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四七章寶石配佳人

第五四七章寶石配佳人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8 00:44  字數:3552

??

如涵看過去,發現那人正是之前將逸雪喚過去說說笑笑的男人。

不過,從他此時輕忽的神色來看,開玩笑的成分居多。

接下來的做法更是篤定了如涵的猜測。

因為不管李東飛怎麼叫價,他都只是稍稍多出一點點。

而李東飛所表現出的從容不迫,使得這位少爺非常有自信,同樣從容不迫的陪他玩。

直到一千二百萬時,這一出鬧劇才算打住。

「星魅」的確拍出了天價。

「恭喜李先生競拍到這件寶物,所有款項將由基金會捐給貧困山區失學的兒童……」主持人在台上說。

如涵望著台上的美女主持,微微眯了眯眼,仔細看了許久,發現她的目光會不時過來,帶著些許醋意和曖/昧。

而且,她很敏銳的感覺到,女主持顯得特別的激動,說起話來眉飛色舞的,和之前的端莊穩重大為不同,很多人都覺得她是因為籌得了那麼多善款可以幫助失學兒童,所以很開心。

可如涵總有種特別的感覺,她猜測,她很可能對她旁邊的這個男人有好感。

一個女人在看到自己的男人,或者說自己鐘意的男人大方光彩的時候,總會顯得特別的開心。

就如同現在的女主持人看著李東飛。

致謝詞完畢,李東飛上台,從她的手中接過星魅。

他牽起套在上面的金鏈子,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裡,珍愛至極。

那兩人目光交錯時,如涵看到女主持人眼中的期待。

如果。這個時候,李東飛親手將「星魅」給她戴上,那一定是一副完美的畫面。

一如童話。

可是。真實的世界裡根本就沒有童話。

如涵冷靜地看著這一幕,這個女主持的美夢註定會落空。因為。之前聽逸雪說了,那是李東飛母親的遺物。

果不其然,李東飛取過了「星魅」,禮貌的沖著她點了點頭,便轉身離開了。

如涵看到了女子失落的目光,可是,也不過就是一瞬。

她想,也許。那個女子也明白,這件寶物是他母親的遺物。

如涵專註地看著「星魅」,看著它在李東飛的手中發出璀璨的光。

她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過來。

但,奇怪的是,他卻根本沒有落座。

而是走過來,走到她的身前,卻又繞過去,站到了她的身後。

然後,俯低身子,將金色的細鏈繞過她纖細雪白的頸脖……

帶著冰涼觸感的寶石滑過她的肌膚。使得她身體顫抖,幾乎驚得要跳起來!

這是怎麼回事?

身前,是無數人詫異的目光。

其中。最驚訝的莫過於逸雪。

還有台上的女主持人,目光里是完完全全的羨慕嫉妒恨。

這兩人,知道「星魅」對李東飛而言意味著什麼,所以更加不能相信他會將它隨便送人。

至於其他的人,倒是很快釋然了,原來也不過是博女人歡心而已,只不過,眾人也開始疑惑,那個女人。不是辰少帶來的人嗎?怎麼又和李東飛攪上了?真是紅顏禍水。就連如涵自己都想不明白,轉過頭去。怔怔的看著他。

她看著那個深邃迷人的男子,結結巴巴的說道:「為……為什麼?」

手。不可自抑的撫上了那枚寶石,難以置信居然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李東飛俯低身子,手肘靠在椅背上,輕聲而溫柔的說道:「送給你,我的女孩。」

他說這幾個字的時候,神情是那樣的溫柔。

宛如夢境。

宛若童話。

此時,他,就像是童話里的那個王子。

渾身上下都籠罩著一層光暈。

全場靜默。

「咳咳……」靜默了許久,終於有人不識相的打了岔。

這個人,自然便是離他們最近的逸雪。

他的唇角上揚,流露出譏誚的神情,他先是低低的重複了一句,「你的女孩?」

繼而,身子微微前傾,懶懶散散的問道:「你確定,她是你的女孩兒?」

眼神邪魅,不屑。

逸雪看向李東飛的眼神,更是充滿了濃濃的嘲諷。

他沒有聽到李東飛的回答,只因那一聲回答很低,只響在如涵的耳邊,「她會是我的。」

這樣的回答,讓如涵產生了片刻疑惑,曾經……他們很熟嗎?

但這個疑惑很快就被她拋諸腦後,她很快就清醒過來。

他們不過有兩面之緣,他怎麼可能喜歡她!?

既然有這樣認知,那麼,自然就不會傻傻的將自己幻想成為童話里的女主角。

如涵迅速的想到,這,很可能是兩個男人相爭的一齣戲碼,李東飛接近她討好她,無非是向逸雪挑釁。

「涵涵,如果你選擇跟著歐總走,我不會阻攔你。」逸雪目光里滿是自信,他不信他的涵涵會被一顆寶石收買。

如涵聽到逸雪的問話時,選擇了搖頭,搖得很輕,但是很堅定,唇角,是鎮定自若的微笑。

她搖頭的同時,笑著回應了一句,「逸雪哥開什麼玩笑,我是你的。」

如涵纖纖玉手輕柔的撫摸著已經戴在頸上的珍品「星魅」,微微仰起頭,抿了抿唇,很無辜的問道:「雖然我很喜歡,但是無功不受祿,所以……」聲音婉轉優柔,楚楚動人的模樣。

逸雪輕輕笑了一聲,這個傻丫頭,明明想要得很吧?

而李東飛,雖然被拒絕了,雖然如涵一點也沒有對他示好,但他行若無事一般,依然噙著淡淡的笑意,依然顯得清雅而高貴。

「沒關係,送給你的。就是想送給你,僅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