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二章新人在側,舊人哭

第五七二章新人在側,舊人哭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4 12:51  字數:3431

逸雪小的時候,辰夕總是告訴他,要成功,就必須運籌帷幄,把所有能夠發生的可能性都考慮到,這樣才能在殘酷的商戰中立於不敗之地。

但辰夕沒有告訴逸雪,這個道理,對於人生中的其他事情同樣適用。

逸雪曾不止一次的反省過,他在如涵這個小丫頭身上一而再再而三的產生挫敗感,是不是就是因為忽略了太多的可能性因素?相處這麼久,這個小丫頭仍是不鬆口,就是隻字不提結婚的事兒。

這一日,逸雪從公司回來,辰家上下早已鬧得雞飛狗跳。

「雪兒啊,涵涵呢?涵涵有沒有告訴你,她去了哪裡?」

剛站在大廳處,鞋子還沒換的逸雪就被走出來的奶奶迎面問了這麼個問題。逸雪愣了兩秒,滿臉的疑惑:「涵涵不在家?」

「不在啊,聽陳嫂說,她上午接了個電話,紅著眼圈走了出去,到現在也沒消息,打電話也不接!」

逸雪腦子裡一陣轟鳴,隨即便想起前一段時間如涵痛苦的樣子,便猜想,這電話一定和某個男人有關,這個男人深深的傷害了她,而且,又來傷害她!

「奶奶,我出去找找!」

出來的急,逸雪進了大廳就脫掉的大衣,一時忘記披上,身上只穿著單薄的襯衣,外套件暗色條紋馬甲。

逸雪根本想也沒想,發動了車子,直接駛向了如涵租的公寓。

逸雪所料不錯,這個時候,如涵正在家裡,看著趙剛託人捎回來的東西哭呢!

「小凱蒂。你能告訴媽媽,你爸比為什麼這麼狠心,把你送了回來。甚至連見媽媽一面都不肯嗎?」如涵口中的凱蒂,是趙剛送給她的y公仔。她曾說過,這個凱蒂就是她和趙剛的孩子,一起玩鬧時,她還把公仔放在衣服里,又假裝把它生出來。一個小小的公仔,寄託了她太多的情思,而此時此刻,趙剛竟然不念舊情。把所有關於她的東西都送了回來!讓她情何以堪!

過了這幾個月,她只所以能佯裝歡笑,不是因為她忘了趙剛,而是她強迫自己不去想他。曾經的感情忘不了、曾經的付出忘不了,徹骨的傷痛更是忘不了!

她撫摸著凱蒂、撫摸著一件件他們一起用過的東西,淚水如決堤的河水般噴涌而出,一發不可收拾。

趙剛送回來的是一個大大的皮箱,裡面不僅有凱蒂,還有她為了哄他開心而買的性感睡衣、絲襪,有他們一起看過的書。一起玩過的三國殺卡片……這一切承載了太多美好的回憶,在她打開皮箱,看到它們的一剎那。過去那一年的美好,猶如從牢籠里放出的困獸一般,向她襲來,折磨著她的肉體和靈魂。

除了揪心的痛,除了止不住的淚水,如涵不知該怎樣!

就算趙剛對她再薄情,一年多的相處時光卻是鐵錚錚的事實。已經深深烙在她的生命里,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痕。

如涵想問趙剛,為什麼做的如此決絕。甚至一點有關她的回憶都想留下,可撥了幾次電話。趙剛都不接,過了許久。才發了一條信息過來:「別打了,我是不會接的。我身邊有人。」

呵呵,他說的多直白,是呀,有新人在側,他怎能方便接電話。

這一次,趙剛很坦白,他沒騙如涵,就在如涵痛徹心扉,一遍接一遍打電話的時候,馮雪正睡在他旁邊,正逢周末,他們兩人睡的正香甜,哪有心情接如涵的電話。

相對於寒冷的冬日而言,春天自然是溫暖的,然而和灼熱的夏天相比,春的和煦又變得微不足道了。

如涵慢慢冷靜下來,仔細回想,趙剛對她的好,遠遠不及她對他的好。

嘗過了逸雪的溫柔以待,如涵覺得她變得貪婪起來,她渴望逸雪那樣濃烈的愛,而不是像趙剛這樣花心而淺薄的裝腔作勢。

如涵試圖不再去想,在對一個人不報任何期待的時候,縱使是有著割捨不掉的過往,也會不由自主變得殘忍決絕。

「砰砰砰……」門口突然傳來急劇的敲擊聲。隨後是逸雪的聲音:「涵涵,你在裡面嗎,快點告訴我,你在不在?」

上了樓,還未及站穩,逸雪就開始敲門,他氣息不穩,劉海被寒風吹得拂向腦後,一雙濃眉投下深刻的陰影。

驚愕、惶惑迅速轉化為滿腔的急火,逸雪從未有過這樣失態的時候,可聽了陳嫂的描述,她不能不擔心,著實不能讓他再有任何其他的情緒產生!他真怕她一時想不開,出了什麼事兒!

「逸雪哥……」

如涵微張著唇瓣,聲音微弱,經歷了之前的劇痛,她的身體更加虛弱,說不出任何話來!

她踉蹌著扶著箱子站了起來,硬著越來越猛烈的敲擊聲,走到了門口,輕輕打開了門。

「涵涵,我的傻涵涵,你怎麼了!你可嚇死我啦!」見到如涵,逸雪先是詫異,而後便是心疼。她的眼睛哭的通紅,憔悴的小臉也微微浮腫。完全沒有往日風采!

「逸雪哥,我累了……」

她的絕望中夾雜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澀,話語脫口而出,有那麼一瞬,心裡絞痛,她急需一雙手把她扶起來,不然,她幾近想死!

「傻丫頭,我們回家吧,回咱們的家!」逸雪的眼睛不由得瞟向客廳,他看到了地上的箱子,似乎猜到了什麼,卻有不敢確定,他只知道,當務之急是好好安慰她,讓她別胡思亂想,不然,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兒。

他一把拉過如涵,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,她是那麼的虛弱,彷彿隨時就會倒下,悶痛擊上胸口,逸雪周身汗毛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