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五九章做你的女人?(一更)

第五五九章做你的女人?(一更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4 09:57  字數:2580

如涵的手放在窗沿,撐著額頭,隨意的答道:「無所謂。」

總之,就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。

李東飛卻也不在意,專註的開著自己的車,沒有多說話。

他似乎天性就是一個沉靜的人。

一個很容易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人。

「星魅我帶來了,謝謝你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,但是很抱歉,我想我還是要還給你……」說出這句話很艱難,如涵知道,如果她拒絕,這個男人會很難過,可她還是說了,眸間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光芒。

「哦?為何?」李東飛也不惱,面上的笑意始終自若,雖然薄淡,卻透著溫和。

「為何?」如涵坐直身子,笑著反問了一句。「我沒有接受禮物的理由。我和辰逸雪的關係,我想你該清楚,我不可能接受其他男人的禮物。」如涵說的很直白。

拒絕就是拒絕,拒絕就要徹底,她不喜歡和人玩曖/昧.

「我知道你們的關係,可是,你也只是她女朋友而已,我想我有競爭的資格。」李東飛說了這麼一句,完全出乎如涵的想像。

如涵突然間就泄了氣,這是個榆木腦袋嗎?

神色陡然間就冷了下來,聲音也是冰冷的,「李先生,我想,我說得夠清楚了吧?你爭也沒用,我是不可能離開逸雪哥的。」

李東飛嘆了口氣,側目看了她一眼,將車停了下來,停在了路邊。

這是一條小道,兩旁儘是參天古樹,鬱鬱蔥蔥。綠意盎然。

「如涵……」他沒有喚她沈小姐。

天知道,他的心裡,多想叫得更親昵些。可是,現在不能。

那樣子。她會難堪。

「如果你真的那麼想得到這次比賽的冠軍,不一定要靠辰逸雪,可以……到我身邊來,我也可以幫你達到目標。」

什麼?

如涵驚呆了。

不可思議的看著他。

看了半響,忽而一笑,自嘲般的說道:「李先生的意思是,做你的女人?」

他是想,用選美大賽冠軍的利。you惑自己做他的女人?

只和性有關的女人?這太可笑了!

呵,他還真是妄想,且別說辰氏是這次比賽的主辦方,無論是公平競爭,還是利用背景,她贏得比賽都很容易,就算是辰逸雪和這次比賽無關,她也不會介意,因為,她根本不在乎比賽的結果。

李東飛撫著額頭。苦笑了一下。

看來,她是誤會他的意思了。

「我的意思是……」他想解釋,但又覺得無從解釋。

很多男人突如其來的示好都會讓人覺得有所企圖的。何況他們倆目前的關係。

他也許是太激進了。

可是,明明知道她就在這裡,如何能控制住不去向她表露心聲,告訴他,他對她一見鍾情。

如涵偏著頭看他,用手撩了撩頭髮,一臉嫵媚,「李先生想必不了解我吧,以為我是個隨便的女孩兒。是不是?所以,才會上演這一出?」

「我……」

李東飛剛一開口。她就截斷了他的話,「請不要和我說什麼一見鍾情之類的話語。如果你調查得夠仔細夠清楚,就應該知道我沈如涵是什麼樣的人。」

男子低低的嘆息了一聲。

這丫頭……一定要將自己說得那麼不堪嗎?

他伸出手,覆在她的手上。

如涵蹙眉,手一掙扎,觸到了他的掌心。

「啊!」她驚嚇的叫了一聲,飛快的想把手挪開。

然而,李東飛卻更快的將她的手按住。

不容許她動彈。

表情依然很平靜,靜得如一泓幽泉。尤其是那雙眼睛,深沉潤澤,如海般幽深。

如涵心驚肉跳的看著他。

這個男人……

突然間讓她有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。

「如涵,那麼多人僅僅只是追求性,可是,有沒有人告訴過你關於愛?」李東飛的聲音醇厚得像是發酵的陳年美酒。

「你是想說……」如涵完全沒有回過神來。

難道,他想說,愛?

愛她?

太誇張了吧!

沒有哪個女孩子不曾渴望愛情。

愛情之於女孩而言,猶如青春,猶如幻夢,是最最美好的東西。

然而,她無法理解,這個李東飛只見過她兩次,便說愛她。

李東飛久久沒有說話。

直到最後,他也沒有說出關於愛的任何話語。

沉默了良久,他終於又側過身去,發動了車子。

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,相信你會喜歡的。」他淡淡的說,專註的開車,彷彿剛才的事情都不曾發生過一樣。

如涵看向他,薄唇動了動,想說什麼,卻又終究沒有說出口,只是偏著頭看著窗外的風景。

開過林間小路,車子開始盤旋而上,開始走山路。

「這裡,你有來過嗎?」歐熙辰隨口輕問。

林海心搖了搖頭。

不過,她倒是聽說過這裡的,這是很出名的一座山,只因在這裡看夕陽特別的美,所以因此而得名。

只是,她哪裡有時間和閒情逸緻來這裡風花雪月呢?所以,僅僅是聽聞其名。

車子開過一片平的空壩子,果然,那裡已經有很多人,大多是情侶,在浪漫的景緻下相依相偎。

如涵撇了撇嘴,咕噥道:「怎麼這麼多人秀恩愛。」

李東飛一聽,不由得啞然失笑。

這丫頭,還真是見不得人家好啊。

如涵眼尖的喵到他唇角的笑意,冷哼了一聲,頭高高的昂起,對著窗外。

車子緩緩的繞過那片平台,又往高處而去。

「有一種人……」李東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