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三章陪她沐浴

第五七三章陪她沐浴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5 13:00  字數:3479

ps:感謝毒哥的禮物,新的一周,大家要開森哦,么么噠)

逸雪聽出她的嗓音有點啞,不若平日的清脆,他邁開步子走向家庭醫生問到:「她什麼情況?」

家庭醫生解釋到:「沒什麼大問題,受涼了,輸點抗生素就好,我選葯很注意,不會有副作用的。頂—點.X.CO」

「嗯,我來。」

逸雪點點頭,跨過眾人,到了如涵an旁坐下。這丫頭,還真不是一般的執拗,小臉都燒的通紅的了。

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,和緩的說到:「聽話,輸液,相信我。」

他說,相信我,而不是相信醫生。

「從今日後,你一定要相信我,無論任何事……」

家庭醫生的話不假,如涵用了葯後,燒很快退了下來,出了一身汗,只覺得通體舒暢,只是那一身粘膩的汗讓她感覺很不舒服。

越是這麼想,越是睡不著,如涵所幸爬了起來,拿了衣服準備沖個澡再睡。她這裡才只一點點小動作,睡在一旁的逸雪便被驚醒了。

「……怎麼了?要什麼?告訴我不就行了?怎麼還自己起來了?」

逸雪和衣睡著,身上的襯衣都沒脫下,應該是擔心她夜裡還會有反覆,寸步守著不曾離開。

「我……出汗了,想洗澡。」

揮揮手裡的衣服,神色有些尷尬,昨天突然消失的事兒還沒說清楚,她不可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。

逸雪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,似乎在思考她這個請求的可信性。最終點了點頭。起身走向浴室:「行。我陪著你。」

不等如涵回過神來,逸雪高大頎長的背影便已沒入了浴室。原地站著的如涵愣了半天才開始覺得臉發燙、口發乾。

她哆哆嗦嗦的跟進浴室,逸雪已經脫了襯衣在那裡調著水溫,露出光o的上身,順滑的背部線條流暢的呈現在燈光下,誘/人的散發著渾厚的男性氣息。

花痴涵!不要多看!不知道羞羞嗎?還有沒有點新時代女性的淑女作風了?

如涵在心裡把自己給狠狠批了一頓,終究還是沒能阻擋偷偷瞟向逸雪的目光。

逸雪抬起頭剛好撞上她鬼鬼祟祟的眼神,眼中精光一閃。笑到:「過來,才退了燒,我幫你洗。」

「呃……」

如涵抱著衣服倒吸一口冷氣,沒錯,她很沒出息的被嚇到了,不要啊,她經不起美男誘/惑的啊……

「站在那裡不動,是要我幫你脫?」

逸雪調笑的話語,卻讓如涵有似曾相識的感覺——好像他曾經說過類似的話。

「咳……我來就我來。」

逸雪顯然也想到了那一幕,站起身走向如涵。輕輕覆上她的手,他的動作很輕柔。生怕捏碎了如涵似的。

他拉著她在花灑下站著,合適的溫水灑在如涵身上,奇異的舒適。如涵在他的掌控中懊惱的高熱起來,而他的體溫還在她身上不依不饒的持續環繞!

驀地,逸雪低下頭搭在如涵頸間,壓抑著說:「涵涵,你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,誘惑人,卻不讓碰。」

逸雪的話,像是一道熾熱的魔咒,讓如涵痴痴地獃想。頃刻間,逸雪的吻便如雨滴般落下,細密而虔誠,她的身上布滿他的氣味,如涵唯有積聚渾身的力量,緊攀住他,才不至於墜/落。

緊鎖住滿腔的激情,如涵只覺得麻木到意識混沌,只剩迷離的眼光掃射著他線條剛毅的下頜……

舒舒服服洗個澡,如涵便安然睡下了,第二天她睡得昏天黑地,怎麼都捨不得離開被窩。

這一覺直睡到中午十二點多鐘,還是被餓醒的。

下樓的時候,陳嫂開著電視在客廳的沙發上打盹

新聞正報道,某個知名企業家今日大婚的消息,新娘是他留學國外的同學。

官宦世家,也算是書香門第,在海城市算得上名媛了,方方面面都透著精緻高貴,如涵在沙發上坐下,看著電視上的新聞。

「額,小姐,你醒了……」陳嫂感到身邊有人,漸漸清醒過來。

如涵向她笑了笑。

「你先看電視,我去給你準備早餐。」不等如涵答話,她便很快起身,向廚房的方向走去,

然而,如涵沒料到的事,逸雪打電話過來,他在電話里告訴如涵,一會兒會有司機來接她,某企業家大婚,他得帶著她一同去觀禮慶賀。

他只提到了新郎,卻沒說新娘是誰。

如涵到了公司,逸雪還在開會,她和逸雪關係很多人都知道,對她十分恭敬,就如同對待總裁夫人一般。

秘書給如涵送了熱牛奶,便帶上門出去了。

如涵坐在逸雪每日坐的位置上,還真有點忐忑。他的辦公桌有點亂,不過她也不會傻到替他整理,想來他這樣的人,總是亂中有序的。

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,逸雪邊跟助理做著交待邊看向這邊,朝如涵笑笑,揮手做了個讓她等等的手勢。

逸雪又忙了一陣,才真正閑下來。

如涵繞到他身後,伸出胳膊環住他的脖頸,軟軟的說到:「你不是累嗎?婚禮一定非去不可嗎?」

逸雪脖頸一僵,好半天沒說話。

「她的婚禮,我一定要去,而且還要帶著我最漂亮的涵涵去。額,忘了告訴你,婚禮的新郎是我曾經的一個朋友,新娘是我的前女友!」

「啊,這麼複雜的關係!」如涵驚嘆,這是她根本沒想到的。

「逸雪哥,既然是這樣,去的話,你不會難過嗎?」

「哈……」逸雪突然笑了,「傻丫頭,別試圖安慰我,我不像你,對於背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