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四八章選美比賽

第五四八章選美比賽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8 00:44  字數:3409

如涵不知道,逸雪這次帶她出來旅行,除了讓她散散心之外,還想讓她參加個活動,就是辰氏和當地一家公司共同組織的選美比賽,當然,g規模很大,旨在提高辰氏的影響力。

初賽在海邊的沙灘上舉行,環節很簡單,參賽選手在評委面前露個臉,做個自我介紹,通過的就可以進入下一個環節的比賽。

如涵本不想參加,無奈逸雪一再請求,抱著給辰氏捧場的想法,她只好硬著頭皮上場了,毫無懸念,如涵自然通過了初賽。

「涵涵,我先送你去吃飯,你在酒店等我一會兒,千萬別亂走,我去見一個客戶,最多半個小時就回來。」參加完比賽,兩人一起上了車,逸雪不放心地叮囑道。

「放心吧,逸雪哥,我沒事的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」看著他一臉的擔心,如涵笑著安慰道。

「好,有事給我打電話。」看著如涵下了車,走進了酒店,逸雪才開車離開。和客戶談完了事兒,便迫不及待地給如涵打電話,可是打了幾次,如涵都沒接。

逸雪飛速地開車到了酒店,從地下停車庫直接乘電梯去了如涵所在的三樓包房,可是房間里卻沒人,逸雪開始著急起來,額上流著細細密密的汗水,他忙打了如涵的電話,這一次,如涵接了起來。

他幾乎是吼著問:「你到底在哪?」

「我被堵在三樓的洗手間里了。」如涵的聲音帶著惶恐。

他火急火燎跑在三樓奔跑,在拐角的處終於找到了洗手間,洗手間外站了個醉酒的男人在喃喃自語:「大美女,你怎麼躲著我呢,快出來讓我抱抱。我給你好處,你裝什麼清純呢?!」

逸雪站定,深吸了口氣。二十分鐘的路程他竟然十分鐘就開過來。

看見這個中年醉酒男人,他的心一下子提起來。如涵就是被他堵在裡面了吧!這裡的洗手間應該是最偏僻的了,酒店最頂級的包房就在這一層,平時很少有人來的。

「你在幹什麼?」逸雪冰冷的聲音從他的後面傳來。

醉漢回頭瞥了一眼身後的男人,滿臉的不屑一顧:「你是誰,老子是選美大賽的評委!」

逸雪暗自的噁心了一把,難怪這幾年的選美質量下降,因為這樣的評委太多。

逸雪走到了他的跟前,一把推開他。他踉蹌的往後退了好幾步,差點栽倒,逸雪目光里透著警告的意味:「給我滾遠點!」

醉漢扶著牆起身,嘴裡罵罵咧咧:「你他/媽是什麼東西,竟敢對我動手?」

逸雪瞥了一眼女洗手間裡面:「那裡面是我的女人,你敢碰她一個手指頭,信不信我打爛你的狗臉!」

醉漢滿嘴噴著酒氣「喲呵」了一聲:「怎麼了,小畜/生,你還想打人,我站在這裡關你什麼事兒!」

說著。趁著逸雪毫無防備的時候一拳頭打了過來,他躲閃的及時醉漢撲了空,回過頭來直接像狗胸一樣撲向了逸雪。張牙舞爪,他體格很胖,至少比逸雪胖個四十斤,就像一坨肉撲面而來。

喝醉了酒的人發瘋時力氣大,竟然將逸雪的衣服撕開,還抓傷了他的手臂,殷紅的血順著胳膊流了下來,粘在逸雪白皙的皮膚上,格外刺目。

逸雪皺著眉頭捂住了胳膊。真是條瘋狗!

這胖男人名叫袁波,是辰氏合作方的部門經理。並沒見過逸雪,更別說認識他了。初賽的時候。他見到了如涵,便覺眼前一亮,盤算著找機會把如涵拿下,要知道,上屆選美大賽,他可是睡了不止一個女人。

如涵走上前一步,不禁被眼前的一幕的驚呆,逸雪回過身來,把袁波踩在腳下,他看起來極為痛苦,肥胖的身體急劇顫抖著,如涵趕忙上前去拉開逸雪:「逸雪哥,別打了,萬一出人命了怎麼辦!」

如涵拉著他的手臂才發現他受傷了,滿手都是血,她不禁著急起來:「怎麼受傷了,趕緊去醫院吧!」

逸雪看見如涵平安無事的出來,鬆了一口氣,腳下也不使力氣了,袁波像個鴨子一樣撲騰了半天才爬起來,一臉恨意的看著逸雪:「行,咱們走著瞧!」

甩手離開,逸雪面不改色,對付這樣無恥的人,他還沒失手過。

如涵從包里掏出紙巾替他捂住了慢慢滲血的傷口,這個袁波下手也夠狠得,留下了一條抓痕,看著她小心的樣子,逸雪還開玩笑:「我應該去打狂犬針,就當是被瘋狗咬了!」

這是他第二次為她受傷了,她心裡記得。

從酒店出來,夜已經深了。

風有些大,如涵只穿了一件露背的連衣裙,剛上車她就抱著手臂開始瑟瑟發抖,逸雪看了一眼楚楚的她,利索的將外套脫給她,一股溫暖湧上心頭,衣服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味,很淡,不仔細去聞是聞不到的。

跑車穩穩的開車,旁邊的車子從耳邊嗖嗖的過去,如涵平靜下來,她感覺逸雪應該氣急了,不然不會將那個胖男人打成那樣?

逸雪別過臉,深情地瞅著她,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:「涵涵,我沒事,看來我要格外小心了,不能讓你離開我的視線!」

「哦。」如涵低頭笑著,是啊,他逸雪就是這樣的人,在乎她永遠多於在乎自己。

車在海邊別墅停下,兩人一起下了車,逸雪突然一本正經的對她說:「涵涵,你是我的女孩兒,我絕對不會讓別人欺負你。」

如涵淡淡一笑:「嗯,我也不會讓人有機會欺負我,放心吧。」

說完,他們手牽著手進了走進了別墅,如涵換下了衣服,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