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六八章誘人的人魚線

第五六八章誘人的人魚線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0 21:29  字數:3433

逸雪說自己醉了,按照如涵的之前定下的規則,逸雪算是輸了,那麼,這就意味著,如涵要考慮他們的婚事,可是,這個時候的如涵,早已喝的不省人事,哪裡顧得了許多,被逸雪攙扶回去,倒了一杯水邊走邊喝。

上身打著赤膊的逸雪正在收拾東西,天棚上的吸頂燈映射出他的身影,白皙的肌膚無一絲贅肉,胸部肌肉均勻而結實,六塊腹肌性.感、毫不誇張,腰側的人魚線清晰可見……

如涵只看一眼,便忽然有了要流鼻血的感覺,趕緊收回目光扭回頭,她醉了嗎?喝完酒的感覺真不好……

大概是聽了她之前說的話非常滿意,他靜靜的走到她身後,如涵直感覺一股男.性氣息向自己包圍。

如涵還沒反應過來,人已經被他從身後抱住,他圈住她的腰,扳過她臉頰,霸道強勢的封住了她的嘴.唇……

如涵的呻吟聲全部被他吞進了喉嚨里,她的口腔亦是全部被佔滿他陽.剛的味道,水杯掉落在地上,砰的一聲響……

她的臉紅通通的,忽然感覺身體一輕,他一手攬著她纖細的肩膀,一手環上她窄軟的腰際,騰空的將她抱起來,她急忙驚呼:「小雪花,你要幹嘛!」

「聽過東郭先生的故事嗎?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!」他輕易的將她抱到卧室的chuang上,強壯的身.體壓上她,她什麼掙扎在他面前都是徒勞。

也許是酒精的作用,如涵雙手抵著他健碩的肩膀,有那麼一刻,她甚至都想放棄抵抗了。與其掙扎,不如順從他一起享受。

當腦子裡忽然產生了這個念頭後,竟然慢慢對上他那雙炙熱黝黑的眼睛……

他的動作亦停下來。一邊回看她,一邊伸手溫柔撫觸著她柔軟光滑的長髮。「乖涵涵,你知道我想要什麼……」

他的聲音低沉嘶啞,魅惑至極,一種強烈的渴望在徐徐誘.惑著她,或許是大腦一熱,或許是被酒精完全麻痹了,當逸雪的唇再次膜拜似的落到她的眼、鼻子、嘴唇……如涵的抵抗能力變為零,抵制在他肩膀處的雙手慢慢掉落下來……

他終究沒越過最後一道屏障。只是,除了那事兒,其他的都已做盡。

逸雪一臉滿足,一顆顆繫上胸前的扣子,而如涵卻背對著他側躺在chuang的一角。她用手臂差不多擋住了一半臉,乘下露出來的部分是一片豬肝色。她的背部線條極美,雖說身上仍然穿著剛才被某男強行解開的衣服,但肩膀和側頸露出的白.嫩肌膚上,隱約能看到一片小草莓……

逸雪再次回到了chuang邊,這次極其溫柔的從身後圈住她。輕聲哄道,「剛才是不是咬疼了?乖,讓我再看看……」。說完,魔掌又移向了一顆扣子……

「剛才是不是咬疼了?乖,讓我再看看……」

他說完,一隻魔掌再次移向了她身前的一顆扣子,如涵這次沒讓他得逞,急時按住了他的手,張開嘴就在他結實的手臂上狠狠一咬……

她的牙齒毫不留情在他手臂上留下一塊塊珍貴的手錶,逸雪並沒有抽回手臂,儘管有些痛。卻仍任她亂咬著,過了一會。等她咬夠了,他親親她鼻尖。將她的頭霸道按向自己胸口,「我就liumang,就wuchi,你不知道那都是男人的愛好嗎?」,他聲音有些沙沙的啞,親親她耳朵,「親愛的,你該不會還是……」

逸雪那兩個字還沒說出來,如涵卻隔著他胸口上的襯衫又憤憤咬了一口,他疼的『嘶』了一聲,卻沒放開她,魅.惑的唇壞壞勾起來,「涵涵,我越來越嚮往你這塊寶貝……」

他濃密黝黑的睫毛輕輕垂下,又珍惜的吻了吻她細膩柔.軟的長髮,那是多麼無.恥又多麼動聽的情話啊,如涵,你聽沒聽懂啊?

窗外的月色澄澈皎潔,透過窗邊的白紗簾灑下一片迷濛的清光,這樣的夜晚,好像聞著空氣都能醉人……

太陽初升,如涵比平常起chuang稍晚了些。穿著睡裙爬起來,走到洗手間的鏡子前,看了看鏡子里的肩膀和鎖骨處清晰可辯的吻痕,嘆息一聲捂上整張臉。

「你在幹什麼?」

如涵一回頭,逸雪正矗在自己旁邊,他挨她挨的很近,身上的香水味兒讓她不覺顫了一下,她臉一紅,感覺他的大掌手親昵在她腰身上一摟。

「用你管?」,她方才舒出一口氣,拍開他的手。

「怎麼不用我管?我的女人我不管誰管!」,他翹起唇,俊眉間笑的張揚。

「我肚子餓了,想吃東西了!」,如涵看了看逸雪,不好意思地說了實話。

逸雪不禁笑了,摸了摸她粉嫩的臉,「我的小吃貨,早起的第一件事,竟然是想吃飯了……」,他湊近她耳邊,輕吹了一口氣。

「早上我們到附近的餐廳辰,今晚還去吃烤肉?怎麼樣?」他一隻大掌包裹住她細嫩的小手,忽然對她發出了aimei的邀請。

吃烤肉?他還吃上癮了呢?他昨天明明筷子都沒有動過幾下!

很顯然,他的目的不純。吃完烤肉乾什麼?喝啤酒嗎?然後再讓她變成柔弱的小貓咪啊?

如涵抬眸看他,發現他也在幽幽看自己,魅人的黑眸里涌動的炙熱情緒,像是在對她暗示。

「肚子咕咕叫了,要吃飯啦!」如涵想打破**的氛圍,便轉換了話題。

逸雪自然明白她的用意,也不想再逗她,梳洗妥當,兩人手牽著手,走出了別墅。

這是他們在巴厘島的最後一天,他們要格外珍惜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