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>第五四二章為她受傷

第五四二章為她受傷 (1/2)

小說名稱《我曾經愛你如生命》 作者:如涵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1 22:44  字數:3450

「我才不跳,我還沒活夠呢!可是老公……我真不能那個,我還沒好呢……」馮雪搖著趙剛的胳膊,用乞求的眼光看著他,很是可憐兮兮。

「好,不做就不做,我哪有力氣做,逗你呢,困了,我再睡會兒了……」趙剛不想再逗她,笑了笑,又躺回chuang上,沒過多久,就發出沉重的鼾聲。馮雪則呆坐在沙發上,醫生的話在她耳邊回蕩:「小姑娘,你確定你要做掉嗎,第一胎做掉很傷身體的……」

是呀,她怎能不知人/流傷身體,可趙剛不給她名分,她也不想生孩子,只能這樣。

夜,點點星星。

已是初冬,北方的天氣還是涼的,如涵披著珊瑚絨的毯子坐在露天的陽台上,看著外面的夜空發獃。

自從賀雲飛鬧過一次後,逸雪便派了兩個保鏢,讓他們一直跟著如涵,可這畢竟不是辦法,每天去公司上班,身後跟著兩個人,如涵總覺得不自在,無奈,只得向崔志浩請了幾天假。

她在家裡待了兩天了,幾乎是足不出戶,不是她乖乖聽話,而是她想躲賀雲飛,也想躲一些無聊的記者。便只待在公寓里,等著逸雪將事情處理好。

逸雪想的很周到,每天都會安排助理都將新鮮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大包小包的送過來。

只是這樣平靜的夜下,就會讓人胡思亂想,看著手上的鑽石戒指,她難免又想起了趙剛,鼻尖開始泛著酸澀。

有緩慢節奏的敲門聲響起,在靜謐下顯得更加突兀。

如涵坐直了身子。開始陷入了戒備的狀態,這麼晚了會是誰呢,不會是那個賀雲飛又來騷擾吧。

逸雪告誡過的話她都記著。不要給陌生人開門,可這敲門聲像是有意折磨。一下下不急切,緩慢卻凌遲著她的神經。

就在她屏息時,一旁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糟糕,竟然忘記調振動了,若是不隔音,被外面的人知道裡面有人可怎麼辦。

也顧不得看電話號碼,她直接接起,將嗓子壓到最低。「喂?」

「涵涵,你不是在家嗎,怎麼不開門?」話筒里傳來逸雪著急的聲音。

她詫異的盯著已經掛斷的電話幾秒,不知所措的站起了身子,輕手輕腳的走到了門邊,確定外面扶牆站著的正是逸雪後,將門打開。

在門拉開的那一秒,逸雪直接跨步進去,房間內很安靜,只有時鐘聲和呼吸聲。

逸雪換上拖鞋就直接走到沙發邊坐下。靠在那裡,俊朗的臉有一半隱沒在陰影里,格外疲倦的樣子。

「逸雪哥。你怎麼這麼晚過來?」如涵從廚房走過來,將剛倒好的一杯水放在了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。

逸雪抬頭,眼睛驟然眯起。

如涵公寓的供暖特別好,所以她也只穿了件短睡衣,下面兩條白生生的腿就那麼暴露在外。

他的喉結微微動了動,坐直身子時,左邊的手臂似有不適,抬起活動時眉頭緊蹙著。

如涵覺得好奇,朝著他的左手臂看過去。頓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,脫口而出。「逸雪哥,你的手臂怎麼了?」

逸雪瞥了她一眼。強壓下內心的沸騰,抬起自己的手臂看了看,淡淡的說,「沒事,被瘋狗咬了。」

頭腦中回顧著和賀雲飛打架的情形,逸雪怒火難消。

像他這樣一個人,幾時和人動過手,這個賀雲飛欺人太甚,一再糾纏他的女人,他忍無可忍,才有了這次衝突。

「是他嗎?是賀雲飛嗎?他去找你了?」如涵驚愕。

逸雪無聲地點了點頭。

「可你應該直接去醫院啊,都流血了……」如涵指著他的手臂低呼,雖然看起來應該沒什麼大礙,但他手肘往下也有幾厘米左右長的刮傷,傷口不深,血已經凝固了。

「小傷而已。」逸雪放下手臂,懶懶道。

這點小傷對他來說真不算什麼,他本不想來找她,可就是控制不住,下意識將車停在了如涵家樓下。

聽到腳步聲,他抬頭,發現她轉身朝著一旁的房間走了去,沒多久又匆匆的走回來,只不過手裡多了一個很小的醫藥箱。

「我幫你將傷口處理一下吧。」如涵被他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,藉由著打開醫藥箱的動作,避開些。

她用棉球將他的傷口用反毒水和消毒水分別清理之後,又上了些葯,然後將紗布一圈圈沒有縫隙的纏繞好,一系列的動作熟練麻利。

弄好之後,她將他的手臂放開,可掌心和指間似乎還停留著他身上的溫熱感,甩不掉。

「真看不出來,唔……手藝不錯,常給人包紮?」逸雪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臂,笑著稱讚了她。

果然,如涵被稱讚的有些渾身不舒服,尤其是他此時慵懶隨意的態度,像是一隻休憩的豹子,一張疲憊的俊容似笑非笑的。

「我大學時在紅十字當過義工,略懂些包紮。」

「怪不得。」他點了點頭,意味深長。

「雖然傷勢不嚴重,但傷口不深,也要注意的,你盡量別沾到水,多注意一下。」

「嗯。」

如涵聽他應答了半響後沒了聲音,詫異的抬頭,瞬間跌入他深沉難測的眼睛裡,那麼直勾勾的盯著她看,裡面似乎染上几絲蠢蠢欲動。

「怎、怎麼了?」她開始結巴,整理醫藥箱的手有點慌亂。

倏地,他的右手忽然探過來,不是握,是抓住了她的手,止住了她的動作,很輕鬆的就將她的手包裹住。

感覺到他的湊近,她緊張的直往後退,可卻仍是感覺到他的呼吸縈繞在她的臉龐,侵入她的鼻