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六零章可愛的小吃貨(二更)

第五六零章可愛的小吃貨(二更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4 18:40  字數:2505

如涵恍然,原來這裡也是會員制。

果然是越到高處,就越只向少數人開放。

所以,到了山頂的夕顏餐廳,已經是人煙寥寥。

不過,真的是一處好地方。

它的好,並不是因為刻意的布置,而是在於大自然的渾然天成。

其實現在的人最需要的和最稀罕的,也就是原生態。

這裡,似乎一切都是原始的,參天的樹,錯落的景,夕陽的光,鳥兒的鳴……讓人心曠神怡。

隨意的擺置幾張桌椅,也是木製的,散發著淡淡的馨香,也不知是什麼木材做的。

如涵深深的呼吸了一口,不由得心中陰霾盡散。

在李東飛的引領下,她走到了山邊,往下一看,心情更加開闊,整個小島盡收眼底,那種感覺,妙不可言!

「謝謝你帶我來這裡,這裡真的很美!」

「那……為了表示感謝,你是不是該做點什麼,比如說,把我的禮物收下,別再說還給我?」李東飛一邊問,一邊端起餐桌上的檸檬水喝,他的眼裡,是濃濃的戲謔。

「噗!」如涵很不淑女的將剛喝到口中的水噴了出來。

這壞蛋!居然挖了這麼一個坑等著她跳。

「李先生,我……我……必須把東西還給你!」她小心的用紙巾擦拭了一下唇角的水漬,從包里掏出首飾盒。

李東飛看著她傻乎乎的笑,不由得噎了一下。

真是一個可愛的小丫頭。

好半天才出聲說道:「可不可以不要叫我李先生?直接叫我東飛吧。」

「那怎麼可以?」如涵理所當然的反對。

李東飛沉吟了一下,緩緩的說道:「送出去的東西,沒有收回來的道理,如果你實在不想要,就當做是幫我保存吧。那是我母親的東西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如涵看到他眼神里堅定。

「沒有可是……就算你幫我個忙吧!」李東飛沒有接首飾盒。

「開動吧。」他拿起了刀叉,笑看著她。

而如涵,的確也餓了。

「嗯。好好吃。」看到美食,她顧不得還東西。吃的很開心。

這看似很平常的牛小排,吃起來卻相當的有味。

「喜歡嗎?喜歡就多吃點。」李東飛看著她很快就將盤裡的用完了,就將自己還沒有動的那一塊分給她,眼裡是掩也掩飾不住的愛意。

她,在他眼裡,純美如乖巧可愛的小女孩。

夕陽的餘暉越來越美,斑斑駁駁的印在她的臉上,晶瑩亮麗。

「你不吃嗎?」如涵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李東飛從回憶里醒來。手握著刀叉,卻沒有動,只是一直看著她。

如涵大大的眼睛,無辜的瞪著他,「你覺得不好吃?」

他笑,「好吃,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。」

「我也這麼覺得。」如涵呵呵的笑起來,嘴裡還包著東西,一點也不淑女,一點也不含蓄。甚至於和平常那個高雅精緻的她都不一樣,吃貨,最怕遇到美食。

此時。她看上去有些傻乎乎的,嘴裡嚼著東西,腮幫子鼓鼓的。

看著她圓鼓鼓的臉蛋,他真想一口……親下去。

難道說,這就叫愛?

他張了張薄唇,幾乎立時就要喚出她的的乳名,他在心中叫了無數次的名字,可是,他還沒有喊出口。已經被她來勢洶洶的電話鈴給打斷。

之所以說來勢洶洶,是因為那鈴聲很奇特。很顯然是為某個人而設,「小胖豬。接電話,小胖豬,接電話……」幼稚又帶點搞笑的女童聲一直重複這句話。

如涵正了正神色,將口中的東西吞下,趕緊接起來,「逸雪哥。」

「什麼?現在?給你送衣服?」他這不是存心拆台嗎?

若是換做半小時前,她或許很開心他會來這麼一通電話給個借口讓她走。

可現在不一樣了,她吃得正開心。

「不行了,涵涵,我好冷,這天氣,怎麼突然就冷了。」逸雪的口氣頗不正經,就像一個耍賴的孩子。

然而,如涵知道,這只是他的伎倆,他可不喜歡她單獨和李東飛在一起。

她笑了笑,拿起紙巾擦拭了一下嘴角,問道:「送到哪裡?」

「聰明的丫頭,真是爽快。」贊完之後,逸雪報了一個地點。

是這裡最好的酒店之一。

「好,我儘快趕到。」掛了電話,如涵抬起頭,看向李東飛,「抱歉。」

「很趕嗎?」其實他完全可以想到逸雪是故意的,可是依然很淡定,很從容。

如涵嗯了一聲,垂下了頭去。

李東飛站起身來,「走吧,我送你,這裡搭不到車的。」

如涵有些意外的看向他,他的反應實在是太過平靜了。

若說他對自己是在乎的,此時又看不出一點被打斷的惱怒。

李東飛靜靜的看著她,看著她有些疑惑的眼眸,不由得在心裡暗嘆了一聲,在心裡說道:只不過是……不想讓你難做而已。

如果,你有你要做的事情,那麼,我就守在這裡,一直守著就好了。

等你累的時候,等你倦的時候,我還是依然在這裡。

愛,其實不過就是這樣,永遠守在原地,不離,不棄。

不過,如涵的詫異也不過是短短一瞬的時間,很快,她就恢復了常態,站起了身來,攏了攏衣衫,往外走去。

陽光褪盡之後,夜有點涼了。

李東飛將外衣披到她的肩上,自己低著頭走到了前面。

背影修長。

他,到底想做什麼?

如涵微微窒了一下,才快步趕上了他。

他的側顏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