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