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七一章洗香香了嗎?

第五七一章洗香香了嗎?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3 12:34  字數:3429

「涵涵!快去上樓洗個澡,沾了一身毛,好好洗洗乾淨!」

「嗯……」

如涵不快地答應著,懊惱的從地上爬起來,看也不看他,拖著小豬棉拖鞋奔上了二樓卧室。

辰老太太透過老花鏡同情的看著孫子,笑道:「去,哄哄去,你也凶了點,幹嘛這麼急嘛!」

逸雪摸摸口袋裡的絲絨禮盒,垂頭抿嘴笑了。還真是,要是正常情況下,這種任性撒嬌的行為,可不像是如涵的所為。

逸雪跟在如涵身後進到卧室,浴室里一陣嘩啦啦的水聲,如涵雖然彆扭,可還是很聽話的,更何況,他也是為她好。

如涵洗完澡,從頭到腳裹在浴袍里,絨毛玩具一樣,瓷白的肌膚晶瑩剔透,小臉瘦的巴掌大,愈發襯得一雙眼睛大而有神。

「來!過來,我聞聞洗香香沒有?」

逸雪忍住笑,朝著如涵張開懷抱。

「哼……」

鼻子里冷哼著,腳步卻是毫不含糊的挪到了逸雪跟前。逸雪長臂一展,將如涵摁進了懷裡,長舒一口氣嘆道:「嗯,真香,洗乾淨了。」

如涵瞬時不再動彈,潮濕的髮絲繞在脖頸那裡,黑與白的交錯,逸雪感到如同羽毛撓心般的騷亂,他突然想親吻上那一段雪白的粉頸,瘋狂地想。

這一執念不可思議的佔據他的思維,頃刻間覆蓋一切。

薄唇貼上粉頸的那一刻,逸雪掏出絲絨禮盒,將裡面的飾物掏出來掛在如涵脖頸上,溫熱的氣息迷離翻滾:「喜歡嗎?」

如涵低頭一看。極為華麗的一條項鏈,墜子有點特別,只有拇指指甲蓋大小。側邊有個暗扣,一打開可以放照片的那種。

「以後。可以把我們的照片放進去。」

懷中人明澈的瞳仁猛的一縮……他們的照片?她要他隨時把他的照片帶在身上!

短暫的不快,頃刻被逸雪這一感人舉動化解了,他就是這樣,每次送她的禮物都頗費心思。

漸入深冬,花園裡樹叢上覆著一層白霜,遠遠望去碎白如玲瓏,冷風橫衝直撞、不可一世,把天地攪得灰濛濛、昏沉沉的。冬日的冷酷真貌顯山露水。

逸雪抬手看看左腕上的超薄款腕錶,雕花鐵門裡如涵手上捧著只玉米棒往外走,他被劉海覆住的濃眉略一挑高,抿嘴微笑的樣子,是獨屬他這個年紀的成功男士的沉穩。

如涵將頭髮紮成馬尾,長長的發梢貼在臉頰上,愈發顯得一張臉嬌俏可人。她一手捧著玉米棒啃著坐上車,逸雪替她繫上安全帶,小心翼翼的避開了她已經吃的微微隆起的肚子。

「去哪裡?怎麼好好的想起來要出門?」

面對如涵的疑問,逸雪並不能給出滿意的答案。事實上。他想帶她出去透透氣,在家裡悶了這幾天,小人兒看上去很憔悴。

餐廳那邊已經讓秘書訂好位置。秘書選的禮盒也放在車后座上,逸雪沒看也沒問,單從價格來看,該是足以讓女孩高興的禮物。

「我們出去吃個飯,慶祝你身體康復!」

逸雪收回手,發動了車子。

如涵啃著玉米棒的動作驟然停住,慢悠悠的看向身側的男人。

所謂360°無死角,說的就是逸雪這樣漂亮的不像話的男人,他修長乾淨的手指握著方向盤。兩眼直視著前方,清淺呼吸時。貼在脖頸上的那一段發梢會輕微磨蹭著深咖色的圍巾。

是因為車廂里開足了暖氣嗎?如涵覺得此刻的逸雪周身都散發著暖烘烘的味道。

這麼溫暖的光景,如涵貪婪的看著他。幽幽說道「嗯,謝謝。」

如涵吸吸鼻子,眨眼間就恢復了生龍活虎的神采,她把玉米棒隨手塞進背包里,拍拍肚子說:「不吃了,你會帶我去吃大餐的吧?」

逸雪從後視鏡里瞟了眼,正好看到她吐著舌頭的俏皮模樣,笑到:「你這饞丫頭,就知道吃!你不變成只球就奇怪了!」

海城頂級餐廳,食物和環境都是一流的,精美的餐點像是從畫冊上端出來一樣,惹得如涵食指大動。

臨街的落地玻璃窗上,倒映著冬日蕭瑟的海面,逸雪漫不經心的瞥向窗外,慢慢的視線卻聚攏在那一抹大快朵頤的身影上。

優雅這個詞,在吃飯的時候,和這丫頭是扯不上關係的。

逸雪托舉著高腳杯,暗紅色的液體在手裡輕輕搖晃,他揚起脖子淺酌一口,入口甘甜,只有些許麻木刺痛。

「慢點吃,看看嘴角這裡,都是湯汁。」

隔著餐桌,逸雪伸出手,輕觸上如涵的嘴角,濃稠的醬汁沾上他的手指。彼此都不知道,這觸感,讓兩人相互接觸的肌膚頃刻麻木,感知障礙。

逸雪隨手拿起餐巾,想要擦去那醬汁,可最後他竟然抬起手指果斷的送入了口中。

他的手指上,她的味道;她的味道,在他口中縈繞。這一舉動,比千百句情話更顯曖/昧。

回去的路上,逸雪把禮盒遞給如涵:「給,快聖誕了,提前送你禮物……如果有什麼願望,也可以告訴我。」

tiffany禮盒直接放在外袋中,清晰的標誌,如涵就算不認識,從華麗盡顯的包裝,也不難看出這禮物絕對價值不菲。

如涵把禮盒抱在懷裡,沒有著急打開看。

逸雪送的禮物,無關價值,只要是他送的,她都喜歡。

她突然笑了,透過車頂遮擋的陰影,燈光在她臉上跳躍,燦若夏花。

「什麼願望都可以嗎?」

她雀躍的樣子,滿含著無限的期待,逸雪認為,女孩子的要求,大抵都差不多,只要是她想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